Wednesday, November 28, 2007

看奥运宣传片有感抄闻一多诗

今天偶尔看见电视里一个关于奥运会志愿者的宣传片,难得有耐心看完:流动的画面,丰富的色彩,演艺名人的笑脸,抒情优美的音乐,似乎一切是那么美好、绚烂、温暖、和谐......如果这是发生在几年前,即使一向对政府不满,我也会被感动的,甚至在各种机缘凑合之下,还有可能流泪。

然而,此刻我却深深感到厌恶、尴尬、难受,有一种生理上的恶心感觉。因为数年来,在国内外精心渲染、齐声称颂的华丽热闹的场面背后,透过谎言和封锁的罗网,我已见过无数凄惨无助的哭诉、被掩藏毁坏的历史、发着恶臭腐烂的脓疮,我不能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当什么也没有听过、什么也没有见过,各种现象证实的真相让我没法忘记,还有很多人仍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

对不起,我要有自己的思想和良知,决不当共谋者,感情上也不行,决不与当政者合演这出意在增加其统治合法性的奥运宣传剧,因为它建筑在谎言和对大众损害的基础上,是垄断了政治和经济特权的少数阶层的狂欢,只能带给大众更多的骚扰和不公。

我的反对可能很无力,甚至很无聊,但是至少,自己的良心(如果有的话)不会堕落地那么快。

于是,我想起了闻一多的诗,似乎时间久远,但一点也不过时。故抄在下面,一抒胸底的淤积:

静 夜

闻一多


这灯光,这灯光漂白了的四壁;
这贤良的桌椅,朋友似的亲密;
这古书的纸香一阵阵的袭来;
要好的茶杯贞女一般的洁白;
受哺的小儿接呷在母亲怀里,
鼾声报道我大儿康健的消息……
这神秘的静夜,这浑圆的和平,
我喉咙里颤动着感谢的歌声。
但是歌声马上又变成了诅咒,
静夜!我不能,不能受你的贿赂。
谁希罕你这墙内尺方的和平!
我的世界还有更辽阔的边境。
这四墙既隔不断战争的喧嚣,
你有什么方法禁止我的心跳?
最好是让这口里塞满了沙泥,
如其它只会唱着个人的休戚,
最好是让这头颅给田鼠掘洞,
让这一团血肉也去喂着尸虫;
如果只是为了一杯酒,一本诗,
静夜里钟摆摇来的一片闲适,
就听不见了你们四邻的呻吟,
看不见寡妇孤儿抖颤的身影,
战壕里的痉挛,疯人咬着病榻,
和各种惨剧在生活的磨子下。
幸福!我如今不能受你的私贿,
我的世界不在这尺方的墙内。
听!又是一阵炮声,死神在咆哮。
静夜!你如何能禁止我的心跳?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