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8, 2007

难得的饭聚和听来的消息

昨天中午难得和John、Ivan饭聚,说起来上一次我们在同一馆子吃饭还是去年八月底的事呢,转眼就一年多了。时间怎么过得那么快?也许我这个整日蜗居简出、浑浑噩噩的没前途之人尤其觉得快,徒呼奈何,说也白说。

这次还得以见到了网上颇有名气的令狐补充,以前除了这个网名之外,没见过、不认识,但一聊之下,才发现原来他是广东人文学会的理事之一,两三个我认识的理事朋友,他都熟得很。说起人文学会,我还算是人文学会的挂名会员呢,好歹也参加过该会好几次活动,包括成立大会和几次学会组织的讲座,还曾帮着“网罗”过一两个会员。只是最近两三年没人通知活动,我也从不关心,就逐渐与“组织”失去了联系(说的跟当年非法的地下共产党似的,嘿嘿),不知道我到底还算不算成员。只是前段时间从网上、报上了解到,原来日渐冷清的每周讲座,自从与南都合办之后,还颇有规模和名气,但也再没去过。

只是奇怪得很,在上述数次活动中,好像对这位补充从没印象,也许人太多我眼太拙,也许他毕竟和诸多“首脑”坐在一起,我们叨陪末座,当然看不清楚了,不过据他自己说,他是不太参加那些活动的。补充很客气,说他无业,但我经常在网上甚至报上看到他的评论文章,而且博客也写得勤快,几乎天天更新,是正牌的自由撰稿人。相比之下,我这个志小才疏、懒散不堪的无业呆民,还不时大言不惭地白口乱道,真不知世上还有羞耻二字,简直要笑坏方家了。

Ivan现在是他们报社驻广州的唯一主力,这几天在忙着调查广州警察开枪打死医生的新闻。我是看翡翠台新闻知道这个事的,但似乎香港电视媒体没什么后续报道,当时看到死者所在的是珠江医院,第一个反应是可能牵涉军方和警方之间的矛盾,但也没再注意,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也绝不是小事。

听说,最早大概是医院的人将消息传给报社的,因为案件发生在凌晨,南都、广日得到消息时,当天的报已经出了,只好在奥一网、大洋网发消息,而唯一有机会在当天见报的羊城晚报,负责编辑却没敢发,结果当天有关部门禁止报道的禁令就下来了,结果该消息就上不了本地报纸。然而省外媒体不会放过机会,包括陕西和死者原籍安徽的媒体都在跟进。这其实是中国新闻界很好的配合对抗舆论钳制的有效办法之一,每当外省发生什么事,当地媒体噤了声,广东媒体不也常常报得热热闹闹吗?

这个案件有很多疑点,比如是直接开了两枪第一枪就致命还是先鸣枪示警?当时车牌是如警方所说是原本就用报纸包住的、还是如有消息说的包车牌的报纸是“中国公安报”(如此作伪是不是太笨了)?车牌是否假冒军车牌、以及车内是否另有其他假军车牌?还有,唯一的目击证人、同车死者的朋友被警方无端扣了三天,昨天才放出来,之前还说愿意作证,出来后却暂时什么也不愿说。

说实话,引起境外媒体注意此事的,还是由于警方自己发的通报,然而通报叙述的内容和其他消息的细节有出入,更引起人们的追问和怀疑,真不知道警方处于什么考虑。据说公安部已派调查组下来。

刚才上网搜了一下,相关报道还不少,发现该案还有开枪者是否新警察、以及曾经在珠江医院作过保安等等其他疑点。但也有一些网页已经删掉了,包括一个搜狐的页面,所以这篇浦志强律师在搜狐博客对这事的评论,没准很快就会不见了。

经过这一番了解和交流,我对这事的看法是,如果警方确实存在程序和执行错误,这将是又一个“孙志刚案”,只是孙志刚案虽然导致取消收容制度,但也是另搭上喻华峰的八年冤狱换来的,连动用党内元老的资源都没有用。希望这一次不但能让死者的亲朋同事心安,而且不要再牺牲更多无辜的人了。

这事说起来似乎没什么,仔细一想可不得了,如果公权力的执法机关如此轻易开枪,我们普通公民将不但没有任何人身保障,甚至要面临警匪的双重安全威胁。如此,广州将变成何样的世界?恐怕那位号召警察敢于开枪的市委副书记于此等状况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

忍不住想得稍远一点。很多人也许会将此类事件的原因归结于外地流动人口太多,不但“抢”去本地人饭碗,而且造成社会治安恶化,因而同意某书记的看法,支持警察“勇于”执法。然而,这些人的观点似是而非,根本不知道或不愿承认,之所以吸引过多外来流动人口,完全是因为目前中国特别是沿海地区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经济结构,以及政府长期歧视性政策产生的大量农村贫困人口造成的,再加上政府管制无能,社会治安便成为突出问题。一方面要解决自由经济带来繁荣的同时带来的治安问题,不可能只得经济繁荣的好结果而不得人口聚集的副作用,另一方面,无论从公平人道的角度还是从知恩图报的角度看,政府和我们城市人都欠农民太多太多,单单大饥荒时饿死几千万这笔帐至今都还没算清,何况如今还带给城市各种廉价的服务,所以由此而附带来的种种弊端,我们也应冷静、包容对待。归根结底,最大的责任在于执政者和他建立的不合理制度。

可以这么说,无论社会治安再怎么恶化,也绝不能纵容公权力执法机关的滥权跋扈、随便开枪。须知道,今天悲剧发生在姓尹的医生身上,听之任之,明天悲剧就可能发生在你我的身上。

一顿饭“吃”出这么多想法,多少出乎我的意料。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