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3, 2009

谢谢宋以朗先生

朋友冯三七经常去香港,我便请他帮着买书,原因有二,一是由于种种原因我办通行证和护照比较麻烦,故一直没办;二是因为他是“鬼佬”,出入关口一般不会被海关翻包,可以带些“反动”书籍。几个月前,他帮我带了批书,匆匆见过一面。他问下次还想买什么书?当时满世界正在“小团圆热”,我心血来潮,顺口说如果方便买本《小团圆》吧,你不是认识宋以朗宋先生吗?如果再能找他签个名就太好了。当时我只是兴之所至,随口一说,也没太当回事。之后我也忙,他也忙,除了在twitter上偶有交流,一直没见过面。直到今晚他说有书给我,几经周折见了面,他还有事时间不多,我要给书钱,他说这书是宋以朗先生听说是你要,慷慨赠送的。这才发现是中、港、台出版的《小团圆》各一本,而且都有宋先生签名,大喜过望!真不知如何感谢。最后冯连水没喝就走了,实在不好意思。

 

我和宋先生素未谋面(我倒是在网上视频见过他多次),只是通过博客有过交流,他对我这个不知名也不甚出色的博客,有过多次提携关照,十分感念,以前也在博客里多次提过,这次更蒙赠书之义,既感谢又荣幸!我是个典型的“宅人”,平时宅在家里,上班除了出差,又宅在“公司”,却也能认识交往些天南海北的朋友,其中也有“网络名人”,亦师亦友所获甚多,既是我的幸运,也是网络带来的恩惠。古人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在互联网推动一切的年代,更是有了恰如其分的丰富含义。相信这样的时代潮流,绝不是拙劣的“绿坝”和顽劣的政府所能阻挡得了的。

 

本人天资窳陋,读书既慢且疏更绝少创见,平时买书读书或者因为好奇或者仅仅是冲动甚至是虚荣,希望师友们的赠书捎书之义,不至于“明珠暗投”,呵呵。

 

谢谢冯三七,谢谢宋先生!

 

(借冯三七的手机匆匆拍了几张书影)










2 Comments:

Anonymous 晓庄 said...

幸福了。可以对照一下,看大陆版删掉哪句话。

我托朋友从香港带《秧歌》,可惜就没带到。虽然早就看过了,但总想着收藏一本。我也相信,《秧歌》和《赤地之恋》总有在大陆堂堂正正出版的一天。

Sun Jun 14, 09:15:00 PM  
Blogger 王宁 said...

谢谢来访。

是的,的确很幸运。关于删掉哪句话想必网上早有人研究过了。其实许多书都是未必想看,但我党的禁令反而激起了强烈的好奇心,适得其反。

Mon Jun 15, 10:19: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