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03, 2009

消失多日之后露个面,抄书

罕见地十天没有上网,这期间除了CCTV的伟光正声音,几乎完全闭塞。

仍在落伍中...随手抄首诗先应付应付:

啊,诗人,你说,你做什么....

里尔克 诗,冯至 译


啊,诗人,你说,你做什么?—— 我赞美。
但是那死亡和奇诡
你怎样担当,怎样承受?—— 我赞美。
但是那无名的、失名的事物,
诗人,你到底怎样呼唤?—— 我赞美。
你何处得的权力,在每样的衣冠内,
在每个面具下都是真实?—— 我赞美。
怎么狂暴和寂静都象风雷
与星光似的认识你?—— 因为我赞美。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