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04, 2009

(转)范美忠天涯访谈

:顺便提一下,我见过范美忠本人一面,那是在2003年8月我唯一参加过的一次天涯网友聚会(这几年已基本不去天涯了)。那次宋先科他们邀请了杨支柱从北京来讲一个话题(什么话题已经不大想得起来了,懒得翻旧日记去查),结果讲座还没开始,原来答应提供场地的东山湖公园就被有关部门阻止,只好改到室外露天,刚说了没几句又有人来驱赶,最后讲座只好取消,改成自由活动。于是一大帮人去了华师大聊天讨论,并一起在某食堂吃了顿饭。也是在那次认识了宋先科、唐昊等人,后来一年多他们参与主持广东人文学会那段时间,我还和他们交往过,如今已物故人非好久没联系了,应该都还好吧。

当然那次我主要是听别人聊,实际到今天我也不认识范美忠,他更不可能对我有印象。范那时在天涯上已比较活跃,我看过他的文章。他那阵还留着长头发,暂时没有工作,暂居在华师大朋友处,讨论起某个话题来非常认真、滔滔不绝,好像当时几个熟识他的人颇对他没有正式工作而总是一脑子理想主义有点看法,受这些影响再加上肤浅的理解,他在我记忆里就成了有点不大靠谱的“愤青”(愤世嫉俗的愤,不是简单的愤怒,差不多但有区别)形象。其实我自己更不靠谱,后来竟然一连几年没工作闲呆着,远比不上范美忠这类特立独行的思想者,想来不禁窃笑。

直到去年范因为一篇文章而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才从电视上再见到他,他的形象和言谈远非那次印象可比,觉得他更加成熟沉着,虽说不上完全了解他的思想,但绝大部分对他的指责在我看来没什么道理,遑论说那些只会骂他“猪狗不如”的如钱文忠等人了,而被人指出经常抄袭的郭跳跳(不想叫外号,可一时想不起本名)更是等而下之。

人一出名就有人攀附,看来我也不能免俗,哈哈。自抬身价的“我的朋友某某某”活报剧到此打住,还是请跟我没什么关系的主人公自己现身说法吧。

(下文转自王小山博客

范美忠天涯访谈

12月30日,网络名人范美忠接受了天涯杂谈的访问,回答了众多网友们关心的问题。以下内容根据访问情况整理而成。
  
  问:是什么样的勇气让您把这件事情弄的像自己做的很光荣很对一样给公布出来的?您觉得以您这种观点能够教好祖国的未来么?如果能,请问你想要祖国的花朵是怎么样的一种未来?听说您又重新走向了教师这个光荣的职业“当然,在我心里绝对不包括您,至少在我心里",您觉得当您教的班级里的孩子们的父亲母亲在听说是您这样的在危机时刻可以连自己父母都 不要的独立思考的光荣的人民教师在给他们的孩子启蒙的话,他们还会继续的心甘情愿的让他们的孩子到您的班级上课么?
  答:我地震中的行为和观点既不光荣也不可耻.公布出来不需要什么勇气.我教育学生诚实面对自身很好啊.我想要的是祖国花朵能争取自己的权利,承担自己的责任,坚持底线道德.在你心我光不光荣并不重要.至于孩子的父母是否会让我上课,我的一些学生家长当时就打电话表示了支持,我也向学生了解了一哈,有少数反对的.
  
  问:看了几篇批判你的文章。。所有关于是非善恶的言论基本都是扯淡。。我现在倒是比较关心你的个人处境。。有想过怎样解决自身困境吗?
  答:我个人处境还好.不给教书,他们也不准22我出书.但这个社会要谋生很容易.开个书店或者茶馆什么都可以啊.我老婆也能挣钱.经济不是问题.就算万一有困难,也有朋友会帮助.不是问题.。
  
  问:在为诚实付出代价之后,老范如何看待当今表面光艳内心龌龊的社会
  答:这个社会在面对我的时候的表现虽然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但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毕竟大学毕业以后我已经在其中打滚十几年.只是我还是没想到很多人如此虚伪装逼,如此自以为绝对正确.。
  
  问:范老师准备在民族大学的演讲为何临时取消了?北京那个聘用你的学校是利用你炒作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答:有这么回事,他们确实不有名,但他们给了我机会.就算他们有炒作的成分,但我既需要经济收入,也需要讲台.
  
  问:就老范在北大学到的历史知识,能否谈谈中国政客和投机者们美其名曰光辉灿烂、博大精深的5000年吃人历史
  答:专制,压迫,奴役,剥夺,谎言而已.什么光辉灿烂,博大精深.如果真有那么美妙的传统文化,今天的政治和社会又怎么会这样。
  
  问:老范能否以此为契机,浅谈一下理想社会和对民主的看法.
  答:理想社会是不存在的.但相对较好的社会起码应该有组织政党的自由,新闻出版自由,言论思想自由.公开的政治,人权得到保障.公民的素质也足以承担责任来维系这样一个社会.而每个个体的公民能够诚实地面对自我,追求个体的完善.社会具有诚信,政府廉洁有效率.在这个社会人们通过自己为社会的贡献,正当的努力而赢得尊敬并获得回报,而不是因为他拥有权力或者腐败裙带关系什么的.还应有广阔的民间社会的空间.在基本法律和底线道德之外,不同的价值观和宗教信仰能够得到尊重.社会因自由而充满活力,因正义得到实现而并无多少暴力和混乱.。
  
  问:您说就算是您的母亲压在里面,您也会毫不犹豫的跑。请问:你母亲现在知道你这句话吗 ? 她对你的这句话是什么态度 ?
  答:我的意思是,在救不了别人(包括母亲)的情况下,我会先救自己.中央电视台记者问过我母亲这个问题.我妈说,我平时对她很好,是个好儿子.似乎这句话对她并无伤害.她好像更看重我平时对待她的行为而不太在乎我说的什么.
  
  问:现在有这么多的反对声音,哪么你觉得现实生活中可以承受么?是不是也后悔当初有这样的言论呢?
  答:我不是今天才面对各种反对的声音,自我工作以来一直面对各种压力,饱受内心分裂和绝望的折磨,如果神经不够坚强我早已撑不到现在了.那种并无分量的谩骂批评我并没当回事.完全可以承受.何况发消息,写文章,打电话支持我的人也很多,大街上也有人走上来公开表示支持,他们也给了我力量.我一点也不后悔这样的言论,既为捍卫真实,也为自己的言论自由的权力.还有保护自己生命的权利.
  
  问:范老师准备在民族大学的演讲为何临时取消了?北京那个聘用你的学校是利用你炒作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答:据学校说是受到了有关权力部门的压力.跟光亚学校当初受到的压力差不多.学校聘用我可能是欣赏我,可能是炒作,也可能是想在经济上帮助我.我无法断定.我跟学校校长有交流,我觉得他还不错
  
  问:请问范先生,在被聘用又到现在的无限期推迟,现在媒体对这件事的评述多有不同,那究竟真实过程是什么样的?
  答:很简单,学校受到了来自权力部门的不可抗拒的压力,但签了合同,而开华学校也并不想轻易撕毁合同,但又无法和权力部门对抗,因为权力部门可以决定他们的生死.因此只好推迟.。
  
  问:其实对与范先生,你在地震中的行为我是理解的。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在内心中你对你的行为有过羞愧吗? 你能不能对关于“道德”方面,说一下你的看法、理解或见解?
  答:既然我认为当时的行为没什么错,自然没什么羞愧.我理解的道德是:底线道德必须遵守,高尚道德各自选择.职业道德也须遵守,但须以职业培训为前提,教师的职业道德不包括以生命为代价救学生.
  
  问:我想问的是:你在以后还可以教给学生独立的思考能力吗?,你对这个社会是失望多些还是满意多些?
  答:应该还有机会.即使不能面对面上课,也可以在网络上影响一些人.而且随着社会的变化,我并不是没有再回到讲堂的机会.对这个社会极度失望之余,也有一些人的存在让我感到还有可为.
  
  问:能否介绍一下你目前的情况
  答:我目前的情况还可以.看看书,打打球,陪陪家人,喝喝茶.至于经济状况,也还能维持,不教书,可以做别的.我老婆也能挣钱,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还有那么多朋友的支持呢.。
  
  问:请对谴责你的网友们做一下评论,他们都只是虚伪成性呢还是有基于义愤的成分,抑或其他
  答:他们有的是基于真诚的义愤,也有可爱之处.只是还不太会思考问题,头脑比较简单,很大程度上是教育的成果.大多数是虚伪的.否则我们的社会何以这么糟糕?
  
  问:《那一刻地动山摇》后的一系列事件对你对世界的看法有没有改变。
  答:没有太大的改变.如果说有的话:一方面感到启蒙任务的繁重和艰巨;另一方面很多相识和素不相识的朋友的真诚友善的关怀让我感动,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人性的光辉,因为对这个社会的看法可能还积极了一些.还有感觉到在一个无神论背景下的中国,大多数人是难于正视自己的内心的.
  
  问:关于你的各种风波起因还是在你地震时的那些文章和言论,但大多数网友并没有真正全面的去阅读你的文本,你能在这里简要概述下你的真实动机和想法吗?
  答:我的真实动机:
  一,记录历史真实; 
  二,刺破感动牺牲营造起来的幻象;
  三,提倡真实的言说;
  四,改变道德化的思维模式而走向制度和技术思维.
  
  问:范先生认为,在目前的中国,教育制度和人文教育是错误的,但是据我所知,在日本和美国,都有明文规定老师必须承担起疏散和保护学生的义务,不知道范先生所向往的国度是否是地球上所不存在的?还是目前的世界没有达到范先生所期盼的高度
  答:折中规定有两个前提:
  一,教师对房屋不是豆腐渣有信心; 
  二,平时有足够的疏散演习和地震知识的教育.
  因此,日美教师不必冒生命危险,也不必惊慌失措.前提不同.
  
  问:您好,我想我们都在那个时候遭遇了突然事件,但是为什么您不考虑在这个时候有点变通,通过危机公关来避免自己再沦陷为众矢之的呢?
  答:什么叫危机公关.我必须坚持自己的独立人格和观点.我也并不是众矢之的,支持我的可能比反对我的更多,虽然这并没在媒体上反映出来.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危机.
  
  问:你觉得现行教育制度的主要症结在哪里?
  答:一是因为专制,教育是以自由思考和多元化为前提的;二是因为高考制度的制约;三是教育专业研究水平的低下;四是教育行政部门的渎职,五是优秀的教师太少.
  
  
  问:范老师,我想问你现在的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是是什么时候,或者说对你的价值观有重大影响的事件
  答:高中和大学.重大影响的事件主要是某四事件,还有就是对文革的困惑不解促使了我的思考.还有就是糟糕的愚民和应试教育对我的伤害促使我思考和反叛,并试图改变一些东西.同时,我也具有很强的民族主义情节,国家的极度落后和黑暗,人的权利极度得不到保障,正义得不到实现,到处是腐败让我感到屈辱和愤怒,民族自尊心受伤,因而试图改变它的文化思想,教育和政治,还有国民性.还有真实自由善良的品性与现实的冲突带来的内心分裂促使我思考.
  
  问:你原本是想通过北京这份工作谋生还是有其他的目的或者说抱负?
  答:第一,谋生;第二,在培训学校开拓应试之外的新的培训模式,就是培训学校也可以用来真正提高学生的素质啊.第三:在某权力部门的打压下尽力拓展可能的言论,教育活动的空间.
  
  问:你让我想到一个人,海德格尔。二战后海德格尔因为跟纳粹当局的纠结曾被占领军禁止授课,但诸多大师联名倡议恢复他的教席,因为学术、教学和政治立场无关。你认为仅仅因为你道德不高尚,在灾难前选择了求生而忽略了他人或者责任就剥夺你任教合情合理吗?
  答:我觉得跟海德格尔没可比性,他的确跟纳粹当局合作了,而我并没跟我党合作.那一瞬间本能逃生没什么道德和责任的问题.
  
  问:范老师常提自由,萨特认为绝对自由依靠个人选择来实现,但这种选择仍然需要考虑到社会责任,新自由主义同样也把责任引入其中,你追求的是个人的绝对自由还是这种有限的自由?前者显然被理论修正过了,后者又与你的行为相悖,你如何看待?
  答:我追求的是法律和底线道德限制下的自由.作为教师,自有教师的职责,但也有我的权利,不可能光有职责而无权利.如果有心里准备,我会组织学生撤离.前提是,房子没立即跨,因而无生命危险.因此,我并不觉得我对自由的追求忽略了责任.
  
  问:范老师,如果你一直不能就业,会想办法出国么?
  答:不会,最多做不成教师而已.现在不是讲和谐吗?总不可能连经商的权利也剥夺吧?何况我的家人,朋友在中国,我的故乡在四川,我使用的是汉语.因此我不会想办法出国.
  
  问:在网友和舆论对你的批判里,显然存在着一种对你道德上的拷问,还存在着对你责任的追问,你认为这足以成为否定你成为教师的理由吗?
  答:责任的前提是房子不豆腐渣,平时教育部门组织有地震预案和演习.履行责任的前提没有,责任就不存在.既然没有责任,更无所谓道德问题,所以他们的指责是毫无道理的.根本不足以成为否定我教师资格的理由.
  
  问:很想称你为老师,可惜你现在不是了,对不起,只好叫你范同志了。请问:范同志如果在国内不能从事自己钟爱的教育事业,会不会移民美国或者西方国家?你认为从这次地震后,西方国家对你的评价是客观的吗?你认为在美国会有教育机构会聘请你吗?谢谢!
  答:我不会移民国外.他们的评价我不知道.可能会不客观,因为他们可能并不知道有豆腐渣工程,不知道我们没有地震演习,也没经历过八级地震.我到国外能教什么呢?中文?有可能.有人推荐过我到香港和澳大利亚的学校去教中文,但我没兴趣.
  
  问:请教:您所在的房子垮了么?您后来组织学生撤离了么?
  答:既然安然无恙,学生很快就跟我出来了,清点了人 数.还组织撤离什么呢?房子不是豆腐渣,那是事后才知道的.到另一个学校,我并不敢确保房子不是豆腐渣,但我相信我会组织撤离了,因为有了经验会更镇定. 组织撤离最有效率的方式是按照事先演习的方案以最快的速度进行.没有事先的准备,组织撤离的效率一定很低下.
  
  问:范先生,现在有些高中的孩子,学习成绩没的说,但只怕他们被训练成考试的机器,我们做家长的到底该怎么教育孩子!让他们成为真正健全的人!
  答:他们中很多确实成了考试机器.家长如何教育,话题太大.可以另外电话交流.有个家长因孩子的问题找过我无数次,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
  
  问:范老师,你觉得天涯杂谈对你专访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答:我觉得他们可能认为我这个事件有讨论价值吧.我这个事件毕竟闹得这么大,触及了那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通过专访能让我说出一个看法供大家思考,让大家了解我,或者还可以给大家一些启发.
  
  问:范老师,当时您这个事情出来,闹得沸沸扬扬,我是支持您的,但想的多了,也难免有所纠结,那时我就想,要是王小波在就好了,我想问问王小波。不过今天我想听听您对王小波是什么看法?
  答:他是有难得的清明理性,头脑清楚的人.不会被道德,政治,国家,民族,大众这些概念忽悠,也不会把自己给忽悠了.
  
  问:有人说,范老师在地震的那一刻的表现是本能的,而此后的言论却只是为自己的懦弱进行辩解,并把这种辩解上升到城市的高度,您真的以为人类社会只需要诚实这一种品德吗?你要否定中国现阶段社会的政治体制乃至普遍道德为什么不在地震前呢?
  答:如果有人指责,我当然就可以辩解.我十几年前就否定过中国的政治体制以及一些虚伪的道德观念,只不过我是无名小卒,大家并不知道而已.
  
  问:范老师知道林浩小朋友吗?您是否觉得林浩在地震中的做法,他的老师是否应该遭到批评?
  答:听说过这个人,但不知道具体情况.我并没怎么关注地震中的英雄事迹,而比较关注地震中的问题,尤其豆腐渣工程以及为什么在不适宜人居住的地震带建城市的问题.
  
  问:是否认为自己是自由的代言人,如果在客观上成为这样的角色,你怎么看,你是否会为了捍卫自己的这样的自由或者权利而不惜面对生命危险?
  答:自由需要每个追求自由的人来争取并承担因伴随自由而来的责任,而不是由某个人来代言.我会尽力捍卫我正当的自由权利并为之付出一些代价.但不会去付出生命 的代价.因为我有了家庭,即使没有家庭的顾虑.也并不见得就要冒生命危险.我们为什么不能想办法以和平而安全的方式来实现社会的进步呢?生命太沉重,死亡 太沉重,自由也很沉重.
  
  问:范老师,如果时间能倒退,你还会选择在众人面前暴露自己的想法吗,我是说博客里写的那些话
  答:仍然会如此.这是我的性格.
  
  问:范老师:地震中,你作为一个人的个体行为,我认为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作为社会角色的老师,你的行为一点也没有体现出社会属性,是不是你长期以来近边缘化的处境形成的后果?这里面,是社会的因素造成的,还是你的性格使然?跟你的教育和成长过程有关系吗?
  答:我说过,作为老师,我自由有责任,但没有为学生牺牲生命的责任.以社会的名义来剥夺我的生命,表面冠冕堂皇.实际上才是真正的反社会反道德.因为社会有个体构成并以个体为目的,不能成为剥夺个体的工具,从而工具异化为目的
  
  问:请问范先生:你怎么看待网上“人肉搜索” 你惧怕这个吗?
  答:那时网络暴民的行为,是我国长期以来的暴民文化在网络时代的体现.我不惧怕这个.他们能搜索出来什么呢?
  
  问:你最近一次读的是一本什么书?(也就是说最后从你手上放下的那本。)
  答:《停滞的帝国_两种文明的撞击》建议大家读读这本书,对理解现在的中国很有帮助.
  
  问:范老师你好,请问社会上那些抨击你的人为什么在我们社会中占了大多数,这明显与我国现实中的社会风气不符。他们攻击你的动机又何在?请你分析下这种现象产生的根本原因
  答:那只能说明他们太装逼太虚伪.他们攻击我来获得道德满足感.专制暴政和儒家文化无神论文化产生虚伪.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484638.shtml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