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2, 2009

(转贴)王维洛:一个小“折腾”,损失三千万

(转自观察

一个小“折腾”,损失三千万

王维洛


一、折腾

胡锦涛在中共中央举行的改革开放30周年大会纪念的一句北方方言“不折腾”,成为中国媒体现时最热门的关键词。

“不折腾”的反义词是“折腾”,是“穷折腾”、“瞎折腾”。“折腾”就是没事找事,就是内耗。折腾的结果必然是能源的浪费和资源的浪费。下面以三峡工程的一个小“折腾”为例,说明折腾的危害。而三峡工程的瞎折腾则是经过国务院明文批准的。

二、三峡工程的小“折腾”

1992年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三峡水库的正常蓄水位为海拔175米。2003年三峡水库蓄水至海拔135米,三峡水库开始运行。2006年三峡水库蓄水抬高到海拔156米。

按照计划,三峡水库应该在2012年将蓄水位抬高到海拔175米,达到工程目标。

但是三峡工程偏要“穷折腾”、“瞎折腾”,要提前四年将蓄水位抬高到海拔175米。而且国务院也明文批准了三峡工程“穷折腾”的方案。

为什么三峡工程要提前四年将蓄水位抬高到海拔175米?这是为了让对三峡工程决策起主要作用的政治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在有生之年,看到三峡工程实现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的目标。目前这些政治家和工程技术人员都重病在身,住在医院里。这些人是否能够活到2012年,无人可以担保。为了让他们能够安心地走,为了在盖棺定论时,三峡工程的决策成为他们一生最辉煌的成就,三峡工程就需要这么折腾一下。

据说三峡工程的建设是经过最精密的规划,三峡工程的建设有最完善的管理。

三峡工程的建设进度、三峡水库的蓄水位高度的确定、蓄水位高度改变的时间,都影响着三峡库区老百姓的生活、影响着三峡库区的其他各项工程建设项目。三峡工程和库区的各项建设项目之间在进程上、时间上的协调,这是一个最最起码的要求,而且也不是一件困E9的事。三峡工程提前四年将蓄水位抬高到海拔175米,会不会影响别的正在施工工程?这是三峡工程改变计划时必须考虑到的,也是国务院批准三峡工程更改计划时必须顾及到的。

三、大水冲了龙王庙

2008年9月28日,三峡工程开始向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发起冲击。2008年10月7日三峡水库坝前水位达到海拔156米。此时由于三峡工程蓄水致使大坝下游长江航道水深不足,轮船搁浅,国务院中止了三峡工程继续抬高蓄水位的计划。

在中断蓄水10天之后,经国务院同意,三峡工程继续抬高蓄水位。

根据重庆晨报2008年11年1日导:“记者昨日从开县水务局获悉,今年10月三峡水库开始175米试蓄水以来,因水势上涨快,到昨天中午12点,该县水位调节坝工程坝处水位已达到164.5米,大大超过大坝围堰止水高度。工程被迫撤场全线停止施工,待明年5月三峡蓄水停止后,工程再继续施工。负责水位坝工程的重庆澎溪河公司行政部主任胡林昨天介绍,按照施工设计,调节坝施工围堰防渗高度为160米,但蓄水水位早已超过围堰止水高度和高于基坑高程,致使基坑里已渗满水,抽水机根本无力向外排水,施工无法进行。调节坝工地于10月29日开始大规模撤场,全部撤场工作约需10天左右。胡林说,调节坝已经完成了水下工程,此次三峡蓄水不会对已完工程造成损失。工程原计划明年4月底前的完工目标不能实现了,将被迫延期到2010年9月才能完工,为此将多增加投入3000余万元。”

三峡工程这个小“折腾”的结果是:开县调节坝工程被淹没,直接经济损失至少三千万元人民币,工程推迟一年完工。

四、开县水位调节坝工程

其实,开县水位调节坝工程本身就是三峡工程的“穷折腾”的结果。

按照三峡水库的运行计划,三峡水库坝前水位每年11月到次44月保持175米的高水位,为的是发电和航运,而每年5月到10月为了防洪,坝前水位则降为海拔145米。海拔145米至175米水位之间的地区为消落区,半年在水下,半年在水上。

开县有45平方公里在海拔145米至175米水位之间,这里曾经是该县最平坦、最肥沃、人口最集中的地区。开县老县城就位于这一地区,海拔165米,本来应该是属于搬迁的县城,搬迁人口在十万人以上。当年李鹏和李伯宁为了人为减少三峡工程移民人数,认为只要在开县建造江堤,挡住库水,就可以保证县城不用搬迁,可以减少十万三峡工程移民。同时,利用海拔145米至175米水位之间消落带种植庄稼,还可以安置农村移民。

2004年开县经历了一次大洪水,三峡水库抬高的水位阻止了自然洪水的下泄,加重了洪水灾害。洪水之后,开县不得不放弃了修筑江堤保护开县县城的计划,开县县城择地重新建设。同时,一些科学家对李鹏利用消落带种植庄稼安置农村移民的设想提出异议,他们认为:消落带将成为一片沼泽,这里蚊蝇滋生,随时可能爆发瘟疫和传染病。

为此,开县水利局在给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三峡蓄水以后,由于受库水A顶托,流速明显减慢,水体的置换能力、自净能力和稀释扩散能力明显下降,大部分污染将滞留在支流上。 5到10月低水位时,大面积的陆生植物和近岸水生植物将快速生长,蓄水淹没后,这些植物将腐烂,形成内源性质的污染。 受到库水涨落的影响,夏季低水位季节,开县境内大片沼泽污染带容易受到烈日的烘烤、曝晒,极易滋生蚊蝇、疾病,产生恶臭,而且随时可能诱发传染病、瘟疫,形成严重的生态灾难。”

不得已,人们修建开县水位调节坝工程予以补救。整个工程计划投资2.2亿元。 虽然这个工程已使开县新县城附近9.7平方公里消落带成为一个人工湖区,但是开县还有其他35平方公里的消落带面临上述的问题。开县水位调节坝工程的建设,使得三峡水库的实际可调节库容减少,这并不符合三峡工程的根本利益。三峡工程最担心的是,开县水位调节坝工程开了一个头,后续治理消落带,可能会出现同样的工程;开县可以这么做,其他县也会跟着做。三峡工程的防洪库容本来就是错误计算的结果,是夸大的,如果大家都模仿开县水位调节坝工程这么做,本来库容就不足的三峡工程会面临更大的问题。

五、结束语

三峡工程的小“折腾”,造成开县调节坝工程被淹没,直接经济损失至少三千万元人民币。对于开县来说,最大的问题是,谁来支付这三千万元人民币的损失?开县财政是无法支付这三千万元人民币的损失,三峡开发总公司也不愿意支付这笔款项。看来最终还是要依靠全国的纳税人。

不过话说回来,三峡工程的小“折腾”,使得中国的GDP起码再增加三千万元,对于保证经济发展“有利”,对于急于需要GDP增长的国务院来说是雪中送炭。建设三峡工程投资二千亿元,三峡工程一“折腾”,折腾出水库水质污染问题。治理三峡工程所带来的水污染问题需要再增加三千亿元。这样三峡工程就“折腾”出中国GDP起码增加五千亿元的结果。中国的所谓经济高速发展就是折腾出来的。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Thursday, January 08, 2009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