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4, 2008

(转贴)名士.特工陈方恪

:不是对陈方恪有特别兴趣,而是之前我写过一篇读书偶得之“陈方恪” ,算是有些缘分,前几天偶然看到一篇文章涉及陈方恪抗战时的传奇经历,素材几乎可以用来拍电视剧了,有些意思,顺便转贴在这里。

以下文章转自独立中文笔会

名士.特工陈方恪

万君超

陈方恪(1891—1966),字彦通,斋号屯云阁、浩翠楼、鸾陂草堂。江西义宁州(今修水县)人,出生于祖父陈宝箴武昌湖北布政使衙署内。近代诗坛领袖陈三立第四子,在家族中排行第七,故人又称其为“陈家老七”、“彦老七”。受家学影响,从小习诗词文章,传承散原老人文脉。师从陈锐、周大烈、王伯沆等名士,又得梁鼎芬、沈曾植、樊增祥、朱古微、郑文焯、陈衍、郑孝胥等诗词名家点拨,诗名在其兄陈衡恪、陈隆恪、陈寅恪之上,故散原老人尝对人曰:“做诗,七娃子尚可。”汪辟疆《光宣诗坛点将录》与钱仲联《近百年词坛点将录》均点列其名。1910年秋毕业于上海震旦学院,因为三个兄长皆在外谋职或求学,所以留在江苏江宁侍奉父母。

从此陪随散原老人杖履,应酬、游历、雅集,得以结识许多海内外政坛、文坛前辈名士。翩翩优雅公子,玉立于苍颜银髯之鸿儒高士身畔,加之才气横溢,诗词华美,谈吐灵慧,屡得前辈佳誉,遂文名日盛。1912年冬,应狄葆贤之邀,陈方恪到上海任《时报》编辑。开始与狄氏兄弟、叶恭绰、包天笑等人走马章台,游冶于花丛柳下,征歌买笑,一掷千金为美人。其曾在《洪都曲赋》中云:“乃尔临水人家,斜阳巷里,好事王孙,乡曲儇子,佻挞城隅,遨游都市。粉泽妖娃,平康老妓,关门而语,捼带而睨,闲姿冶态,不可胜举。”后散原老人闻此情形,曾抱怨狄氏等人将其老七引坏。一个报馆编辑,家中纵有金山银谷,又怎能承受得起他如此花销?后又经梁启超介绍,进入上海中华书局,任杂志部主任。还在商务印书馆、《民立报》及《时事新报》做过编辑,并参加南社诗人们在上海之雅集。在与名士交游过程中,沾染上阿芙蓉癖,一生为之所累。又曾随报界同仁拜过洪帮老头子,加入帮会,且在洪门中有较高辈份。

薪薄酬低之编辑生涯难以应付十里洋场之纸醉金迷,故北上寻职。在散原老人之文坛名望与人脉关系影响下,曾先后任职于北洋政府财政部、张作霖督军府,亦皆是杯水车薪,勉强度日。1920年秋经时任总统徐世昌等父执推荐,南下江西南昌淘金。据传时任江西督军陈光远曾问其:“老姪,你要出风头,还是缺钱用?”陈方恪拱手直言回道:“我开支太大,求老伯赏碗饭吃。”在此后几年之中,得到赣省多任督军眷顾,先后担任江西图书馆馆长、景德镇税务局局长、田亩丈量局局长、釐金局局长以及地方关口税务局等肥差,职务调动频繁,日进斗金,宦囊充溢,不亦乐乎。其间陈方恪曾多次携金返沪,王谢公子,故地重游。日夜出入于书寓花巷,追莺戏蝶。并结识一位身材窈窕、面容姣好、略通诗文且小他十岁之花国中人孔紫萸(1901—1951),两人一见倾心,交往密切,私定良期。

1924年春,江西境内局势不稳,各路军阀欲起烽燧。时任督军问陈方恪:“老姪,可以了吧?”会意谨答:“谢老伯栽培!”腰缠十余万金,翩然而退,身轻如燕。从九江乘舟东下,直奔上海十里洋场而去。四马路上书寓、长三堂子里,宦游淘金归来之名门公子,日日偎红倚翠,夜夜张灯开宴,挥金如土,豪情冲天。令一班遗老阔少,奸鸨猾仆,避席畏闻,自愧不如。其间又结识名校书花雪南,该女以喜侣文人名士而蜚声欢场。初为叶恭绰先生物色得之,陈、花两人一见钟情,云雨缠绵,遂订齿臂之盟。陈方恪为之洒金脱籍,相携北上,同居津沽,金屋藏娇。未几,黄金散尽,两人情缘亦绝。陈挥手作别,匆匆只身返回上海。偶然再遇孔紫萸,似有前缘,爱火重燃,遂携归南京,同居于散原精舍之内。家人与亲友得知孔氏身世,官宦世家,岂容风尘中人,均极力反对,但陈方恪不为所动,故皆无可奈何。陈孔两人终生未办理婚宴,恐怕即与此有关乎?

后应父执唐文治聘请,重回沪上,任教于无锡国学专修馆分校,教授古典诗词课程。同时又在暨南大学、持志大学、私立正风学院等校兼课。风度翩翩,行色匆匆,来往于几处课堂之间。虽弱不胜衣,但气度不凡,授课聊天时,偶出冷语俏话颇为有味。各校师生异常感慨: 一个风月场中之王谢公子,蜕变为博雅闲静之解惑授业之师,铅华洗去,本色归来,且无丝毫旧痕陈迹流露,可谓是真正之名士。后来,陈方恪对自己年轻时荒诞之举似有所反思,颇感悔意:“予频年以来,飘萍南北,青眼未逢,黄尘何极!独优伶倡伎之中不少激楚流连之子,渐成倾盖之交,感缔蕴袍之约,纬繣至今,负人者多矣。”有《高阳台。楚青丈属题霓裳艳影》云:檀板金樽,绿杨池馆,相逢身在他乡。怨曲重招,人间未许商量。座中满目新亭客,忍同拈、红豆凄凉。更何如、侧帽簪花、白首欢场。

少年未抵千金诺,听离莺负了,旧日王昌。屈指繁华,娇名罗绮难忘。 多情已分天将老,叹春风、髩影无双。祗销凝、刘郎寐莫,归卧银釭.

1937年9月14日散原老人在北平谢世,享年八十五岁。因时局动荡,交通不畅,暂将灵柩厝存于北平长椿寺内。陈方恪原任教之上海正风学院校舍被日本飞机炸毁,加之日军肆虐,治安环境险恶,遂告停学,师生遣散,经济失去来源,生活异常拮据。

1938年3 月梁鸿志等人在日本人扶持下于南京成立“中华民国维新政府”。梁字仲毅,后更字众异,福建长乐人。祖父梁章钜官至广西、江苏巡抚,为嘉庆年间著名文学家、收藏家。其父梁佟年,为福州大收藏家林寿图长婿。梁富书画收藏,又长于诗,得宋人韵致,有《爰居阁诗》传世。陈方恪与梁为诗文知己,梁亦经常接济陈家,故交谊颇深。同年十一月,陈方恪确因家室开支所累,被梁鸿志、陈群等昔日友人拉拢至南京,后被聘为教育部编审。

陈方恪在年底将家属、仆人接到南京,租居于城南长乐路。小客厅内挂有谭延闿所题“屯云阁”、吴湖帆题“浩翠楼”二斋额。壁间还有汤定之、姚茫父、陈半丁、吴湖帆等人所赠之书画,还有一幅陈衡恪与齐白石于民国初年在北京合影照片。时陈方恪友人之中,被梁鸿志拉入维新政府者颇多。今人较为熟悉者有:冒孝鲁、蔡哲夫、谈月色、龙榆生、张次溪、陈巨来、钱仲联、刘淑度等人,或为一时生活所迫,或为蝇头小利所惑,令人有落花坠泥与之俱黑之感。虽门外虎啸狼嚎,警笛不绝。而室内诗友重逢,感慨难禁,每人都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后陈方恪又先后被聘为汪伪政府考试院“考选专门委员会专门委员”、伪“南京国学图书馆馆长”、伪“中国文艺协会”理事等职,皆因夫妇两人鸦片烟瘾过大,加之应酬较多,人不敷出之故。期间曾有弟子因生活所迫来托其谋个官差为生,长吁短叹劝道:“我在此只是为了混碗饭吃,解决全家十余口人生活。否则我怎能干呢?”命弟子回家做些正经生意,千万不要卷入此中。某年春节,与友人登中华门远眺,倚长干桥栏望秦淮河流水,凭吊雨花台边方孝儒墓,独立斜阳,内心为之感慨不已。

1941年8 月,金陵刻经处因深受日伪人员侵扰,著名“深柳堂”亦在日军攻城时被毁,杨仁山居士葬身之塔院亦受损,一时无人愿意出面经营。杨家后人欲借陈方恪在汪伪政府中之影响,郑重邀请其出任经理与董事会代表。次年年底,陈方恪开始与抗日地下组织人员来往,经常有人在夜晚来金陵刻经处。南京洪帮正义堂堂主朱亚雄、洪帮前辈莫老太、理教金陵山主尚武、失意少将顾震以及安徽芜湖、当涂一带帮会头面人物等与其往来密切。

1943年春天,早年在上海结识之洪帮同门兄弟、时为重庆军统局重要骨干徐亮秘密派遣特工马杰潜入南京,并与陈方恪取得联系,邀其加入地下抗日组织,陈态度积极。后报经重庆方面同意,正式成为军统运用人员,并确定了化名与职务。分配其主要任务是掩护在南京之军统潜伏组,搜集汪伪政府情报,并尽可能对汪伪高官中之陈公博、缪斌等人进行联络与策反。不久,潜伏组将电台藏入金陵刻经处,报务员则以远房亲戚身份长住刻经处,因当时敌后特工人员经费时断时续,故陈方恪常常为之借债筹款以解日常开支之急。与此同时,还与中共情报人员徐光楚等人有过秘密接触。公子、名士一变为国共两家之谍报人员,真是令避难后方之兄弟、亲友们连做梦都未曾想到之事。由于潜伏电台经常在深夜工作,电波信号被日军宪兵司令部情报人员具体测出方位。后侦知其中有涉及汪伪政府高官,故未轻易采取行动,秘密监视,以静制动,试图一网打尽。同年七月,汪精卫签发“第伍壹叁号国民政府令”:任命陈方恪为国民政府秘书。

1945年3 月某日,军统特工金志涛在上海开往南京之火车上伏击一名日本军官,从其随身皮包内获得一份重要情报,随即用电报发往重庆。金托陈方恪销毁情报资料,但其中有一份图表因价值较高,陈方恪未忍销毁,携归后藏于一本线装诗集封套里。此时日军宪兵队已派遣便衣从多方面监视金陵刻经处,随时准备闯入抓人。而入住刻经处之军统特工与电台已无法再转移出去,只得将密码本烧毁,将电台藏于刻经工人房内。但一种在劫难逃之预感,已弥漫于众人心头。

8月5 日下午,一队日军宪兵冲进金陵刻经处,直奔后院,将两名军统特工捕获,电台也被搜出,另有三名工人亦被捕。陈方恪恰巧正遇朋友在门外谈话,见事不妙,乘乱混出大门之后,立即电话通知缪斌及隐藏在某医院内之金志涛,随即躲入密友家中,缪斌闻讯即逃往上海。日军宪兵开始搜查其房间,甚至将室内地板一一撬起。孔紫萸乘宪兵不备,将藏有日军图表之线装诗集扔进在燃火之灶膛内,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陈方恪本想逃往安徽皖南或重庆,一怕日军盘查,无法出城,而怕连累家人亲友,故未敢贸然行动。遂托人向汪伪政府高官陈公博、陈群、梅思平等人求救。次日早晨,其回家探听风声时,被守候之日军宪兵抓获,随即押往宪兵队,关在地下室里。在审问时,对刻经处所藏军统电台推说毫不知情,仅是借房屋给不认识人居住。又逼问此事与汪伪高官缪斌等人是否有关联,亦坚不吐露实情,遭受严刑逼供。后经汪伪高官与日军将领疏通,三天后,刻经处三位工人被释放,但陈方恪因案情严重,又不予“配合”,继续羁押。

8月9日,陈方恪被宪兵押往上海,在驻沪日军协助下,包围缪斌位于绍兴路上之寓所。一欲捕获缪斌与陈对质,另欲捕获其他军统特工。此日电台中已经广播苏联对日宣战消息,日军闻之皆神情沮丧,已无心再深入追查,遂将陈方恪押回南京。又倍受酷刑折磨,险些丧命。8月14日,电台中播放日本天皇宣布投降消息,日军已经自顾不暇,无人再过问陈方恪案件。次日,经过汪伪官员居间调停,日军允许担保假释,但须随传随到。仅短短十天时间,陈方恪已是满头白发,瘦骨嶙峋,体重仅四十余斤,令人惨不忍睹。

9月下旬,军统局要员飞抵南京、上海等地,视察接受敌伪资产和布置肃奸事宜。同时召见一些在抗日期间有功之军统地下特工人员,予以慰问和嘉奖,传陈方恪亦在其中。1946年年底,军统局改编为国防部保密局,编制缩小,大量裁员,遂解除与陈方恪关系。然对其当年曾借款资助军统潜伏人员开支,却未予以应有之经济补偿。据传后来身居军情系统要职之洪门兄弟徐亮,也仅用几块烟土以私人名义予以象征性补偿而已。
( 2008,4,4—6初稿于上海)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