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7, 2008

胡思乱想

最近,媒体上、网络上热热闹闹、乌烟瘴气,有个“闹”运会还嫌不够闹,还要一天到晚吵什么爱国、汉奸、抵制,真够烦的,本来不关我事,乐得看热闹,就不想添乱了,谁知理智控制不住下意识,有时忍不住胡思乱想,索性也趁乱往火堆上浇两小瓢冷水、油锅里撒一小勺咸盐:

、谁说“爱国”就天生正确、天经地义?谁说人一生下来就必须爱国?谁规定的?上帝的十诫里也没这条!更无论老子、庄子、孔孟子、释迦摩尼、苏格拉底之流了;

、国是什么东西?民族?政府?政权?出生地?生长地?语言所属地?户籍所在地?还是文化?country?state?nation?government?一笔糊涂帐!

、汤因比说过(大意):“政治家滥用了人们对于乡土的热爱”;

、人是父母生出来的,不是国生出来的。把国家比作母亲(或者父亲)是对父母之爱的极大侮辱和强奸,国是什么东西,它也配?!

、爱自己、爱家人、爱朋友、爱邻人、爱路人.....,无论怎么排,“爱国”都应该在后边(如果一定要把它加上的话);

、好,就算你是真心爱国,不是爱政府,但你现在响应号召、热血沸腾、义愤填膺,最大的受益者还是现政府。这就好比,你要捐钱帮人,除非你把钱直接交到受益人手里,否则交给组织和政府,你的钱迟早变成“挪用xx亿xx基金案”中赃款的一部分,根本去不到你想用到的地方。你的爱国热情从来就是被人挪用的,而且将来也没有追回的可能;

、我一向少在网上聊天,MSN上很少朋友,今天看见一位换成了L(心形)+china标志,心里不禁笑道,都四张的人了(比我还大一两岁),有老婆孩子,还要跟比你年轻20岁的爱国愤青,争着表达一回激情,肾上腺激素还很发达呀;

、我一般判断是非的标准很简单,只有两条:是否妨碍个人自由?是否违背人道的原则?此外无论理论多深奥多复杂,不是重复多余,就是不该我关心的;

、不要把自己个人的尊严依附在虚妄的民族虚名上,你自己的独立人格没有形成,再有强大的“祖国”,你也是个跪着的奴才!

、有个海外的爱国青年,还特别申明他并非太子党,故而“痛说家史”,其祖父一辈自49年后就受尽迫害云云,意思他并非利益集团,为当政者说话。我看他如此出身,还执迷不悟,更应该“打屁股”。如果是高干子弟、利益集团,反而可以理解:为了家族和家族所属阶层的利益嘛;而这个受迫害的后代,应该反省:忘记了自己祖父辈受的苦,更忘了祖父辈受苦的原因,你爱的所谓“国”其实就是那个迫害你家人而从不忏悔的党所垄断和僭代的。如果这只是他个人态度,这叫忘本;如果这是他家族的观念,那么他们一家都糊涂;

十一、谁说奥运会不是政治?不是政治,政府出什么面?交给体委不就行了?不是政治,邀请那么多政府首脑干什么?奥委会主席来不就行了?不是政治,外交部发言人整天那么义正严词干什么?不是政治,用我们纳税人的钱干什么?征求过我们纳税人的意见了吗?至少应该举行个公投吧?

十二、不就是一场“非”政治的运动会、一场大party嘛,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劳民伤财、如临大敌、声嘶力竭、七情上面?不就是有人起起哄嘛,生那么大气、那么兴奋,至于吗?大不了,下次他们举办活动的时候,也组织人去起起哄,有什么呀?至于义和拳还魂附体吗?

十三、奥运和爱国什么关系?面子?实力?证明中国人聪明、能干、正直、负责?还是证明有钱?会花钱?花钱多不代表会花钱,最能花钱的是挥霍无度的浪荡子。庄子说:“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张奚若评论共产党:“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否定过去,迷信将来”;

十四、我妈说:“现在新闻里整天都是奥运会、奥运会,我看没啥意思,烦死了!”

十五、广州总共没几家“家乐福”,我住的附近刚好有一家,无业这几年特别是近来一年多,经常到那儿买盒饭吃,这几天网上有人吵吵要抵制的时候,我刚好没去,不是我响应爱国热血青年的号召,而是因为睡觉睡过了。所以我决定,为了更加突出爱国热血青年的光辉形象,下回再去,一次买两个盒饭,吃一个,扔一个,顺便发扬一下花大钱办奥运的挥霍精神;

十六、阴谋论1:发起抵制家乐福运动是广大市民鉴于最近物价长势凶猛而采取的逼商家降价的绝妙好招;

十七、阴谋论2:发起抵制家乐福运动是其他超市商家为了打击竞争对手、扩大市场份额而采取的商战策略;

十八、阴谋论3:在海外发生的某某分子袭击奥运火炬手的令人发指的罪行,是我党地下工作者乔装改扮打入敌人内部,或者收买敌人中的败类干的,目的是使广大国民和热血青年更进一步认清敌人的丑恶,以便更大规模地发动群众、更深入彻底地宣传我党举办奥运的伟大方针政策。

我没有证据,但有历史经验。中国是个最善于使用反间计的国家,从春秋战国直到现代都不乏这样的例子,远的不说,满洲使用反间计,使袁崇焕被崇祯砍头之前,被热情的爱国群众咬了个稀巴烂;46年地下党安排沈崇略施小计,就造成美国兵强奸女学生案,掀起轩然大波,搞得美国兵和国民政府名誉破产,学生运动风起云涌;四五天安门事件,有人受政府之命伪装成普通市民故意喊所谓“反动”口号,意图栽赃嫁祸,幸好广大群众将其当场揪获;最近二十年政府所镇压的各个大事变中,总有不少扑朔迷离的迷案,至今尚未水落石出,让人浮想联翩。

十九、以上纯属个人胡思乱想,绝没有发给国外反华势力获取经费之意,所以请锦衣卫和东厂们不要判我无论是一天半还是三年半。这正是:吾皇在上,汗出如浆;文网无涯,小生怕怕!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