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0, 2008

(转贴)饭盒里的对话

:我觉得,这种寓言式的文字,看起来很平凡,真要写好却不容易。文中所要表达的常识也许没多么了不起,难得作者写得那么平和、举重若轻,写对话的功夫也不错,应该受过小说或戏剧的熏陶。相比起来,自己的文字让人羞煞。

(以下正文,转自牧首湖畔的博客,在河蟹上岸处发现)

饭盒里的对话

两个人被装在一个饭盒里,他们之间有一次有趣的对话:
“您好,您为什么被关在饭盒里?”第一个人问道。
“我们是食物,当然要在饭盒里。”第二个人回答。
“我们是人,不是食物。”
“我想,您大概听了很多饭盒外面的言论,这是很不好的,人,就应该是食物。”
“我们应该被吃掉吗?”
“是的,我们应该被主人吃掉,这是我们的职责。”
“我可不愿意被人吃掉。”
“您不爱主人?您不想想,没有主人,哪有我们,您的良心在哪里?”
“我们又不是被主人造出来的,我们也是人啊。”
“我们当然不是人,您疯了吗?我们是食物啊,您看来是被洗脑了。”
“上帝啊,这里太闷了,我多想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
“哪里有什么上帝,它根本不存在,外面只有细菌,没有空气,我们裸露在外面,会腐烂的。”
“您去过外面?”
“我没有去过,不过主人把我们密封在饭盒里,肯定是这个意思,那么您呢?您去过?”
“我也没有,我只是从缝隙里感受到了一些。”
“那都是骗人的,您所看到的,是片面的,我们要从全局上看问题,问题的答案是,我们不适合外面的环境。”
“在饭盒里就适合了?我们在饭盒里也会腐烂。”
“饭盒里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它是饭盒内部问题,是食物的内部问题,早晚会解决。”
“我已经跟您说过了,我们是人啊。”
“您这种思想很危险,您要是执迷不悟的话,您就不是一个好的食物,对主人是有害的,他会把您扔到垃圾箱里,您想进垃圾箱吗?”
“当然不想,不过,我也不想被吃掉。”
“我的朋友啊,主人当然不会一下子吃掉我们,否则他就没有下顿饭了,他会一点一点的吃。”
“那是多么可怕啊。”
“一点也不可怕,关键您的思想要端正,这是我们光荣的义务,现在比过去好多啦,在过去,我们食物都是被一碗一碗地吞下去,连渣子都不剩,而现在呢,主人知道细嚼慢咽,有时还往我们身上加些佐料,这样我们也可以尝到一些滋味。”
“真的么?”
“当然啦,这是很有意思的事,而且主人进餐的时候,也会戴上餐巾,系上领带,还会放一些佐餐音乐,很美,很和谐。”
“好像还真的不错。”
“当然了,您还没有看到那些刀叉呢,都是镀金的。”
“可是它们是用来插到我们身上的啊。”
“胡说,那是用来服务我们的,您想用木棍代劳吗?”
“不想。”
“这就对了,所以,您应当看到,有这样的主人,我们的生活就会一天天体面起来,主人高兴,我们也高兴。”
“听您这么一说,我确实有点高兴了。”
“所以说,您要离那个缝隙远一些,主人也会替我们着想,关掉各种各样的缝隙。”
“可是…”
“有什么可是的?您难道还留恋它们么?要知道,有些饭盒完全是密不透风的,那才是我们要学习的。”
“好吧,就让我们永远待在这里,直到被吃掉。”
“是的,我们就应该这样,这才是真正的食物应该具备的品质。”
“可是,一想到我要被吃掉…”
“我们早晚都是要被吃掉的,外面的世界也是这样。”
“可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成为主人呢?”
“因为咱们压根不是人啊,您为什么还是这么糊涂?”
“我们为什么不能是人呢?”
“怎么说呢,这涉及到一个深奥的哲学问题,让我简单地告诉您吧——谁叫您不幸被关在饭盒里呢?”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