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7, 2008

西藏和少数民族问题断想

1、凡是涉及民族和宗教争议一般都会很复杂,只就某一个别事件没法简单看出黑白对错,全世界如此,其复杂就在于人性的缺陷,在于不同习俗和价值观的冲突,也在于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历史积怨,更在于强势民族对弱势民族长期损害、和弱势民族对强势民族长期不信任;

2、我们大多数人意识不到几千年来汉族对各少数民族的排斥、欺压、迫害(而只记得自己受过少数民族统治之苦),从古越族、苗族等逐渐被驱离腹地、流离失所甚至完全消失,到49年以后的镇压民族抗议、骚乱(包括维、回、蒙、藏等民族),以及大规模的同化和殖民,少数民族文化(包括汉族的各地方言文化)破坏严重。历史上几乎没有汉族人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包括大部分自认为思想开明的自由知识分子;

3、汉文化历来强势,中国人绝大多数没有严格的宗教信仰,中共又强迫无神论,所以国人从来不理解什么是真正的少数民族文化,不知道如何尊重少数民族文化,也不知道宗教宽容是怎么回事;

4、迄今为止,中共从没有就建政以来它对所有中国人的伤害真正道歉和赔偿,包括对少数民族的镇压、迫害和同化,这些民族中狭隘的想法就会把对统治者的不满慢慢变成对全体汉民族的不满,所谓历史积怨就是这样长年积累起来的;

5、任何族群中都会有理性和非理性思想,藏民中也有激进、狭隘、崇尚暴力的愚昧力量,当理性的意愿长期得不到善意的回应,非理性的声音就会慢慢占据主流并且爆发;

6、尽管这次骚乱中有许多藏民进行暴力破坏,但主要责任仍然在中共政府,是它长期缺乏民意合法性,和一贯大小通吃、说一不二以及说服不了就派军队的霸道管治方式造成的,这是长期错误政策的后果;

7、在本民族广受尊敬的宗教/精神领袖是可以利用来抑制、缓解甚至消除他们中的激进思想和行动,这本是前朝处理汉藏问题明智和成功的经验,但如今的当政者出于私心和愚蠢,将所有不同意见者都推到对立面,将之视为敌人,没有协商和妥协,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

8、政府自己标榜的自治是假的,而对方提出的自治,政府一概翻译成分裂,这样只能一拍两散,没办法谈判;

9、政府以为西藏问题就是达赖的问题,一方面把他视为永久的敌人,一方面又把他的影响力看成是无所不能的,这不是明智的看法;把所有问题的责任都推给达赖,是不公平的,也是头脑简单、推卸责任;

10、很多时候看起来,西藏当地的共产党干部(包括藏族)有意无意夸大了海内外藏族人不满的危害程度,其对外发言表现得比中央政府还要严厉,好像还生活在几十年前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大概是担心一旦允许达赖回来,或真正实行自治,他们将会失去如今在西藏的一切吧;

11、大多数人以为对少数民族地区只要多投资、搞好经济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认为他们应该感激涕零、感恩戴德,如再有其他任何不满和要求就是过份和忘恩负义。发展经济没错,问题在于有没有事先征求原住民的意见,是不是破坏式的发展,投资的效率如何,是不是真的为当地谋利,其普通大众是否能真正受益,以及大部分族人能否一下接受新输入的经济和生活方式;

12、令人奇怪的是一些生长在少数民族省份(所谓自治区)的汉族读书人,说到一般的政治问题,包括如何看待中共,都还比较开通、自由,一旦说到少数民族问题,往往恨得咬牙切齿,主张除了镇压、杀人之外,别无他法,赤裸裸一副极端民族沙文主义的论调(我以前一位来自新疆的大学同学就是如此)。这之间的矛盾和反差让我瞠目结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