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7, 2008

(转载)关于西藏问题

(以下两篇均转自自曲新闻

拉萨动乱 汉藏政治难解习题

白德华/北京专题报导

「在西藏开枪,中共还想不想办奥运?」网友发出这样的疑问。要不是透过特殊程式,这两天上网搜寻关键字,网页几乎都失灵,「专政」力量还是很强大。满布重兵及坦克,不知实情的民眾或许还称庆「对待暴徒就是要这样」;但如真开了枪,难道不担心后座力,引起国际社会抵制奥运?

「汉藏衝突是结构难题,恐怕几辈子难消解!」热中进藏的「驴友」小黄说,「两年前青藏线通车,北京认為给西藏带来发展契机,藏人不是该五体投地感激吗?」小黄说,其实不然,就他几次进藏感受,「藏人根本不屑这铁路。」

藏人乐天知命 宗教成生活依托

两年前,记者也随著青藏线通车进藏採访。感受最大的,不是西藏的蓝天很蓝、绿水很绿,而是藏人乐天知命,和汉族截然不同的生命观。宗教不止是藏人的信仰,而是一种生活处处可见的依托。不管前往后藏林芝路上,或攀上五千公尺的可可西里,渴求生命和平及来生幸福的「玛尼堆」及「五幡旗」,处处可见。

当时,一位来自河南的「援藏」干部说,「藏人这辈子要的不是财富,他们对财富很淡薄,每月工资一半都捐给寺庙了,所以也不懂储蓄。他们要什麼?不知道。可能要的是生命解脱,来生的幸福吧!」

五九年毛泽东「和平解放」西藏,达赖流亡印度。对「毛主席」来说,多数藏人是怀著崇拜的心情,认為毛泽东解放农奴,打破西藏千年政教合一传统、人分九等的不公平待遇。但他们更尊崇流亡的达赖喇嘛,达赖是他们信仰的核心。

汉人不解的是,五十年来北京花上千亿资金「援藏」难道错了?不是错,原因出在带著「大汉沙文主义」的干部不尊重藏人。

干部轻视藏人 千亿援藏未奏功

河南籍干部说,「要不是中央大力支持,藏人今天的生活牛马不如。他们哪来的铁路公路还有机场?」藏人传统上佩戴刀剑,汉族干部说,「藏人半夜一酗酒就动刀动枪,要不是宽大处理,早就依法惩治了。」

藏族真的没能力自治吗?「藏独」的网友说,藏族会管理自己的国家,就像不丹一样。「為什麼藏族就不能和要求自由的汉人一样争取自由?」

但汉族真的让藏族「文化消融」吗?资讯化时代,独特文化的消失恐怕不是特性,而是共性了。到印度或尼泊尔看看,其实藏族年轻人一样打著撞球,一样穿牛仔裤,老年人也不再穿传统服饰。

显然,汉藏不同的生命价值观,才是藏人要求自治及抗争的主因。对汉人来说,永远不解為何耗掉千亿财政援藏,却那麼多藏人想独立?

对藏人来说,也不解為何达赖多次表明自治(非独立),北京就是永远不信。藏人不是想恢復政教合一的陋习,只是想在这片信仰的国度,用自己的方式,与世无争地活著。

生命价值观不同 自治问题无解

记者曾在青海湖畔遇见一位藏胞,三步一叩、五步一拜地隻身前行,前面五公里处是他的板车及行囊。叩拜完这段行程后,他先将板车前拉五公里,再走回原地重复叩拜行动。一问之下,藏胞要叩拜地走到拉萨大昭寺。近两千公里路程,至少花上三年时间。这就是藏人的信仰。

或许北京当局没想要开枪,因為他们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但地方干部的优越性作祟,加上只会「防堵」,「拉萨事件」很可能演变另一波汉藏衝突无可弥补的错误,且可能為北京奥运投下巨大阴影。

日前,许多流亡藏人试图翻越喜马拉雅山返回西藏。為阻止藏人回国,西藏自治区登山协会签发了一分英文文件,关闭珠穆朗玛峰。申奥时,中共曾信誓旦旦要借奥运改善人权 ,现在全球瞩目中国之际,如何处理好「拉萨事件」,将考验胡温政府的智慧。

西藏问题关键在于底层民众

亓乐义/特稿

中国的西藏问题由来已久。清朝治理西藏,极少插手西藏内部事务,使得藏人「只知有达赖,不知有朝廷」,二百年来相安无事。

一九五一年中共进入西藏初期,也采取相同政策。毛泽东极尽拉拢藏族上层,除驻军西藏较为敏感,其馀给予藏人高度自治,并安排年仅十九岁的达赖喇嘛,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好景不长。一九五六年中国大陆全面进行社会改造,西藏难以免,藏族上层利益受到击,传统寺庙教育遭到破坏,原有的社会等级秩序夕间崩解,引起藏人抗暴。

直到一九五九年三月十日爆发大规模拉萨事件,解放军血腥镇压,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北京接管西藏政权,彻底扬弃上层路线,改以阶级斗争,西藏从此陷入一片腥风血雨。

改革开放後,邓小平休养生息,修复寺庙,平反并重用藏族上层势力,当年的贵族又进入人大和政协,使得过去的富人重新富起来,而穷人并未因此而翻身,引发一九八七年拉萨发生自一九五九年以来最大街头抗议行动。

在十七个月内,先後出现十八次示威骚乱,导致当局一九八九年三月在拉萨实施军事戒严,比天安门事件提前三个月,戒严时间长达四百多天。

按理说,改革开放使西藏重获生机,民众生活大幅改善,为何示威抗议不止?

据大陆西藏问题专家王力雄观察,中共修复寺庙,就藏人而言不过是对文革破坏的一种补偿;当年藏族文革小将,疯狂捣毁旧神而新树「新神」毛泽东,如今恢复旧教,这些人情何以堪,只好以「赎罪」心情狂热追逐昔日藏人尊严,以民族代言人自居,挑起民族情绪,对抗并排斥汉人统治。

一九八九年动乱平息後,《人民日报》驻藏记者刘伟,记录一些拉萨人对这次动乱的看法,指出「政府应该反省对藏政策,笑脸总对上层人士,老百姓的苦处很少有领导来过问,寒了群众的心。现在闹事的人并不孤立,孤立的是干部。」

因此,西藏问题,不全然是达赖喇嘛流亡政府和外国势力等外部因素所造成,关键在於西藏内部,尤其是底层群众,他们对政府的不满既深刻又真实,时机成熟,难保日後不会发生更大规模的抗暴事件。

八角街 历次动乱爆发点

徐尚礼

历次拉萨动乱,几乎都发生在围绕大昭寺的八角街。一九八九年拉萨动乱八角街派出所被焚毁,汉人商店遭破坏。这次拉萨动乱又是八角街首当其,位於其间的派出所及警车被焚毁,一些商店为了避免遭撞,特别挂出哈达等代表藏人的标。

其实今天人们只知「八角街」,代表汉文化的强势,对藏人来说意味「吃大米的汉人不尊重吃糌粑的藏民」。按藏人用语应称为「八廓」。

「八廓」在藏语中是中转经道的意思,也就是「大昭寺」三条转经道之一。今天围绕大昭寺的八廓沿街是汉藏杂处的小商铺,虽然平时汉藏相安无事,有事时就风声鹤唳。

北京虽然将这次拉萨动乱定性为「极少数人打、砸、抢、烧破坏活动」、「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画的」。然而仍无法避长期对藏政策及施政出了问题。

3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老实说,我十分理解西藏的暴乱并不能只怪藏人.
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价值观和世界观.正如西方人不能理解中国人为什么可以生活在一个没有民主的社会一样,我们也不能理解藏族人为什么对现在相对富足的生活不满.
我甚至可以承认,在某种程度上,西藏的文化正在被灭绝.
但是我需要澄清的是,现实是残酷的,落后的没有竞争力的文化必定日渐衰落,世界上许多珍贵的文化已经或者正在灭亡.比如美国的原著民文化,比如爱斯基摩人.一种文化跟不上时代的脚步,那么就被淘汰,历史上这样的案例数不胜数.也许很残酷,但是这是规律.退一步说,中国的一些传统文化也在消亡了.所以说这是历史的步伐,不可改变.
更重要的是,西藏独立对于中国将是巨大的伤害,新疆,台湾都会以此为样板.对于民族利益来说,这是不可容忍的.功利的说,不可能要求中国做这样的牺牲.
资源是有限的,有人得益就有人牺牲,国家亦然.
我是中国人,无论如何,我必须忠于自己的血脉.民族利益面前,其他一切皆可抛弃.
我没有高尚的国际主义精神,因为中国的兴衰关乎到我的荣辱.
如果要我选择一边,我只能说西藏对不起.我只能和祖国站在一起.

Wed Mar 19, 07:33:00 AM  
Blogger 王宁 said...

谢谢来访。

说实话,我的观点和你不尽相同,但我尊敬并理解你的观点,喜欢你的直率态度。很奇怪,你的不同意见根本不像其他人的让我觉得讨厌,虽然看起来他们的观点似乎跟你差不多。

Wed Mar 19, 10:10: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对藏人来说,也不解為何达赖多次表明自治(非独立),
=======
西藏不是一直都是西藏自治区吗?中国其他少数民族聚集区都是自治区啊,您知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Tue Mar 25, 07:48: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