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0, 2008

(转贴)冉云飞:我对西藏问题的态度

:跟我的观点差不多,但比我说得清晰切要,也是防备原帖被删,特此一转)

(转自Soho小报冉云飞博客:匪话连篇

我对西藏问题的态度

四川冉云飞 2008-03-20 08:01:02

最近的新闻当然不少,引人注目的新闻则是西藏的骚乱与台湾的选举,这两点都与我们的生活与权益有关。与我们的生活与权益有关,当然值得我们每个人思考,值得我们来认真谈谈,同时也有不少朋友希望听听我对此事的意见,下面便是几点我简单的意见,难免挂一漏万,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一:放弃要烂就烂在锅里头的统一观念。中国人的观念里面,几千年来对统一有着变态的热爱,却不问这统一是否对自己的权益受损。我认为个人权益比不着边际的统一更重要,任何统一及族群认同,都是有条件的。那种不论怎样穷,不论怎没有尊严,不论怎样没有自由,都要统一的理念,我是不认同的。我认为族群认同和统一,必须在每个人有自由选择和内心认同的基础上,否则强扭的瓜不甜。任何不经别人的自由意志,而强行让别人认同你,都是不可取的。

二:主张自治,而不轻易主张独立。比如西藏独立涉及到太多人的利益与感情,当然首先应该尊重藏族人。但是再尊重藏人感情,不过要言独立,成本实在太高,可能会造成不少的冲突,所以我主张真正从根本让西藏在统一的情况下高度自治,但政府得真让别人自治,而不是上下其手,表面自治而骨子里面却很少有什么真正的自治。九七年后,在香港自治上,就是一个比较坏的范例。

三:我反对个体的暴力,更反对政府的暴力。如果真如官方所说,“一小撮”藏人在烧杀抢掠,那么我也是反对的,不管你有多么正当。当然从藏民的角度讲,从达赖的角度讲(他派他的兄弟与中共高层谈判很多次),他们一直希望和平解决西藏问题,但政府在其间的诚意,却似乎一届不如一届,这是政府应该反思的。文明政治,应该抛弃暴力,应该知道谈判妥协,才是正道。

四:光明正大的政府,是不封锁消息的。你既然认为是藏民滋事,有何不可以开放让别人来看,让记者来采访的呢?可以这样说,封锁消息才是真正的圹大事态。谣言不可能止于智者,谣言只能止于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信息开放,让真相来制止谣言,而不是封锁真相让谣言蔓延。

五:封住别人的口,只许自己一个人来发表定性判断,这是很霸道且混帐的逻辑。你封锁消息,不允许新闻自由采访,却在那里自己做出什么达赖集团在幕后指使的定性判断,这是可笑的。别把人们的正常判断能力想得那么低,事实这样只能显示自己在处理这些事情上的蛮横与愚蠢。

六:提高危机公关的应急能力。雪灾的处理不合格,此次拉萨事件一样不合格。官方几十年对不同意见,不同的权益诉求,大都采访弹压的政策,而不思改变,这样僵化做法,应该逐步改掉,不要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不要不见棺材不掉泪。现在已是个权益分歧越来越多的社会,个人的利益,族群的利益,民族的情感,都应该受到极高之尊重,而不是口惠而实不至。

七:民族、宗教、人权等方面的诉求,都非常棘手,应该真正有诚意的谈判,而不是用枪杆子来压服。我是一个少数民族,而且在藏区工作过,藏族人的好与坏,也天然存在的。但藏族人的情感与族群认同、宗教信仰、自由选择的确是个大问题,这方面政府不是没有可检讨的余地,也不是做得让人满意。可以这样说,政府这几十年来对藏区的统治,在我看来,不算合格,看一看每次藏人的不满,都从什么开始,就不难看出这一点。这方面的文章在网上已有不少,大家可以查看。

八:任何恐怖活动我都反对,不论这恐怖活动来自官方还是来自民间。如果藏人要求独立而迁怒于普通汉人之上,见汉必杀,这样你就会丧失真正的同情与理解。就像巴勒斯坦人,你是不容易,但你搞自杀式袭击,这无论如何不能得到理智之人的支持。恐怖活动是政治和生活中的毒瘤,是真正的饮鸩止渴。这一点对任何要求独立或者自治的团体都一样有效。

九:奥运之年,当然会有不少的事情,希望政府克制、包容、有同情心,要有善意来解决不同团体和个人的权益诉求。不能因为奥运而弹压别人正当的权益诉求,包括因奥运而受损(比如拆迁户等)的人之权益,也要负责的解决。作为一个政府不要老想到别人是借奥运滋事,而要想别人为什么借奥运滋事?如果没有权益受损,没有人权受损,他哪里能有什么借口呢?为什么美国开奥运会,他国内的人很少杯葛(即有杯葛,也让他杯葛好了,让他反对好了,一个社会有人反对是再正常不过了),那是因为他开的奥运是可以批评的、民主的奥运。我们现在奥运不仅不可以公开批评,而且官方还强调在奥运之年的任何诉求都应该服从奥运,这是非常错误的。任何大型的活动,也不可以干涉和损害民众的日常生活。同理拉萨事件,也应该真正理智解决,不能因为奥运而粗暴弹压。

十:逐步推进民**主自**由,才是中国也是西藏问题真正解决的钥匙。没有民**主自**由,别说西藏问题,就是更多的中国问题,也没有解药。独裁统治,是一种不可以接受的政体,是对民众权益与尊严的伤害,必须改变,这是大势所趋。2008年3月20日8:00于成都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