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30, 2008

(转载)柏杨:酱缸国的医生和病人

(转自柏杨文集

酱缸国的医生和病人


柏杨

话说,从前,有个酱缸国,酱缸国每天最大的事就是辩论他们是不是酱缸国。而最热闹的事就是医生和病人的争执,结果当然是医生大败,大概情形是这样的:

病人: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大摆筵席,你可要赏光驾临,作我的上宾。我的病化验的结果如何?

医生:对不起…我恐怕要报告你一个坏消息:化验的结果就在这里,恐怕是三期肺病:第一个是咳嗽......

病人:怪了,你说我咳嗽:你刚才还不是咳嗽,为什麽不是肺病?

医生:我的咳嗽跟你的不一样。

病人:有什麽不一样?你有钱、有学问,上过大学堂,喝过亚马逊河的水,血统高人一等,是不是?

医生:不能这麽说,还有半夜发烧......

病人:不能这麽说,要怎麽说才能称你的心、如你的意?半夜发烧,我家那个电扇,用到半夜能把手烫出泡,难道它也得了三期肺病!

医生(委屈解释):吐血也是症候之一。

病人:我家隔璧是个牙医,去看牙的人都被他搞得吐血,难道他们也都得了三期肺病!

岳生:那当然不是,而是综合起来……

病人:好吧,退一万步说,即令是肺病,又是七八期肺病,又有什麽关系?值得你大呼小叫!外国人还不照样得肺病?为什麽你单指着鼻子说我。我下个月结婚,谁不知道,难道你不能说些鼓励的话,为什麽要打击我?我跟你有什麽怨?有什么仇?你要拆散我们?

医生: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只是说……

病人:我一点也不误会,我一眼就看穿了你的肺腑,你幼年丧母,没有家庭温暖,中年又因强奸案和某财害命,坐了大牢,对公平的法律制裁,充满了仇恨,所以看不得别人幸福,看不得国家民族享有荣耀。

医生:我们应该就事论事……

病人:我正是在就事论事,坦白告诉你你当初杀人时,是怎麽下得手的,何况那老太太又有恩於你。

医土(有点恐慌):诊断书根据你血液、唾液的化验,我不是平空说话。

病人:你当然不是平空说话,就等於你当初妁刀子,不会平空插到那老太太胸膛上一样。你对进步爱国人士的侮辱已经够了,你一心一意恨你的同胞,说他们都得了三期肺病,你不觉得可耻?

医生:老哥,我只是爱你,希望你早日康复,才直言提醒,并没有恶意。

病人(冷笑兼咳嗽):你是一个血淋淋的刽子手,有良心的爱国人士会联和起来,阻止你在「爱」的障眼法下进行对祖国的谋杀。

医生:我根据的都是化验报告,像唾液,那是天竺国大学化验......

病人:崇洋媚外、崇洋媚外,你这个丧失民族自尊心的下流胚、贱骨头,我严肃的警告你,你要付出崇洋媚外的代价。

医生(胆大起来):不要乱扯、不要躲避,不要用斗臭代替说理,我过去的事和主题有什麽关系?我们的主题是:「你有没有肺病」?

病人:看你这个「丑陋的中国人」模样,嗓门这麽大,从你的历史背景可看出你的恶毒心肠,怎麽说没有关系?中国就坏在你们这种人手上,使外国人认为中国人全害了三期肺病,因而看不起我们。对你这种吃里扒外的头号汉奸,天理不容,锦衣卫(努力咳嗽),拿下!

当然不一定非锦衣卫拿下不可(柏杨先生就被拿下过一次),有时侯是乱棒打出,有时候是口诛笔伐。

一九八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台北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