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6, 2007

和台湾博友讨论中共党史

:近来个人生活之种种,仍平淡沉闷,无所用心,不免神思怅惘、终日昏昏,而社会大环境之堕落,日甚一日,一如其旧,更是乏善可陈,让人徒增“犬儒”、虚戾之气,颇有无话可说之感。此间虽访客几稀,但仍约有六七十位订阅者,让我感动并感激,尽管这是我个人胡言乱语的场所,数日没有更新还是让我觉得有一丝惭愧。

有台湾博友长期关注文革(也略及中共建政以来其他时期)宣传画(blog:文革小兵,国内需代理才能看),其对中共历史之兴趣和真相的了解,在许多方面,恐怕远超不少生活在大陆的年轻一辈(我不爱说什么八零后、九零后)。最近蒙他不弃,来信与我讨论一些背景资料,姑将其内容贴出来,以补blog文之空。

(以下为两通e-mail内容,仅略隐其无关文字)

第一通

王兄

...... 前不久去北京一趟,在收集畫作以及買舊書方面都有不錯的收穫,叉開話題,我到北京著名的三聯書局去發現幾乎沒有討論文革的書!!!傷痕文學也變少了,我記得1998年時還有幾本說實話的好書,現在竟然全部不見了,倒是類似長征這類正面話題的書籍有上千本可以選擇,章詒和說得沒錯:經濟方面在放鬆,在這方面反而有收緊的趨勢。
......

另外請教幾個我無法體會的問題:

1)井崗山對毛澤東而言有什麼特殊意義嗎?我一直以為毛到了遵義會議才確定要走農民革命路線,而在長征之前他也混過江西,國民黨敎的歷史有提到江西,也有提到長征,甚至遵義會議和延安,唯獨沒提到井崗山,所以我不懂井崗山的象徵意義在哪裡?可否請王兄簡單解釋一下

2)我在北京時印象裡,"保安" 沒有武裝,我認識幾個當保安的都是出身低下的好小孩,保安地位似乎低於公安,但是在宣傳畫裡常常看到 "民兵",你對 "民兵" 有沒有印象?他們真的有武裝嗎?職務是否類似現在的保安, 公安?

3)"解放台灣" 這種口號在你小時候是數年運動出現一次?還是天天喊,月月喊,年年喊?


(回信)

某兄,

......

请教绝不敢当!你提的问题我只是从我个人不可靠的记忆和不准确的理解作些说明,谬误是一定的。这里所涉及的真正历史背景还需以正式的史料为准,请注意。

至于你说到的文网渐密,这和胡上台以来处处拿一些毛泽东时代的教条来做治国指针和口号的治国方法是一致的,不管其目的何在,其在政治上的落后反动,有些方面甚至超过前任。而98年,据一些知识分子回忆,倒是言论出版上的相对宽松之年。(然而转年就发生了堪比文革的镇压xx功。)如今比那时最大的好处,就是互联网的普及,这当然不能归功于胡。

言归正传,回到那几个问题:

1)井冈山确是毛的发家地,我认为原因如下:上世纪二十年代共党建立以来,毛在党内也算身居高位,因为一是参党元老,再一个他在宣传鼓动方面真有本事,国共合作时,还曾代理国民党宣传部长。但毛在党内高层却没什么地位,因为那时中共直接听命于苏共,到北伐后,国共反目,更是那些留苏的小布尔什维克吃香,不听话的陈独秀、瞿秋白都靠边站了,毛的资历比不上陈、瞿,但也不是被斗争的对象,只是在党内中央委员、省的(湖南)共产党干部一级混着。

当时的领导人(李立三、周恩来、王明等等)都主张在城市举行暴动夺取政权(直接仿效十月革命),但不断失败,对此毛对农村熟悉,认为应该到农村去发展势力,实际上就是占山为王,学水浒那一套。当时(1927年)的秋收起义就是毛等人负责的,虽也是党批准的,但比起广州起义、南昌起义来,显然并不是党特别看重的大"项目"。结果,这些都可以说失败了。

但毛在秋收起义失败之后带着一股残余跑到井冈山地区,先是投靠当地原有土匪,然后再借机消灭他们,结果毛在这一带(江西湖南交界)不但站住脚跟、保存了实力,连南昌起义的残部也跑来投靠,后来甚至连在上海混不下去的中共中央都要跑到这里来投奔。而且在这里毛培植了自己的势力,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包括指挥几次成功的反围剿),在党内树立了名声,甚至训练预演了他日后得以成功的党内残酷斗争那一套打击异己的手段(反AB团)。虽然这之后毛又几次被排挤、被批判,惨到"长征"(实际就是逃跑)时几乎被扔在当地不带他走(瞿秋白就是这样被抛弃,而被国民党抓住杀掉的),但日后毛真正掌权的基础不能不说是从井冈山时期开始打下的,说他从井冈山(实际是在这附近一块区域活动,后来便于叙述,都简称井冈山)发迹没什么错。

国民党和那是的中共中央不重视井冈山,是因为当时共产党权力核心在上海,毛泽东只不过是个中央委员,又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武装力量,那时谁想到连中央也要投奔毛所占领的山头呢。别人不重视,毛不能不重视。

2)关于民兵。"保安"是改革开放(特别是九十年代?)以后才出现的,多少与国际惯例的商业、私家的保安类似,以区别于负责公共治安的警察(公安),保安最多配备警棍之类,不可能有枪。

民兵则是毛和中共一直主张建立并经营的成建制准军事力量,其理论是"全民皆兵",平时生产(务农、务工),做好军事训练(军队长期指导),到战时辅助正规军。一般训练都会配枪和手榴弹之类,但平时武器具体怎么管理,不是太清楚,经常会看到有民兵持枪的照片、影片(记不清楚在实际生活中是否见过),至于枪里有没有子弹,甚至平时准不准带枪就不是特别清楚。但相信在一些靠近边境或有潜在战争危险的地区(比如福建、中苏边境、云南边境),民兵必是佩戴武器的。

值得一提的是,文革开始,毛一度让军队发枪(或故意放松管理被工人组织抢走)给工人造反派,鼓励武斗,闹得不成样子,之后虽然有军队控制,但工人中除原有民兵之外,还有造反派的武装组织,叫"民兵小分队"(各地可能叫法略有差别),我还记得小时见过他们坐在卡车上啸聚而过的情景,但他们肯定是没有枪,只有短木棍。至于四人帮造反派的总部,工人民兵组织应该是有枪的,后看到资料说,抓四人帮的时候,上海的工人民兵组织一度是当局者担心会有反抗的主要忧虑之一。

3)我印象里,"解放台湾"的口号最常见叫做"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是小时(1977年以前)一直都能见得到的口号,但因为文革的内部运动不断,肯定我见到、听到的每次集会或者广播宣传都不是以此为专题的,即便是有以此为专题的运动也应该是在我出生之前(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了。我们一直被教育:台湾的"国民党蒋匪帮"长期以来叫嚣要"反攻大陆",我们要提高警惕云云,这样的话好像那时广播里经常听得见。

以上拉杂罗嗦(因涉及一些背景,只得饶舌),希望有所帮助,但难免有错漏,请兄明辨之。并祝

撰安!

王宁 上


第二通

王兄 非常感謝你

不曉得你現在能不能看到 "文革小兵"
我已經把井岡山這篇寫上去了
因為編輯要求寫這篇 !

你寫的愈詳細對我幫助愈大

這次又想到一個問題是出版 "毛澤東選集" 有何意義 ? 難道要敲鑼打鼓嗎 ?

照理說, 對一般大眾來說, 要了解毛思想 "毛語錄" 裡面已經夠多了
平民會去買 "毛澤東選集" 嗎 ?

(回信)

某兄,

不客气。粗浅意见,如有所帮助,不胜欣慰。

"文革小兵"还是需经代理服务器才能看。兄的新作刚看,言简意赅,很好。不过有一点关于时间的确定不甚准确:从题目和内容上看,这张画当是吹嘘美化毛在当初(二十年代末)井冈山占山为王时深入群众的"光辉"历史,和六十年代的四清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画中的陈设(尤其是后面当年红军所用的旗帜)及人物的穿着(包括毛的相貌)都表明时间性。

关于《毛泽东选集》。在任何独裁专制国家,都必然要搞领袖崇拜的造神运动,中国在文革中尤其登峰造极,所以毛的一言一行,无不成为人民赞颂、顶礼膜拜和服从的行动指南,有如"神祗"。既然毛是共产主义事业的"伟大理论家",那他的理论著作自然是人人都要崇敬和学习的,其神圣程度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几大共产主义导师的著作相同,甚至超过之。神化独裁者的思想言论,以使全国人民遵从,这是专制政权维持统治常见手段之一,应该不难理解吧,想必当初在台湾,蒋总统的著作也是非常被推崇的吧?(当然和毛选的推崇程度不可以道里计)。

毛选共有五卷,前四卷文革之前即出齐,第五卷是毛死后(四人帮也被抓),华国锋主政时(1977年)出版的。第五卷出版时确实是敲锣打鼓、大肆宣传,因为华国锋完全奉行毛的政策(除了消灭毛的真正接班人四人帮、毛远新等人以外),继续进行神话毛的工作。前四卷出版时,我未及亲见,估计虽然也郑重其事进行宣传,但必定不如第五卷那样隆重。

毛选和毛语录的区别。毛语录在文革中起了一般文选所起不到的鼓动、神话作用。此外,我认为,还有这么几点,一,文革时的毛主席语录大肆流行,但绝大部分不是官方修订出版的,权威性、严肃性自然不同;二、文革时大混乱,各地自行印发各种领导人讲话,有许多材料里面包括了许多不宜人民知道的真话,或者言论前后自相矛盾之处,所以共产党出版的正式文稿,都是经过大量删改,甚至伪造的,毛选尤其如此;三,毛尽管憎恨知识分子,但他还是有旧传统文人习气,非常看重自己死后流传的文集,所以毛在世时出版的四卷都是其亲自组织人员郑重其事、认真编选的,据说他原来是不打算出第五卷的,但他死后,他的徒子徒孙需要靠其衣钵混世,他也奈何不得了。

文革时代,甚至文革前肯定有个人买毛选的,但和所有共产党的文集一样,绝大多数毛选都是公家买的,然后发给单位职工、党员供一起学习、讨论用。甚至不久之前,邓选江选出版时不也大肆宣传说群众踊跃购买,那更是只有公家(单位、各级党委)才会买了,现在再有个人掏钱买这类书,要么根本不在乎钱,用来装门面,要么纯粹是个傻x。

本想简单回复,不觉又是一大篇,看来中共的历史真是罄竹难书呀,呵呵。希望有所助益。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