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06, 2007

让赵元任讨厌的“陈词滥调”

赵元任在他写于1921年的第一封“绿信”(green letter)中,曾记述他于1920年从美国乘船回国的见闻,有这么一段:

A Chinese students' meeting on board. Speeches,and such platitudes,such boredom. If I am asked what is the single shortcoming of Chinese students studying abroard, I would say platitudes. If I hear a fellow student writing or speaking every now and then on "My beloved country," "patriotism,""national honor," "service," "sacrifice," "cooperation," "mutual help," "friendship," and all that;I should suspect that he is a rather useless and ineffective person for China or any other country. Such words raise one's goose flesh.(《赵元任全集(第16卷)》pp. 304.)

(试译:)

  “船上的中国学生在开会。演讲,都是些陈词滥调,真无聊。如果一定要我挑中国出国留学生的最大毛病,我肯定会说陈词滥调。如果我听见一个留学生同学动不动到处说(或者写)什么‘我热爱的祖国’,‘爱国主义’,‘国家荣誉’,‘(为国家)服务’,‘牺牲’,‘合作’,‘互相帮助’,‘友谊’,诸如此类;我真的怀疑这种人对中国或其他国家没一点用、是个无能之辈。这样的陈词滥调让人起鸡皮疙瘩。”

八十多年过去了,这话仍然不过时,赵先生的见解于我心有戚戚焉。虽然中国的那些虚妄、浮躁的民族情绪既是有传统的,也非中国所独有,但那时的人到底还没有经过有系统、有目的、严密控制的“洗脑”教育和宣传,所以其祸害也就远非如后世那么大,时至今日,那些昔日不过只是些让人起“鸡皮疙瘩”的useless,已经渐渐变成“忠党”、“爱国”的“爱国贼”了,其荼毒之害,想必已不是当年像赵先生这样的有识之士所能预见的。

近年来稍稍关心社会,常常觉得最让我心烦、灰心乃至绝望的,倒不是当政者的穷凶极恶、国家机制的腐烂黑暗、自然环境的极度恶化、日常饮食的毒害威胁等等这些严重的表面现象,最让人叹气的是年轻一代人糊涂、疯狂的观念、意识所表现出的充满暴戾、愚昧的mob心态和行为。

我曾经想,上个世纪初的义和拳民都到哪去了?后来发现六十多年后他们出现在响应毛主席的伟大指示、轰轰烈烈的造反队伍里,出现在红卫兵们接受检阅彻地连天的疯狂人海之中。那些红卫兵们的幽灵(他们同样继承着义和拳、红灯照的基因)又到哪去了呢?我发现除了一部分潜伏在窃取了当轴机关的各级高位的衮衮诸公身上以外,大部分都充斥在互联网的各个聊天室、论坛等处。谈日常生活,甚至社会上的一般见闻倒还好,但只要稍涉及诸如近代特别49年以来的历史、中国现有的国家体制,甚至仅仅提到一些字眼比如“台湾”、“共产党”、“毛泽东”、“日本”等等之类,一个个本来人模人样的网民们,好似打了鸡血、注射了吗啡、吃了摇头丸、抽了海洛因一般,不但肾上腺激素激增、理性丧失、逻辑混乱,而且粗言秽语、青筋暴露、嗜血好杀,完全没了人形、丢掉人性、兽性发作。

令人可怕的是这种人数量之多,让人瞠目。开始我还认为他们只不过被蒙蔽、不知道历史的真相而已,但随着网上各种史料的发掘和研究,很多人的态度变成类似:“那些说的都是真的又怎么样?就是要不择手段,为了自己的宏伟计划,饿死几千万人算什么?...”,面对如此的言论,你还能说什么?既然连基本的人的伦理已经完全不同,沟通这回事也就根本不存在了。

如果将来的“第x代领导人”一旦传到这种家伙(还敢叫他们做“人”吗?)手里,听到“爱国”就起鸡皮如我辈者宁有种乎?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