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06, 2007

生活识小之荒唐的调查,糊涂的配合

下午3点多午睡刚醒,还没起身,就听见门铃响,原打算不理,响了好几下,担心是小区管理处有什么事,还是穿好衣服应门。

男男女女一大票人,自称是居委会的,调查流动人口租住房屋情况,先问是房主还是租客,我老实答是租住。接着要查身份证,我这个自小老实惯了的顺民胚子,看了看他们胸牌上某居委会字样,就把身份证给他们了。就有人趴在墙上将身份证信息抄到一张表格上,还问了些有关户口及私人问题,最后还把手机号码也问去了。

我天生反应慢,缺乏急智(这个智恐怕更多是理智的智)。到这时才有所省悟,反问他们凭什么来调查?他们回答说目的是为了解流动人口情况防止坏人作奸犯科。

我说坏人做坏事有公安局管,轮不到你们。他们说是公安局授权他们。

我又问法律依据何在?他们掏出一个“广州市政府加强IC卡暂住证管理”的文件,我翻了翻,根本驴唇不对马嘴,不关我事。

遂问租房住违法吗?回答说租房住没问题,你虽有广州户口(我还是原单位集体户口),但跨区住即属于流动人口,应该登记。

有问有答,虽然一听就知他们根本没什么合法、合适的理据,也多半与宪法违背,但我也无技可施、黔驴技穷。

之后要我在他们刚填的表上签字,坚决不答应,说搞得像犯罪嫌疑人似的。他们倒不坚持,但这已纯属细枝末节,所有的个人信息都已提供,即便不签名不承认又有何用?临走他们留下一张通知单,说是根据国家房地产管理法、省房屋租赁条例、市房屋租赁管理规定,要求房主三日内到本地的出租房屋管理服务中心登记备案,如不然将处罚云云。

房东在外地,这张通知单我也可以不理,房东电话推说不知,让他们去问管理处(我真是蠢,提示他们这个也是多余)。

事后才想起几年前在上一个住处就碰过类似的事,当时的房东(我的一个老板)就怪我过于老实、胆小。是的,不必当真,如今有多少流动人员?管得过来吗?这种事一小半是公安局要求管理流动人口,一大半是居委会想多收费、敛财。

后来越想越生气,恨得直抽自己的嘴巴:这事本身不算什么,中国这种荒唐事多了,每天都在发生,这种管理甚至盘问都不必害怕。恨的是不该提供身份证信息、电话号码,恨自己不一开始就坚持要他们拿出像样的依据和身份证明,恨自己太容易配合了。恨的是自己平时读书、上网学的那些维护自己权力、做个堂堂正正公民的理论和实例,都跑到哪去了?来了几个莫明其妙的虾兵蟹将就稀里糊涂乖乖配合(也幸亏自己没参加什么秘密活动,否则根本不用严刑逼供、美人计,就自己全招了),真是白活了三十好几、白看了那么多道理,以往滔滔不绝、义愤填膺都他妈哪去了?看来自己以为这几年进步了,其实不过是自我安慰的幻觉,别说离真正独立自由的人格差得远了,就是普通成人社会生活的足够理智都没有!

我得经过多少次重复的教训才能进步呢?羞愧!无地自容!

7 Comments:

Anonymous YIN said...

很有趣、也令我感受深刻的一篇文章~(當然,這經歷對你來說,一點也不有趣...)

是啊,我就是這類人:似乎明白很多道理,自己也稱得上理直氣壯的,但很多時面對與己不同的人,又會很快乖乖妥協,事後方才怨恨自己的「謙讓」~

Thu Mar 08, 12:20:00 AM  
Blogger 王宁 said...

谢谢来访。

这也是我常常不敢放高调并自惭形秽的原因,当然这和本人的性格弱点有关。但如何将道理(知识)和自己的生活真正融和,或者说如何将好的因子塑造入我们的品格,至少于我是一件一点也不容易的事情。

所以还是那句话:“要想改变世界先要改变你自己”。(应该是甘地说的,昨天才从龙应台在墨尔本讲演的文章里看来,一时差点没想起来)

Thu Mar 08, 04:53:00 PM  
Anonymous YIN said...

但是,有時候困難在於:是非並不是完全黑白的...很多的時候,我皆處於矛盾之中...

Thu Mar 08, 05:30:00 PM  
Blogger 王宁 said...

人生充满复杂和吊诡,真正做到身心的自由和独立确实很难呐。不过如果世事都是简单的判断就可以定义,虽然麻烦少了很多,但人生的乐趣恐怕也没了。所以也不用太烦恼。

Thu Mar 08, 06:28:00 PM  
Anonymous YIN said...

其實矛盾,對我來說,倒不是煩惱。有時正如你所說,是樂趣……是不是有點自虐,嘿~

Thu Mar 08, 11:07:00 PM  
Anonymous sunfai said...

在權力面前, 個體是很脆弱的..... 所以組織/集體才那麼讓權力精英害怕。

回到現實生活, 我有時連要求別人排好隊的勇氣也不一定有...... sigh

Mon Mar 12, 12:32:00 AM  
Blogger 王宁 said...

sunfai兄说到排队,很巧,我为此也很有感触,前几天差一点也写一下。我感叹的是许多人明明讨厌别人插队,但连堂堂正正表达不满的勇气都没有,说不定等下一次自己插队也就心安理得了。这一点本人倒是做得还好,从几年前开始,不管别人如何,只要确认在我前面插队的,我就大声讲出来,就是由此发生争吵也不怕。

Mon Mar 12, 04:44: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