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07, 2007

演连珠

夫闻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心莫共花争发,化作春泥更护花;花非花,雾非雾,尘归尘,土归土;兔死狐悲,鸟尽弓藏;沧海月明珠有泪,大珠小珠落玉盘,玉盘珍馐值万钱;万千宠爱在一身,官梅只作野梅看;看尽洛城花,春风容易别;别时容易见时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夫闻贤者三人行必有我师,无奈十步内鲜见芳草;仰天大笑出门去,原来虚费草鞋钱。

夫闻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难免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望只望顿开锁链走蛟龙,到头来虎落平阳遭犬欺。

夫闻与其临渊羡鱼,不如坐井观天;痴情汉相濡以沫,素心人相忘江湖。

夫闻虽有源头活水汩汩来,总是万山不许一溪奔;滚滚长江东逝水,青山毕竟遮不住。

夫闻五更疏欲断,秋蝉宁鸣而死;皎洁终无倦,烛泪成灰始干。

夫闻虚伪是肉食者的通行证,英雄是刽子手的墓志铭;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用来寻找天边的新月。

君不见千古兴亡多少事,不过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为只为了却君王天下事,换得来少陵野老吞声哭。

夫闻子在川上曰,衡门之下可栖迟,日之夕矣牛羊下;庄生梦蝴蝶,蜗牛角上争何事,不开口笑是痴人。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