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9, 2009

[八卦]杨绛长期撒谎?

时不时会看看钱默存先生年谱的BLOG,博主大概是号称“钱迷”(这话至少他的伙伴李洪岩说过)的学者范旭伦,该博客主要是挖掘关于钱钟书著作及生平的史料,以及勘正已出版各类钱著中的谬误,此外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内容,就是“揭穿”钱妻杨绛在各类回忆文章中大量的“有意的误忆”。从此可以看出他(们)和杨有矛盾自不待言,印象里多年前,杨曾为李、范的某本关于钱氏著作而打官司(具体内容懒得去查了)。

人的记忆是靠不住的,即便是不久前发生的事,即便是记忆力再好的人回忆往事也会有意无意的记错,这一点钱钟书曾精辟地论述过(例如,“小说都是真的,回忆录都是假的”之类)。但如果一个人长期、大量的“误忆”自己或亲人的过去,并且这些“误忆”全是“美化”历史,那就不能不让人猜测其有意识(至少是潜意识)地撒谎了。说实话,该博客里所举杨氏“谎言”到底真假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但除了个别情绪化的评论,博主所举例证全有根据,不能不让人对杨绛的有些论述有所怀疑。更何况杨氏晚年否认其夫早年狂妄、得罪人说话的争论时有耳闻,其为人之“世故圆滑”虽不中亦不远,可以想见。

不必为尊者讳,本来这个世上充满了言不由衷的各色人等,我等也多少不能免俗,许多完美高尚的人杰更是被其本人或他人“炮制”出来的神话,故也不必太惊奇。这方面杨氏远不如其夫钱先生的天真、率直让人喜欢、尊敬。

说起这些,当然不是什么大是大非、微言大义,不过是我想看热闹,欣赏名人“八卦”的犬儒庸俗心性偶尔发作而已。下文转贴二则(此类内容该博上还很多,有意者自己去找),以打发无聊的人生,充充本地的门面。(好在其内容绝不至于引来跨省追杀,一笑。)

其一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一日的《文汇读书周报》有篇题目叫《杨绛先生来信》:“《文汇读书周报》编辑部: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二日贵报载吴德铎先生《也谈傅雷误译》一文,提及我与杨必,想是误传。我从未像文中记傅雷自说的‘介绍杨必女士向傅雷学习翻译技巧’。杨必译《剥削世家》‘傅雷可能出过些力’一语,缺乏事实根据。傅雷专攻法语,杨必专攻英语,所译《剥削世家》和《名利场》皆英文经典。她有疑难便来信向我们询问。特此奉闻,即颂编安。杨绛,二月二十六日。”《杨绛文集》不收。作为杨必的亲姐、傅雷的同道,并专门追记杨必和傅雷,杨绛的辟谣理当可信,无人置疑。

岂料近来披露的傅雷一九五三年二月七日写给宋淇的亲笔信,恰恰证实杨绛的辟谣倒是“缺乏事实根据”的“误传”:“最近杨必译的《剥削世家》由我交给平明出版社……杨必译的《剥削世家》初稿被锺书夫妇评为不忠实、太自由,故从头到尾再译一遍,又经他们夫妇校阅,最后我又把译文略为润色。杨必现在由我鼓励,正动手翻译《名利场》,仍由我不时看看译稿,提提意见。杨必译笔很活,但翻译究竟是另外一套功夫,也得替她搞点才行。”不仅《剥削世家》傅雷出过力,《名利场》也得傅雷之力。“傅雷专攻法语”,是言傅雷英语外行。

比勘傅雷当时此处的记录,《记杨必》称杨必译《剥削世家》“很快就译完了,也很快就出版了”,自是文家的夸饰之笔。

又据《吴宓日记》一九三九年三月三十日:“陪梁宗岱访林同济夫妇,旋同岱、济至青云街访沈从文。[沈]适邀友茶叙,有萧乾、冯至、钱锺书、顾宪良、傅雷等。”则“抗战末期胜利前夕,钱锺书和我在宋淇先生家初次会见傅雷和朱梅馥夫妇”,顶多说对一半。

极权主义者爱撒谎骗人,把真话说成谣言。这就要对辟谣辟谣,好比医家的以毒攻毒。

其二

谎言在《我们仨》犹城中岸髻,而在《听杨绛谈往事》遂如四方高一尺矣。第一二一页:“到巴黎,阿季和锺书一起去瑞士日内瓦参加一九三六年七月召开的第一届世界青年大会。锺书当代表,是政府当局由国内拍电报来指派的;阿季呢,是经友人介绍而认识的一位在巴黎的中共党员,邀请她当中共方面的青年代表。他俩随共产党的代表一起活动……按理,大会代表中国青年发言的,该是国家特派的代表,但锺书不爱做这类事,正好共产党代表要争取讲,锺书就把他写的中国青年向世界青年的英文致辞交她上台去念。”按改编自杨绛《我们仨》第八二页:“不记得是在伦敦还是在巴黎,锺书接到政府当局打来的电报,派他做一九三六年世界青年大会的代表,到瑞士日内瓦开会。代表共三人,锺书和其他二人不熟。我们在巴黎时,不记得经何人介绍,一位住在巴黎的中国共产党员王海经请我们吃中国馆子。他请我当世界青年大会的共产党代表。我很得意。我和锺书同到瑞士去,有我自己的身分,不是跟去的。锺书和我随着一群共产党的代表一起行动……中国青年向世界青年致辞的会,我们都到会。上台发言的,是共产党方面的代表;英文的讲稿,是钱锺书写的。”前作《野孩子认父母,暴发户造家谱——<我们仨>的创作旨趣》早辞而辟之:世界青年大会一九三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召开;中国代表团由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选派,和“政府当局”无关;钱默存是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的代表,通知他开会的是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的信函;“王海经”之“经”讹;王海镜是中国国民党党员,巴黎中国学生联合会的代表;中国代表团里没有一个“共产党代表”,更没有“一群共产党的代表”;“上台发言的”是清华大学学生陆璀,中国学生救国联合会的代表;发言稿是中文,钱清廉起草,代表团拟定。《我们仨》诳惑后辈,尚未明目“发言”;暮年侈泰,自信一手可以胶塞天下聪明,《听杨绛谈往事》于是乎赤膊“上台”已。

2 Comments:

Blogger 倉海君 said...

"不必为尊者讳"是對的,但第一則不見得就是說謊。

楊絳說:「我从未像文中记傅雷自说的‘介绍杨必女士向傅雷学习翻译技巧’。」這跟下面傅雷的話有何矛盾?第一,楊絳沒「介紹」(這點我反而相信),不等於楊必不可自己找傅雷;第二,楊必向傅雷討教,不代表她要通知楊絳,而情理上不通知是否更好?「找了鍾書還要找傅雷,是覺得他造詣更高嗎?」所以楊絳的”辟謠”即使錯了,也不等於說謊。

按證據看,「說謊」並非邏輯上必然結論,但作者在結尾已急不及待地指控:「极权主义者爱撒谎骗人,把真话说成谣言。这就要对辟谣辟谣,好比医家的以毒攻毒」,實在令人反感。

Tue May 05, 10:17:00 AM  
Blogger 王宁 said...

仓海君大驾,荣幸,呵呵。

你说的第一条,我和你的理解、感觉还是不尽相同,但你说的有道理。

我也觉得范的不少评论过苛,而且牵强地不着调。

Tue May 05, 10:43: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