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8, 2009

出乎预料

连续三周出了一趟史上最长的差之后,一进房门就发现自己的预计全都没兑现:屋里没有被贼搬空,破烂儿都在;屋里没有变成霉窝,味道并不比三周前更糟;依旧是那么脏乱,似乎并没有变得更脏;没有断电,有线电视也能看。

唯一让人郁闷的是,什么也没带回来,只是两个耳朵奇痒无比,生满了红疹,不知何故。冤呐,什么坏事也没干,却惹了脏病?一写到这,越说越痒。转念一想,倒是万幸:好在没生在别处。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