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3, 2009

关于“聂绀弩刑事档案”

寓真:聂绀弩刑事档案

章诒和: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

温哥华农夫:聂绀弩与告密者

贺卫方:朋友或告密者


短感:除了惊讶、慨叹甚至愤慨等简单情感之外,对于历史上特别是距今年代不远、当事人甚至还在世的当代“告密者”,我们该如何看待:庆幸那个人人自危的时代已经过去?小心你的好朋友和家人?同情身不由己或者天真无知的告密者?告诫自己坚决不(再)干这种卖友求安的勾当?讨厌章这种“夸张其辞”、“扒人赃史”的“道德苛求者”靠骂人出风头?把一切罪责归之于专制独裁者?......

人世复杂,还真不好简单下一个肯定而轻松的判断。当你处在类似环境你又能怎么做?稍微引申一下,你整日认为的做人原则你又能坚守到多大程度呢?大多数人也许和我一样只不过看了场热闹、听了段八卦。很大程度上,我们没有资格谴责、论断他人。我以为,几乎没有人真的会从历史上得到教训。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