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0, 2009

(转贴)刘荻:支持茅于轼先生关于18亿亩耕地红线没有必要的论述

(转自自由中国论坛

刘荻:支持茅于轼先生关于18亿亩耕地红线没有必要的论述


别说18亿亩耕地红线了,中国哪怕食品完全依赖进口也无所谓。

有些人担心如果中国没人种粮食的话,中国人会饿死。但是同样是这些人,绝大多数却不担心自己家里没人种粮食的话自己会饿死。事实上,所有家中无人从事农业生产的人都是认为只要有钱、有市场,粮食肯定是买得到的。

那么向中国人买粮食和向美国人买粮食,有什么区别吗?难道中国人比美国人更值得信任?从三鹿奶粉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出决非如此。美国人至少不会故意往奶粉里加三聚氰胺。给中国人下毒的,绝大多数都是中国人,不是美国人。

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很严重,除了毒奶粉之外还有毒大米毒粉丝……据说中国的农民们在种地的时候,留给自己吃的粮食蔬菜和拿到市场上去卖的粮食蔬菜是分开种的。如果中国的食品完全依赖进口,有些人可能会觉得中国的"粮食"不安全了,我却觉得中国的"食品"更安全了。

有些人可能会说:我家自己不种粮食,不是因为信任国人,也不是因为信任市场,而是因为信任国家、信任政府:国家不会让我们饿死的。这些人忘记了,1959-1961年,正是这个国家让数千万的人饿死,当时没有市场。

有些人担心如果中国粮食完全依赖进口,作为最大粮食出口国的美国可能会对中国实行粮食禁运,还举例说1980年初苏联入侵阿富汗的时候,美国曾经联合其盟国对苏联实施过粮食禁运。但是他们忘记提到:这次禁运是失败的。禁运失败的主要原因有:粮食出口国难以达成共识统一行动;非传统粮食出口国趁虚而入;禁运国有违规出口的行为;粮食转运难以控制;美国国内利益集团的压力等。禁运的失败说明市场的力量远比政府要强大。

还有些人担心虽然禁运不会成功,但是粮食出口国会借机抬高价格要挟中国。这也不用担心,因为如果中国不再生产粮食,那一定是因为咱们给土地找到了比种粮食收益更大的用途,比如盖住宅、建工厂之类。即使国际市场上粮食价格上涨,咱们从改变土地用途中获得的收益也完全能够弥补粮食价格上涨带来的损失。

同样,有些人会担心如果农民不自己种粮吃的话,可能会买不起粮食。其实农民不种粮通常是因为找到了比种粮收入更高的工作,比如去城里工厂打工。有了收入更高的工作,当然不会买不起粮食吃了。

有些人会担心如果中国粮食完全依赖进口,国际市场可能无法提供足够养活全体中国人的粮食。这更不用担心。从世界主要粮食出口国的情况来看,美国政府规定全国的耕地每年要休耕一半。也就是说如果你是个拥有两亩土地的农民,每年你只能耕种其中的一亩,另外一亩土地的潜在收益由政府补贴给你。澳大利亚政府更规定全国的耕地每年要休耕三分之二。除此之外,即使在像美国这样发达的国家里,得到开发利用的土地也只占国土面积的 5%。世界主要粮食出口国的粮食增产潜力巨大,所以说如果中国想要进口粮食,美国一个国家就有能力满足全体中国人的粮食需求。向美国购买粮食,就是在用美国的土地来养活中国的人口,这就等于变相殖民美国。

说了这么多之后,可能还是会有人对中国18亿亩耕地红线被突破、需要进口粮食的前景感到不安。但是这些人却很少对中国的石油--另一种战略物资--需要依赖进口感到很大的不安。有人可能会说没有粮食会饿死人,没有石油不会饿死人。这就错了,现在的粮食可不是光靠土地就能种出来的。粮食生产所需的化肥也属于石油化工产品,没有化肥的话,粮食产量会大幅下降。更何况,如果没有石油,即使有了粮食也无法运输到消费者身边,一样会有很多人饿死。石油对粮食的生产和运输来说至关重要,既然进口石油不影响粮食安全,直接进口粮食又有什么不安全的呢?

18亿亩耕地红线的问题,关键在于土地的产权(包括使用权、转让权、获益权等)应该属于农民;中国有多少耕地,应该由土地的所有者根据自身利益和实际情况来决定,而不应该是国家拍拍脑袋就决定了。

如果土地产权属于农民,农民可以自由处置土地,可以出售、出租、抵押贷款等等,农民离开土地前往城市的时候就有了发展所需的启动资金。他们可以用这笔钱来做生意,也可以用这笔钱来接受教育,提高自己的人力资本,这样他们就可以获得收入更高的工作,而不必接受城里人认为的"血汗工厂"的低工资了。土地私有化是提高农民工工资和待遇的最有效方法。

如果土地能够出售、出租、抵押贷款等等,土地的价值就能够有效地转化为经济发展所需的资本。资本的来源无非是土地和劳动,发展中国家一般并不缺乏土地和劳动,但是却缺乏资本,往往是因为制度性因素使土地和劳动无法转变为资本,18亿亩耕地红线就是这样一个制度。劳动者获得多少工资,取决于资本和劳动的相对稀缺程度,只要资本稀缺劳动过剩,劳动力价格就不可能提高;只有资本充裕了,劳动才会值钱,工资才会提高。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土地不能私有化阻碍了工人工资的提高。

如果土地产权属于农民,土地用途不需经过政府审查就可以自由改变,用于房地产开发的土地供应量势必会增加,房价势必会下降,这样我们花更少的钱就能买到住房,生活水平能够得到很大提高。

取消18亿亩耕地红线,既能提高广大农民和市民的生活水平,也不会影响中国的粮食安全,因此我支持茅于轼先生关于18亿亩耕地红线没有必要的论述。

参考文献:
卢锋:"我国粮食贸易政策调整与粮食禁运风险评价",《中国社会科学》1998(2)。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