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0, 2008

这是为什么?

还是和毒奶粉事件有关。为什么揪着毒奶粉事件不放?因为这件事已经触到了社会生活的底线,真正暴露出中国当今社会的大问题。它戕害同类、无异于自杀,而且所害的竟然是纯真无知的婴孩——我们的下一代,让人震惊,如果上次导致大头娃娃的假奶粉还多少因为不良商人的无知所致,这回再犯是明知添加物有毒仍不停手,已形同谋杀,而且是整个行业全体沦陷。难道中国人都疯了吗?

以往至今无数对现实不满的人(包括我自己)永远在说共产党这不好那不好,很多人包括我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之类,总觉得这帮人都是傻逼、疯子、偏执狂、乌鸦嘴,唯恐天下不乱:我们现在生活不是很好吗?总纠缠过去的事干嘛?共产党不是已经变得和以前完全不同了吗?我们的经济这么发达,在世界上多有影响力?中共挖了你家祖坟?你受了西方反华势力反动宣传的毒害!你说的那些问题世界上别的国家不都一样?你的观点太偏激了!...等等。事实胜于雄辩,这么多年的大小天灾人祸不算,单这次事件,无论从波及面还是严重程度,相信惊醒了不少人,也想必使不少人认识到:中国真的存在着根本性的大问题。

如果随便问个关注此事的人,相信十个有九个都会说,反映出中国体制存在着问题。而中国政府又得到什么教训?今天中午无意听新闻里说(大意):“胡锦涛批示说,(这个事件表明)我们的许多干部工作作风有问题,缺乏关心人民生活和身体健康的意识...”呜呼,竟然还在用六十年前那一套意识形态,从提高道德思想觉悟的方法来治理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化国家!这样的领导人有什么资格继续执掌国家大权?即便是对民望很好、很会演戏、看上去比较善良的温家宝,我也想说,请你辞职吧!更无论作恶多端的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辞职对他太不公平了,应该追究刑事责任!

既然执国柄者不能或不愿认真考虑这件灾难背后的原因,那我就越俎代庖,替政府更是为我们自己探究一下。当年毛泽东将“大鸣大放”一举转舵引入“反右”运动,就是写了一篇社论名为“这是为什么?”,极具杀气腾腾的戾气。如今,我想我们应该多问问执政者“这是为什么?”,不是为了报复或是斗争,只是为我们自己负责,多想想事件背后的原因。

我想造成当今中国毒食物形成天罗地网、无处可逃的局面有大大小小以下诸种原因:

1、统而言之、言而统之,从国家制度来讲,最根本的恶性肿瘤是一党专制、大权独揽;

2、缺乏真正代表民意的法律,特别是没有约束政府的法律,即便有相关法律条文,也得不到公正准确执行,法律不具备起码的严肃性、威摄力,具体地说,对造假、落毒生产商的惩罚过轻。造成官员只需向上负责,不需要向国民交代。因为没有约束,所有的官员阶层、垄断企业和不法商人形成利益集团,大小通吃,互相包庇,无法无天;

3、监督机制缺位,所谓监督机制无非包含在:全民普选、政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诸种制度和权利之中;

4、中共得以存在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破产,而旧有的道德、伦理已被破坏殆尽,政府又打压、破坏民间自发的宗教信仰,剥夺公民信仰自由,造成道德信仰真空。须知,西方成功的资本主义经济背后,存在着与之相适应的宗教、道德、伦理,除了历史和现实的证明,也可在亚当斯密和马克思韦伯等人的著作中看到令人信服的说理;

5、近二十年来,经济发展成为政府统治的唯一合法性依据,从官到民只为了经济(还不是经济的所有方面,只是GDP)一个目标,经济指标和成果简单易见,社会的风气、伦理和幸福很难一眼看出,正符合执政者急功近利的脾性。而健全的社会应该是社会、政制和经济融为一体,互相协调发展,才得以平衡、健康发展,但不能立杆见影。单一、畸形地追求产值和统计数据,只会造成利益保护、地方保护、弄虚作假,却无视人的健康、幸福甚至生命;

6、中共从其建立伊始,一直奉行的就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斗争哲学,到今天仍然不见有所悔改,仍然为了达到经济目的(包括奥运目的、稳定目的等等),不惜违反宪法、侵害公民的权利;

7、正是在政府的倡导和迫使下,使得整个社会和个人对物质利益的追求到了畸形的地步,为了经济收益,普通人可以掺假、下毒无所不用其极;

8、当然,许多社会贫困阶层的普通人急于改变自己家庭的恶劣经济条件,也造成了对物质利益的疯狂追求。而国家缺乏基本的社会保障和教育卫生补贴,则是造成这些贫困人群窘境的根本原因,政府难辞其咎;

9、中国百姓传统的实用主义,也在政府实用主义政策的激发、引导下,愈发地“焕发青春”、大行其道;

10、除了道德层面,众多大大小小食品原材料提供者、成品生产者,因为愚昧而胆大、因为无知而无畏,肆无忌惮地落毒、掺假却认为没事;

11、具有小农意识特点的侥幸心理,也使毒食品大行其道。以为自己制做的(或提供原料的)食品自己不吃就没事,所以即使认识到所作所为是损人,也认为不会害己,殊不知这个世界不单早是商品经济社会,而且是全球化经济,不同行业或者同一行业不同工序的细致分工,使得任何抱有这种想法的人,实际上造成合作下毒、互相“自杀”。

以上所谓原因,等我写出来,才发现不过是人们(包括自己)早已说过多少遍的陈词滥调,无甚大的新意,但应该知道人的不知道或不想知道,能够更有效率解决问题的人不愿多想或干脆不想,而许多当事人或者等这个风头过去,将来还要想出更“毒”的方法大发其财,不但不觉得是自我伤害,还以为是损人利己的妙计而自鸣得意呢。

愚昧固执的个人可以留给法律和时间去医治,而对于反动恶劣的政府只有靠我们一起把它骂醒骂倒(当然是有理有据有法地骂),我们才可能有出头之日,不必再生活在各种恐惧之下。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