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08

无处可逃和信誉崩溃

毒奶粉事件继续发酵,今天党的喉舌cctv宣布,经国家检验,有22个厂家的69个批次婴幼儿奶粉含有三聚氰胺有毒成份,这里面几乎包括全国所有大型牛奶制品企业和品牌(详细名单),亦包括为奥运会提供奶产品的伊利,而国家同时强调所有送往奥运会的产品均符合标准,而出问题的广东雅士利的出口奶粉却是没有问题的。

先从最后这两个结论说起,其中包含以下悖论和疑点:1、如果国家承认奥运会使用或出口奶制品含有三聚氰胺,则将有引发国际丑闻和外交事故的危机,所以即使有,政府也不敢承认,反正都已被人吃掉或扔掉了。(希望能有国外的有心人查过尚未正式闭幕的残奥会);2、但如果照国家和三鹿的说法,牛奶掺毒仅是不法奶农所为(警方很快抓获疑凶,办其他案也不见这么快过),连三鹿公司1100多项先进的检测程序都没法检验出来,何以肯定奥运会使用的伊利奶制品不含三聚氰胺?3、早在2005年,就有奶站老板发现行业掺假行为,他多次举报无人理睬,而网友通过这篇南周报道内提供的信息搜索,指向这家纵容行业掺假的企业就是伊利。4、假设这两个结论是正确的,既然掺毒者难以知道哪些牛奶是提供生产出口产品的,那只能说明国家的检验制度有双重标准,难道外国人的生命就高人一等,国内的婴儿就是贱种?

在全球化经济之下,中国的产品有毒不再是仅仅戕害国人了,先不说去年初引起风波的美国宠物死亡事件。前几天已有报道说台湾追查进口的三鹿奶粉,并引起公众的愤怒和恐慌(一个朋友在我上篇博文留言说,他可能就是三鹿奶粉在台湾的受害者之一)。今天(16日)香港也有报道(直接看不成,看连岳的转贴)发现含有三聚氰胺的雪糕,其生产商即是奥运唯一指定厂家伊利。至于以奶粉为原料制成的面包、糕点、咖啡、糖果等等产品更加无法估量,受害的人还不知有多少。

以我自己为例,05年在医院检查其他问题,结果别的没事,却发现有肾结石,虽然不觉得任何影响,还是听从医生建议,用体外碎石的方式打掉了,但这我不想怪到牛奶公司头上,因为那之前好多年很少喝牛奶,但也是那次检查中医生说我缺钙,那之后还真的喝过一段时间的牛奶,牌子不是蒙牛就是伊利(嗯,都在毒榜上)。牛奶喝得少,但面包、糕点、奶茶、糖果一直或多或少长期在吃,上次结石关不关牛奶制品公司的事没法说,将来又出什么问题是不是因为毒奶粉也未可知。同样的道理,这回受害婴幼儿的伤害严重,但肇事原因明确可辨,而青少年和成人或因吃其他含奶制品的食物而导致长期病患,却没法证明是它害的,连谁负责任都不知道。

好,就算我可以从今以后不吃任何国产奶制品和以奶制品为原料的各种食品(后者往往难以确定),但我没法保证不吃到其他含毒的食品:毒大米、毒猪肉、毒粉丝、毒榨菜、过量农药蔬菜、孔雀石绿喂养的鱼、抗生素避孕药喂养的鳝和蟹、吊白块泡过的腐皮、添加苏丹红的调料、敌敌畏浸过的腌制食品、废弃油煎炸烹炒的菜肴......,我敢说,在中国除了享受特供和有专门食品检验的高级领导人和其家人,没有任何人能够保证逃脱上述毒害食品所形成的天罗地网,包括有钱的富豪们在内。身为中国人,你无处可逃......除非你选择移民,而且还不要就在周边,要移得远一点,但也不能保证不被波及,哼!

这次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发,以至揭露出中国整个奶制品行业的黑幕,也许我们应该感谢新西兰人,据报道,在三鹿初发现丑闻将败露还想拼命掩盖之际,它的新西兰合作公司建议召回产品,三鹿公司和地方政府予以拒绝,新西兰女总理决定通报给中国政府,才使事件得以被调查。我相信这件事是可信的,因为根据爆出的三鹿公关丑闻和百度此地无银的声明可以推断,如果没有来自上面的压力,单凭各地婴儿患病甚至死亡的消息,根本不足以让拿着金钱四处封口的三鹿承认产品有毒。

此次毒奶粉事件,随着更多的报道和披露,不但使整个中国牛奶制品行业的声誉彻底粉碎,而且也是政府信誉走向彻底崩溃的又一重大里程碑。摧毁这些最后信誉的正是中共政府自己,在灾害防治上有一震就垮的豆腐渣学校、政府出面掩盖封口,在行政管治上有瓮安民众抗暴说成是黑社会,在法律审判上有杨佳袭警案的不公正程序,在安全生产管理上有把山西矿山因违法造成崩坝说成是暴雨所致...。如今在关乎民众食品安全的毒奶粉事件上,仍存在着没法自圆其说的漏洞和缺乏人性的作为,将进一步毁灭人们心里残存的信任:既然是奶农掺毒,如果奶制品公司没有参与、配合为什么肯定8月6日以后产品没事?卫生部是否瞒漏婴儿死亡人数?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不法奶农,当然普通老百姓只能无奈而恶搞的骂一声“草他妈”,但政府也不能低估二十一世纪人们的智商吧?为何政府一面说严肃处理,一面轻描淡写地说三聚氰胺是“低毒性化工产品”?为什么政府说免费检查和治疗患儿,然而很多医院却说还没接到命令,照样收费?出这么大的事,连新西兰总理都出来澄清、评论了,中国政府别说国家主席、总理了,连政治局委员级别的人都没出来交代半句,更别说有人引咎辞职了(除了因山西溃坝事件“倒霉”的孟学农),该负责任、该安抚民众的时候,我们勤政爱民、受人爱戴的“八宝粥什锦饭”都跑到哪去了?政府正事干不好,却自欺欺人地说什么“多难兴邦”,难道所谓“多难”就是不断制造人祸,政府还不用负责任?这是“兴邦”还是“灭种”?

以往在BBC中文、德国之声等国外新闻网站的中文讨论区,充满了“五毛”和“和谐青年”对西方媒体的谩骂和对中国政府的歌颂赞扬的声音,昨天又看BBC中文关于毒奶粉事件的意见讨论,发现歌颂政府英明伟大、斥责西方媒体“偏颇、恶毒”的声音几乎不见了,全是对三鹿公司和中国政府的谴责之声。我猜想大概因为这件事太过恶劣了,连爱国愤青们都觉得不好意思、没脸见人!

看着香港电视上被访的香港市民说:“从来不信大陆生产的东西,负面新闻太多了,太可怕了”,心想那些忠实的爱国愤青们会不会觉得有点不忿?且慢不忿,仔细想想,他们还要更郁闷呢:不信任大陆产品的背后,代表着不信任大陆的信誉、不信任大陆的制度、不信任大陆人,更重要的是不信任大陆的统治者:中共政府。

这一阵我在想,国外也有天灾,也有人祸,但是国外制度完备的发达国家,人祸总是少于天灾,而且无论天灾还是人祸,总有政府官员出面承担责任;而在中国,人祸远远多于天灾,天灾死得人多不算,人祸还要再增加无数死尸,而到最后政府不但没有任何责任,反而成了它领导的又一次胜利。难道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就要毁在这批绑架了所有人民的匪徒手里吗?如果张五常还要说中国现行制度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制度,我们就请他长期饮用三鹿牌三聚氰胺奶粉。

再一次证明现政府和执政党是不用指望了,制度不改,没有出路。然而,任何不喜欢暴力的普通老百姓又能有什么用呢?无奈之下,大概还可以起点作用,那就是独立思考,不为僭夺了国家权力的统治者背书,尽量不配合它的愚民术数,任何时候都争取说真话,必要的时候站出来大声说出我们的不满、维护我们的权利。如此而已,还能怎样?

最后我想翻改一段名言,算是一点感慨:“他们先是生产假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喝酒。他们接着生产假药,我没有说话,因为我很少吃药。他们又生产毒鱼毒肉毒咸菜,我没有说话,决定不再吃鱼、肉和咸菜。他们再生产毒奶粉,开始残害弱小的婴儿,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没有孩子,我决定不再吃奶粉和含有奶粉的食品。最后他们连水和空气也都荼毒了,而这时我已是只能在天上看着他们胡乱折腾没法说话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