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4, 2007

(转载)王晶垚致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袁爱俊的公开信

(转自观察)

致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袁爱俊的公开信

王晶垚


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
袁爱俊女士:

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90年校庆活动已经结束3个月了。

在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90年校庆“评选”“知名校友”的活动中,校方将宋彬彬圈定为“知名校友”;在9月9日的庆祝大会上把宋彬彬的大型展板竖立在学校大操场上;并将毛泽东接见宋彬彬的照片和受难者卞仲耘的照片一并刊登在《校史》和《图志》中。

这件事在海内外引起普遍谴责,网络和刊物上质疑之声遍布。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方迄今仍然置若罔闻、毫无回应、令人骇异。

我是原师大女附中(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副校长卞仲耘同志的老战友、丈夫。现对此事件发表如下声明:

一、 1966年8月5日,原师大女附中(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红卫兵在校园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卞仲耘同志活活打死。凶手惨无人道,用带铁钉的棍棒和军用铜头皮带殴打,用军靴践踏,折磨达数小时,其过程令人发指!文革中,卞仲耘同志是北京市第一个被红卫兵打死的教育工作者。

十三天之后,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红卫兵代表,其中包括原师大女附中红卫兵首要负责人派出的,由宋彬彬带队的50名红卫兵代表。宋彬彬代表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给毛泽东戴上红卫兵袖章——这个袖章实质上沾满了卞仲耘同志的鲜血。毛泽东对宋彬彬说:“要武嘛。”

1966年8月18日之后,北京市有1772人被红卫兵活活打死,其中包括很多学校的老师和校长。

宋彬彬是当时学校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她对卞仲耘之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校方在知情者明确提出异议的情况下,仍坚持将“知名校友”的荣誉授予宋彬彬。对此,我不得不提出强烈抗议。

二、 1981年6月27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一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明确指出“实践证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它必然提不出任何建设性的纲领,而只能造成严重的混乱、破坏和倒退。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现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方公然违背中共中央关于“文化大革命”的结论。将宋彬彬的活动和“8.18”事件作为光荣业绩加以炫耀。这是对中国全体文革受难者及其家属的再一次最严重的伤害,对历史的亵渎。这种肆无忌惮的举动,是公然诱发“文革”卷土重来的危险信号,应该引起全党全国人民的警觉。

三、 强烈要求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党组织,严格按照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精神,对上述事件做出明智的处理,撤销授予宋彬彬“知名校友”的荣誉称号,并将处理结果通报海内外校友和在校师生员工;组织全体在校师生,尤其是要组织学生认真学习中共中央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决议,让青年学生认清文革曾经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

专此布达,伫候回音。

王晶垚
2007年12月22日 北京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3 Comments:

Anonymous DLowe said...

宋要武現在住在美國波士頓

她一直拒絕曝光, 前幾年有一個美國節目訪問她, 她說得一副無辜樣, 把所有的事推得一乾二淨

對了 ...

我的書計畫被延後了 ! 無奈

Thu Dec 27, 10:20:00 PM  
Blogger 王宁 said...

据说,前段北师大女附中校庆,她还回去了,以前,还曾见过一个美国律师的英文博客推论她就是打死卞仲云的主凶。

你的大著推迟大概是技术原因,总不会是政治原因吧?有句话叫“好事多磨”,不必沮丧。

Thu Dec 27, 11:46:00 PM  
Anonymous DLowe said...

我確定不是政治原因

原因是我的編輯和出版社老闆意見差距太大

編輯要把書做得像畫冊, 吸引好奇的年輕買者
老闆想把書搞得像論文, 吸引深度的讀者
(他想法和一年前完全不同)

所以計畫就卡住了

Sat Dec 29, 08:05: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