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4, 2006

读书偶得之不止是伽蓝


终于买到向望已久(有没有十几年?)的《洛阳伽蓝记》(北魏杨衒之著,今人杨勇校笺,台湾正文书局授权中华书局2006年版)。如再写"不亦快哉"之类文字,定当又是一快。

刚开始读,已发现此书不止是记伽蓝的堂皇,释教的兴旺,也不止是六朝四六骈文,华丽文字,甚至不止是对盛世的追怀,怅《黍离》之悲。在作者细密的子注文间,依然呈现的是中华历史之痛,生民涂炭之煎,那些与自《左传》、《史记》始早已展现的主题一样的权力角逐、世代更替,一样的兵火爨焚、无情杀戮,一样的流离失所、血流成河。

首篇"永宁寺"即已见证了北魏一朝纷乱的更迭。孝庄帝曾囚于永宁寺门楼之上,晚景凄惨,后于晋阳三级寺缢死,临死礼佛,愿不作国王。不知他那一刻有无感怀几年前,被尔朱荣扶上王位、君临天下之时,正是胡太后和幼帝并沉于河之后,其时朝臣亦有多达二千人被诛。不过,他"宁作高贵乡公死,不作汉献帝生"的气概倒让人有几分感动。

孝庄死前作五言一首:"权去生道促,忧来死路长;怀恨出国门,含悲入鬼乡。隧门一时闭,幽庭岂复光?思鸟吟青松,哀风吹白杨;惜来闻死苦,何言身自当!",不免让人觉得颇似陶靖节的《挽歌》,然而其椎心之痛,又岂是渊明的豁达洒脱可以比拟。这诗在多年后迎棺回朝、风光大葬时正好作了自家的挽歌,后人读来不知应慨叹:"悔不该生于帝王之家",还是该发"帝犹如此,民何以堪!"的悲声呢?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