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1, 2006

杂感


我并不是一个拥有丰富历史知识和历史责任感的人,在真正饱学的忧患之士面前,一定是个浮浅无知的人,而在许多不爱读书、不爱关心社会的朋友熟人眼里,我大概又是个装腔作势、迂腐乏味的家伙。真正一个"半间不架",全无好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我,想起来在博客里写什么"文革四十周年"专题,说实话,这个题目不过是临时想到要写的。但也不完全是生拉硬扯,一方面一直在看并下载这样的材料(文章、图片);另一方面确实几年来也在网上读了不少有关的文章,有些兴趣;再就是有些史实虽然听人说得多,而具体是什么却不十分了然,比如"五一六通知",我从小就听过这个名词,但具体说了什么,从不清楚。所以说,我摘摘转转这些东西,也是自己学习或者了解的过程。

因为这方面的资料太多,没法面面俱到,但如果只凑着516这几天胡乱贴两篇,倒真成了赶时髦的无聊了。原打算至少贴十篇,但一是由于懒惰,二是由于还没发现特别有份量有新意的文章,所以暂时只帖了六篇。好在既然是周年纪念,还有时间完成我这个构想。此外,这几天不能上传图片,也算是暂时搁置的一个原因。

然而,也就在这几天,我的博客被"伟大的防火墙(GFW)"屏蔽了。我总开玩笑地想,我的博客浏览量注定不会高,msn的那个,经历了无人光顾的几个月,刚开始有人注意,浏览量开始增加的时候被封了;sitesled那个,也是浏览量开始有所提高的时候,不见了;而目前这个,因着几篇关于文革的文章,稍微多了些光顾者,又被屏蔽,简直成了规律。仔细想想还真是规律:你说当局不爱听的真话,才会有人爱看,看的人稍微多了,必然引起网警的注意,结局就是被封。不过,还是那句话,除非我没法说话,否则还会照着我感兴趣的内容和方式说下去,其他也不管那么多了。

最近发现没法访问(或者境内被屏蔽)的博客还有:文革小兵2letters from china郭玉闪博客文革受难者系列等等,记得还有,一时想不起。

关于中国发生文革的原因,一定有很多,而且也有很多不同的观点,我不知道哪些一定是对的,也一时没法说清。最近读了《醒世姻缘传》,这部从胡适、徐志摩到张爱玲都极力推崇的小说,果然非常不错,但除了种种如语言、对话、情节安排之外,我却另有感想。在小说中所描写的17世纪中国世情之中,我们看到无数男盗女娼、丧尽天良、贪婪恶毒、欺骗出卖、黑暗阴骘,恰所谓"拳匪行径"、"厚黑学"、"酱缸文化"、"灾民心态"诸多民族劣性的集中体现,正可以拿来作为文革起因的旁注。这不能全归之于制度,我们这个民族至少从近代所形成的种种特质,让我这个身在其中的一员,除了觉得痛心羞耻、无地自容之外,对其将来的前途丝毫不敢抱乐观态度。报应,一切都是报应!

最后,对写博客的感想:以说真话被封为荣、以说假话浏览量高为耻。

20051227-013744_38266.jpg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