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03, 2006

(转载)鲍彤“六四”17周年前夕答法国解放报记者问


(转自新世纪网站)

鲍彤"六**四"17周年前夕答法国解放报记者问

鲍彤

2006年6月2日


问:当"六**四"17周年来临之际,您有什么感想?


答:六四和文革是同一片土壤的产物。十七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改变這片土壤,使六四和文革这种人类的悲剧不再重演。


问:上世纪80年代当年您同赵紫阳一起,想把中国的政治引导到何处?


答:中国应该享受普世文明的共同成果,和它全面接轨。经济改革是为了接轨,政治改革也是为了接轨。


问:您认为一人一票实行选举的民主制度究竟是否适合中国?您能不能就此作出解释?


答:按照中共中央领导人目前的观点,甚至连中共中央委员,这些"先锋队"中的"先锋队","特殊材料"中的"特殊材料",現在也尚未具备自由选举总书记的條件。根据同一逻辑,即使一千年后或者几千年后,即使全中国老百姓的素质和对党的忠诚,统统都提高到今天中共中央委员的程度,中国也仍然不配实行有竞争有选择的普选制度。但是我知道,早在上世紀的四十年代甚至三十年代,中共中央就认为蔣介石还政于民、实行普选的条件早已成熟。因此,我並不像那几位领导人那样悲观。这个问题也许可以这样來看:对社会来说,普选不会比腐败造成更沉重的负担。 建立民主制度,不会比维持专制制度需要动用更庞大的军队。大陆老百姓的智商,大概和台湾老百姓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问:您如何理解现在的中国的统治制度?中国已经不剩下什么社会主义的东西了,更不要说共产主义了,是不是中国竟像一个极右的独裁资本主义,而不是装扮成的社会主义? 它的独特性是其他体系不可比的,是吗?


答:中国並沒有发明什么独特的制度,无非把专制制度发展到登峰造极的程度而已。至于"社会主义",我不认为毛泽东模式或斯大林模式那种统制经济(economy controlled by the state)有一丝一毫社会主义的味道。中国从来没有搞过什么社会主义,尽管它曾经是中国共产党最响亮的口号。


问:执政的共产党从经济的成功当中得到了执政的合法性,许多中国人说没有现在的集权主义体系就不会有经济上的成功,因为中国会在民主制度下陷入动乱。您同意这种说法吗?为什么?


答: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德国和日本也出现过经济飞速崛起的奇跡,並且给他们的财阀和政客帶來了幸福。身临其境的德国和日本的人民最清楚:当他们丟掉法西斯主义转入民主社会的时候,他们的经济生活到底是"搞乱"了,还是走上正轨了。这个问题问题最好请他们來回答。


问:目前中国还有没有民主派试图从体制内部改变这个制度呢?


答:毛泽东说过一句正确的话: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我相信这句话包含着他的丰富的经验和深刻的哲理。


问:中国不断增大的贫富差距是否会给中国的政府带来政权的不稳定?

答:是的。中国的腐败,造成了基尼系数直线上升,贫富鸿沟迅速扩大。这是很危险的现象,对老百姓,对统治者,对弱势群体,对暴发户,对中国,对国际社会,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问:您是否担心中国会走向极端的国家主义?


答:以"爱国主义"为名的狭隘民族主义的日益抬头是现实生活中的一种客观存在,值得引起人们密切关注。


问:如果当年的天安门抗议活动再次发生,您是否认为现政府会再像1989年那样采取武力镇压?


答:目前我看不到再次出现大天安门事件的迹象,但小天安门事件此起彼伏,没有断过。这种事件的正式名称是民众维权事件。官方的态度是软硬兼施,把维权的民众压下去,其中仍然并不排除使用军队武力镇压。广东汕尾市东洲村开枪打死维权民众,就是新近的又一恶例。进入九十年代和二十一世纪以来,因为官方的侵权行为愈演愈烈,民众维权行动越来越多。去年全国发生了八万多起,平均每五分钟一起,人数从数十到数百、数千不等。维护弱势群体当年是共产党的宗旨。否则的話,要共产党干什么?共产党是靠支持民众维权起家的。现在的中国真正进入了民众维权的时代,共产党应该为之欢呼。中国社会将通过民众维权而进步,而告别专制制度,而进入人类文明。--我的这些话,没有任何新意,只是复述了几十年前我加入共产党时的良心和原则而已。

鲍彤.jpg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