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6, 2006

断想


好几天没有写什么了,总觉得没什么话说。最近一直在细读《文革受难者》,我虽不是特别有同情心、感情丰富的人,但这种阅读让我心情很坏。不单是这本书,近来种种阅读和想法都让我越来越悲观、越来越绝望,不是对自己,而是对我们全体。

总想找一两首诗来表达此段时间的愤懑,但自己写不出如此有份量的,新诗似太轻,旧诗又因自己才疏学浅、阅读和记忆都太少,所能见及的都无法抒发心中的黑和悲。于是就沉默。

也不能总这样,将一段时间随手记下的几条断想(更应该叫臆想,或者胡思乱想)贴出来,当然很糟糕,但聊胜于无:

1、最近经常想的一个念头是:中国人(的罪孽)还有救吗?

2、我们不断在前人的血泪和罪恶的教育中成长,问题是,得流多少人的血,我们才能变得更聪明更勇敢?

3、对照人类历史特别是中国人的历史和现状,验证了福楼拜借包法利夫人之口、在她死前对人的判定:"疯子和瞎子!"(或谓:源自莎士比亚的:"人类是瞎子让疯子指路")

4、49年后,很多人用胜利者的口吻说:"时间开始了!",充满兴奋,认为"我们"的时代来临了、"我们"是国家的主人,但这不过是自作多情。很快,毛用一个又一个运动告诉所有人:"这个国家是我的,不是你们的。"

5、个人发现一个判断一些朋友是否真如他们所宣称的宽容、理性,是否真是所谓的自由主义者的标准:对FLG的态度。

6、有时看见那些漂亮、受大众欢迎的女主持人,或者女新闻播音员、女新闻发言人,会有厌恶的感觉。在公众面前昧着良心或者真心实意撒谎骗人的美女人,纵有亮丽的皮囊,会不会最终只能沦落至被列入"最想被人XX的女艺人"黑名单的下场?

7、弗洛伊德说:"小事听从意识安排,大事听从潜意识安排";钱钟书说:"对眼前的事乐观,对长远的事悲观";我说:"小事凭着良心去做,大事只能听天由命"。问题是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