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03, 2006

小聚


拜互联网所赐,昨天我有幸又认识了几个网络上的朋友。他们都是专业或半专业新闻人,分别为网络刊物《纵横周刊》GVO写稿、编辑,他们虽风格各异,有的热情好读,有的见多识广,有的温文有礼,但都学有所专,聪敏睿捷,皆有所长。反观我,倒是不学无术,无所专长,十足"闲人"一个。

先是跑马场的山西馆子,再是假日酒店后的"枕木"酒吧。大家谈论的话题无非是网上网下的人和事、新闻内外的真与假,乃至历史、社会、哲学、读书、作人、八卦,五花八门,无所不包。在这种场合,照理说,我应该少说多听、慎思谨言才是,哪知故态复萌,仗着稍饮些啤酒,一味放胆胡言,早忘了礼貌谦逊。谈论中虽小有不同意见,但大枝大节上可算同道,聊得十分尽兴,凌晨一时方散。

昨晚初到酒吧,想起附近住着的一位久未联系的朋友,可几个号码都打不通。不料今早他打回头,原来一家移民去了加拿大,人现在温哥华。事有凑巧,昨晚座中一个朋友,恰来自温哥华,这一来一往,倒相映成趣。

今天早晨醒时,回想昨晚聚会,不禁为自己的无知妄言有小小惭愧。而亢奋过后,现实好似又变得那么平淡、无情,甚至还带点怅惘,让我想起《桃花扇》里的那几句:

歌声歇处已斜阳,剩有残花隔院香。

无数楼台无数草,清谈霸业两茫茫。

060.jpg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