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0, 2006

《动物农场》


乔治奥威尔的这本书和《1984》可以作为戳穿共产谎言、摆脱狼奶教育启蒙读物的首选,作者非凡的洞察力使得这两部即是寓言又是预言还是当时现实的小说,在今天读来也未失其意义。

可惜就我所见,无论是译者的自序还是网上的推介,或者由于曲笔或者由于认识,全都说得不够到位,不免低估了此书的价值。

读这书时我不时想笑,却发现心里隐隐充溢的是悲哀和愤懑。最让人悲哀的不是"拿破仑"和猪阶层的欺骗,而是动物们的愚昧善忘,和"拳击手"们的愚忠奉献。

这是似曾相识的历史,但何尝不是现今意识形态欺骗和当局治国的内核?所有的人以为那不过是在说别人、说过去,其实我们大部分人仍活在其中,尽管从外观看来,当今中国似乎已变得那么不同、那么复杂。

全书的眼,或者核心,就是那条从最初的七条戒律不断暗中增改、最后归结成的总戒规:

所有的动物都是平等的,

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8974636m.jpg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