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5, 2006

旧惑



前两天重读金克木的一篇文章,忽想起十多年前的几句胡诌,翻出来看,发现如今与彼时想法已大不相同:

一面是虚空

一面是虚空,一面是捕风;

一面是拒绝,一面是渴望;

这是为什么?那又怎么样!

我应该如何?可我又是谁?

究竟是谁在拽着你我的手,

让我们身不由己地往前跑?

又有什么能勾住我的魂,

使我痴迷地活在这世上?

"一切有为法"! "谁缚?谁解脱?"


w177.jpg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