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5, 2006

旧帖二则,在sitesled贴不了,放这吧


之一(3月6日)

从前天(4日)晚上开始,这里有一两天访问不了,一度以为失去它了,还好,还能再见。(注:但至今仍不能上传更新)

这次--如果当我第一反应骂人时,有关部门肯定会大叫:"不是我干的"--通过访问和看统计可以判断,是由于提供空间的服务器出了问题,要么因为服务器故障,要么是因为访问量太高(应该不是我的博客吧?)国内IP被屏蔽。(注:webmaster证实是由于服务器重启。)

这期间找了好几个新地方,但都不满意,而且忽然有点厌倦,昨晚在一处新窝说道:


折腾一圈之后,小小郁闷之余,忽觉得厌倦。既然已好长时间没读过书了,既然自己也没什么非说不可的话,既然我的观点不见得比别人更有见地,既然月余以来访问量半死不活,既然写久了多少有点语言乏味面目可憎,既然我这个人从来就是没常性并无一定的目标或野心,既然每日上网花太多时间浏览找话题让人觉得有点负担,既然......,我决定"戒博"!

至少会写得比较loosely,可以花多点时间读书,或者看看买了许久也没看的影碟,或者......其他还没想好,我觉得自己能做愿意做的事实在有限。

现在这里失而复得,上述话或许要做小小修正,但中心意思不会变:那就是少点时间上网,多点时间读书。

之二(9日)

那日博客可以看了,却是空欢喜,因为主站sitesled的ftp上传功能至今仍未恢复,有许多与我类似的中国用户焦急不已,服务商的回答是因为服务器的功能没恢复,让耐心等待。而我除了不得已等待之外,越来越认为(当然是查无实据的猜测了)服务商收到了中国方面的要求,"两会"期间定是不会恢复了。

今日(3月8日)"按摩乳"、"奶猪"、"钱烈宪要发言"等"名"博客纷纷落马,"钱"之被封可以想见,但前两个"只谈风月"的博客被封,着实让人不解,不过"中xuan部"之不以常人思维行事也并非无法想象,他们总是逆广大群众的喜恶和意愿而动,我想除了广大人民吃饭,他们并不吃屎外,他们永远与常人作为相反。但出人意外的是前几日不能访问的王怡博客,今日倒可以看了,越来越想不明白。

关于上述三博客消失,可以看连岳的评论黄老邪的评论,有点意思。但也仅限于此,和我写的这些劳什子同样没任何用处。

(9日)更新:上述"massage milk"和"milk pig"之被封,可能是"恶意"的玩笑,或者是无心的误会

以及,sitesled一直无法上传,不知何时才能再更新,只要不是永别才好。好在我已不是特别在意了。

logoo.jpg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