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30, 2006

冯至十四行两首


我这个半死不活的所谓博客,人迹罕至,倒也没什么,但每日查看访问统计,总有几个常见的地址几乎天天来看,显然他们对我有所信任、有所期待,对此我感激,我惭愧。

然而这几天却真的没什么话想说,这肯定是因为我不够聪敏、勤勉,热情渐失,全无所得,也是因为周边的世界一如死水,乏善可陈,乏善可陈。

陶渊明说"不如归去",我却不知何处可归,有人说"我们的故乡都在沦陷",而于我首先是"今者吾丧我"。

"啼得血流无用处,不如缄口度残春"。

不过,我还会写下去,一方面是回报对我充满善意的师友,更重要的是寻找自我,以证存在。

从昨日至今,不知何故,有小小沮丧。抄两首冯至的十四行,试着找寻些旧日的热情和心灵平静:

之一

我们准备深深地领受
那些意想不到的奇迹,
在漫长的岁月里忽然有
彗星的出现,狂风乍起:

我们的生命在这一瞬间,
彷佛在第一次的拥抱里
过去的悲歌忽然在眼前
凝结成屹立不动的形体。

我们赞颂那些小昆虫:
它们经过了一次交媾
或是抵御了一次危险,
便结束它们美妙的一生。
我们整个的生命在承受
狂风乍起,彗星的出现。

之二

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
我们都让它化作尘埃:
我们安排我们在这时代,
像秋日的树木一棵棵

把树叶和些过迟的花朵
都交给秋风,好舒开树身
伸入严冬;我们安排我们
在自然里,像蜕化的蝉蛾

把残壳都丢在泥土里;
我们把我们安排给那个
未来的死亡,像一段歌曲,

歌声从音乐的身上脱落,
归终剩下了音乐的身躯
化作一脉的青山默默。


109.jpg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