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9, 2010

过去七年所读书之最二十种

:题目十分别扭、勉强。首先为什么是七年?其实说十年也行。喜欢读书自小开始,大学更是自己设定每年完成读书量作为目标,直到工作之后的七年,不敢说手不释卷,但业余生活读书所占时间仍是主要。但自99年辞职出单位直至2003年,其间几乎没读过任何书,而今那七年(又是七年,看来前人所谓七年之庠、七年之痒是有道理的)所锱铢积购的几百本书全都丢失,我的读书/买书生活从最近的这七年重新开始。

本人生性愚笨(这也是我唯一希冀下世轮回可以弥补的遗憾),而且懒惰,读书甚慢,不求甚解,全无收获。过去七年读书最多的一年也不过50多本,还包括小说散文之类无须动脑筋的书(这是对聪明人而言,对我这个笨人什么都费脑子),而且这七年中倒有四年半是赋闲不上班的,如此读书成绩十分可耻。唯一稍微可以借口一下的是,我为人比较“贪婪”,什么都好奇,所以经常读书、看电视、上网、看电影视频一个都不肯少,甚至同时进行。不过仅仅为了完成读书的数目,除了对虚荣心有益,也是很无聊的。但说到收获,我的记忆力也不怎么样,读过的书会有什么收获鬼才知道,05至06年还偶尔写写读后感,如今早已荒废了。

所以,如今我读书目的只为兴趣,不问收获,读过就算;只问数量,聊以自慰。如果能够侥幸在记忆里有所留存,甚至有所谓“收获”,纯属意外,本人不指望不关心不得意,正是:“杂书穿脑过,空虚心中留”,可惜真正的空虚无物也是可望而不可求的。

我读书除了不管目的不计收获,还是呆瓜式的从头到尾每页必读法,这种读法正是读书大家和聪明人自古以来所讪笑不齿的。聪明人的种种做法非我辈所能学,因为正如美女一样,聪明人和我也是来自两个不同星球上的生物。这种读法其实也叫自欺欺人读书法,即便脑子糊涂梦游去者,我也在昏昏中将这一页“读”过翻过,算是完成。如果没有从头到尾读一遍,此书不能算读过。忠告:此法仅适合脑力不足智力衰弱之本人使用,实愚蠢不足训、亦不足为外人道,智商超过70者千万不要模仿。

如此这七年也仅仅读了200多本,十分可怜,幸好我与世隔绝,否则为此还敢自称喜欢读书,我早都应该自杀以谢天下了。本来读过就读过了,不过是囫囵中又打发了些许时日,忽一日却神经起来,非要在这些书里列出个十大出来,然而在这其中挑出最好的十本确实很为难,挂一漏十。隔若干日又忽然醒悟似的,不如再加十个以解为难,这回却有凑不够数的麻烦。而且,这二十个叫什么?最好的书?自己所读哪一本不是好书!印象最深影响最大?几乎本本都有印象,影响或有或无,如何界定?最后,不管了,以含糊的题目胡乱应付,以了却这个心血来潮的无聊念头。至于是最佳是推荐是最有印象是最有兴趣是有所影响是有所会意还是象征了对过去时光的回忆?随便随便,有什么所谓?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括号里是作者或题材说明)。

过去七年所读书之最二十种

《Metamorphosis》(卡夫卡)

《胡适系列》(自著及他人著若干种)

《compleat Angler》(Izaak Walton)

《庄子》(及关于庄子的撰述数种)

《洛阳伽蓝记校笺》(杨玄之 著,杨勇 校笺)

《晚清七十年》(及其他唐德刚作品若干种)

《赤地之恋》(及其他张爱玲著作)

《废名作品集》(及《莫须有先生传》几种)

《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余英时)

《Norman Rockwell》(不同版本画册两种)

《庐山会议实录》(李锐)

《自私的基因》(R.道金斯)

《郑超麟回忆录》(或《中共历史的见证——司马璐回忆录》)

《The Pickwick Papers》(狄更斯)

《逻辑哲学论》(维特根斯坦)

《The Moon Stone》(Wilkie Collins)

《The Complete Illustrated Lewis Carrol》(刘易斯.卡罗尔全集)

《谈艺录》(钱钟书)

《One Hundred Year of Solitude》(加西亚.马尔克斯)

《稼轩词编年笺注》(邓广铭 笺注)(:唯一尚未读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