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01, 2010

(转)朱学勤:引无数老鼠竟折腰

(转自BBC中文

引无数老鼠竞折腰--也谈谷歌撤离

朱学勤


俄罗斯强人叶利钦比喻集权体制与市场经济,是蟒蛇遭遇刺猬。无独有偶,中国强人邓小平对这两者也有类似比喻,却不是蟒蛇与刺猬,而是猫与鼠。

都是动物比喻,但都是世纪豪赌,两边投注不一样。俄罗斯投注刺猬,蟒蛇虽猛,难吞刺猬,即使吞入,也会被后者扎得五脏俱穿,倒地而死。小平投注的是猫,猫鼠联姻,被吃的是鼠,不是猫。

二十年过去,双方都如愿以偿:在俄罗斯,蟒蛇确实被刺猬扎穿,倒地而亡;在中国,先是老鼠贪利投资,全世界的鼠疯拥而入,鼠养大了猫,猫舔食鼠,不甘被舔食者,则有近期的谷歌事件。

学界聚讼“俄罗斯模式”或“中国模式”,也有二十年了吧?回归自然,删繁就简,回到上述“动物庄园”,这一争论或许能迎刃而解。资本还是那个资本,市场还是那个市场,成刺猬还是成老鼠,关键就在于它碰上的是蛇,还是猫?蛇比猫难看,猫比蛇温柔,碰上蛇,资本是刺猬,碰上猫,它只能是被吃的鼠。

顾准三十年前分析近代史早期现代化历程,曾注意到西班牙、葡萄牙早于英格兰发轫,却被后来者追上,一蹶不振。他的解释是,市场经济与现代宪政并不具有必然因果关系,前者是后者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必要充分条件。也就是说,无市场经济必无宪政民主,有市场经济则不一定必有宪政民主,两者之间还要有其它条件。

谷歌当初之所以进中国,除了资本逐利天性——舍不得市场那把米,很可能还有一个地方出错:那就是把必要条件当成了必要充分条件,以为市场经济所到之处,迟早会出现宪政民主,于是在逐利本性之外,又赋予自己一份使命感。谷歌终于要撤离,其实是承认了后一个错误,认栽认错。能认错就是好同志,到目前为止也只有谷歌一家认错,这错误还在西方世界蔓延。且不说所有的资本都是老鼠爱大米,即以学者、政客论,很多人还没有醒过梦来。当然,也有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以他自己都未必相信的假设因果粉饰自己,抢利润,争选票,欺骗舆论。

中国模式的密码

毛泽东当年也误解了小平同志。担心他把市场经济引进中国,会丢失政权,故而要下狠心整治,两次打倒,用的是同一个罪名:走资本主义道路。小平其实是毛泽东同志的最好学生,只是学生比老师明白,因而也敢下更大的赌注:没有市场经济,政权经不起一穷二白之消耗,肯定玩完;有市场经济,则未必和平演变,故而他才有那么精妙的比喻——“不管黑猫白猫,能逮住老鼠就是好猫”。小平谦虚,出文选要比毛选少一卷。但就猫鼠比喻论,抓住了整个世界的资本软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句顶得雄文四卷。

世纪豪赌最危险的时候,是1989至1991那三年。坦克一上街,所有的老鼠都吓得屁滚尿流,外资大撤退,内资亦不继,GDP直线下降,中国面临崩盘,真可能玩完。小平同志跑到南方画一个圈,说一句“不问姓社姓资”,招商引资,春雷滚滚。政治受困,经济突围,这叫“围魏救赵”,1934年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中共临时中央就玩过一回,以北上抗日的名义,向西南奔突,贿买陈济棠,买到四十华里宽大正面,扛着枪从容“突围”。老鼠总归爱大米,陈济棠也扛枪,却还是个扛枪的老鼠。1989年的陈济棠更多,响应招商引资者,先有港澳同胞,后有日资。日资就近,先来吃一口,西方经济制裁的缺口就此打开。此后台资、港资、欧美资,争先恐后,回归中国大地。外资如胭脂,抹到哪里哪里亮,这才有珠三角、长三角、渤海湾这三个更大更亮的圈,才赢得人们再不谈中国危机,而谈中国奇迹,这个奇迹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外国老鼠送进去的。

现在的中国干部文恬武嬉,已经忘记当年命悬一线,小平同志当年如何带他们冒险突围。去年台塑巨贾王永庆死,有一则秘闻浮出水面。1989下半年,小平同志在人民大会堂秘密设宴,请王永庆带个头,斥70亿新台币,投资福建漳州的沧海计划。小平降尊纡贵,带头招商引资,他容易吗?这一番围魏救赵,又不能道破,却引得左派大佬狐疑,不断上万言书质问。万言书形成链接,一直链接到小平去世,新生左派大佬终于敢直呼其名,称邓为资本主义复辟的总根源。这些人低能,他们是毛泽东同志的蹩脚学生,青出于蓝而低于蓝。1989党国危难,他们在哪里?如果让他们过一把瘾,不仅要问“姓社姓资”,还要“兴无灭资”,全世界的老鼠都吓走,猫吃什么?死路一条。肥的拖瘦,瘦的拖死,反和平演变也不能这么个玩法。亏得小平高瞻远瞩,还能“不争论”,带头招商引资,引无数老鼠竞折腰。让一点市场,撒几把米粒算得了什么?资本家,资本家,我就不信资本家来了,资本家的政府不来!果然,西洋各国寻米而来,争抢中国订单,哪一国总理订单要少了,回去还有受民主舆论的喝斥。经济制裁是这样打破的,政治制裁则不消说,强虏烟飞灰灭,1989政治危机就是这样度过的。

二十年前招商引资那一幕,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来,资本跨国流动规模最大的一次,也创造了世界史奇观:全世界的鼠疯拥而入,围绕着这世界最后一个巨型老猫跳舞,拥抱吸吮,轻狂于一时。二十年过去,鼠血滋养猫,老猫转基因,换了血,抖擞了精神,开始了怒吼。民谚说猫有九条命,确实如此。比如猫与熊结合,能成“ 熊猫”,所谓“国宝”,猫与鼠联姻?也能变成新物种——“猫鼠”或称“鼠猫”,这才是真正的“国宝”!此番“猫鼠”非“前鼠”,会玩市场经济;也不忘舔食鼠,尤其是那些别有肺腑的洋老鼠。君不见雅虎招安了,谷歌撤离了,试看今日域中,竟是谁家天下?猫天下,鼠天下?都不是,是“猫鼠”或称“鼠猫”的一家天下。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政权保住了,什么时候收拾那些老鼠,先挑外鼠,还是内鼠?主动权在我们手里!

学者们争讼“中国模式”,聒絮千万言。这个世界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中国模式”的密码在哪里?这里不是俄罗斯,中国猫完成了转基因,输血者恰是被食者,自然界多了一种新物种。内鼠也好,外鼠也罢,总有一天都会噬脐莫及。硕鼠硕鼠,适彼乐土,回你的美国老家吧,别了,司徒雷登,别了,谷歌搜索!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