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04, 2009

(转)暴徒之死

(转自押沙龙的blog

暴徒之死

作者:押沙龙

大约20来天前,唐福珍女士面对楼下的一大群城管,把汽油浇到自己身上,然后点火自焚。死后,她被成都市政府追认为抗法暴徒。

这个事情当然是个惨烈悲剧——但是也有让人欣慰的闪光点。那就是时代确实进步了。几十年前,中国人对政府不满,想自杀,还得趁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摸摸从楼上跳下来。有的还在兜里还揣个纸条:“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写这个纸条的动机我不是很清楚,可能是想麻痹政府,伪装失足坠楼,而不是心存不满。但是政府从来是英明的,这样的计谋很少能得逞。最后不管有纸条,还是没纸条,都弄个“畏罪自杀”“用死来对抗政府”的罪名。

几十年过去了。时代在进步。现在,唐福珍女士就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大方方把自己烧死,也不用揣纸条给胡主席上寿。
  
当然,她终究是个“暴力抗法”的暴徒。暴徒总是疯狂的,总是要给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损失的。我们可以拿具体数字看一看他们的疯狂程度。

   抗法暴徒一家VS成都市金牛区政府。
   双方损失如下:
   暴徒方:一人死亡;四人负伤;七人被捕,外加损失房屋一座;
   成都市金牛区政府:无。
   暴徒完败。
  
看到这个对比,我就想起城管向唐福珍女士喊的一句话:“不要和政府作对!”有网友评论说:这些城管实在太嚣张了。我倒觉得这是金玉良言。在中国,政府——哪怕是最低一层的政府,也有对大家的合法伤害权。不要以为有理就安全了。古代说“官断十条路”,政府想要治你,那是怎么都能治你的。你再拧再倔也没用。人家政府是祖传老中医,专治你这样的牛皮癣。
  
上海有幢楼要被拆。该楼的女主人就是一个牛皮癣。她站在屋顶高喊:“你们是哪个法院的,有没有法院的判决书?如果没有,就是强占我的土地,侵犯我的财产!”老中医没有判决书。老中医有的只有推土机。于是,轰隆隆推过去,女主人一下子变成了无产阶级。
  
当然,他们没有判决书,不是因为他们一定弄不到判决书。只是那太麻烦了。领导的想法多半是这样的:治个牛皮癣,还用上核磁共振了?
  
这次金牛区政府也没有法院判决书。但这同样没有影响它们执法的决心。
  
我国外交部长说了:“中国是最有人权的国家。”我没在外国长期生活过,没有比较,对这话也不好评判。我觉得这也是可能的。在一个人权程度稍差的国家,唐女士就会拨打报警电话,然后派孩子出去看守消息树,自己在家里埋地雷、擦手枪,将进来的人一个个放倒。进来一个杀一个,进来两个杀一双。豺狼来了,迎接它的只有猎枪!但是在有特殊国情的中国,唐女士没有猎枪,只有汽油。她抵抗的方式就是把汽油浇在自己身上,然后点火。
  
那她为什么不打报警电话?答案谁都知道:打了也没用。说不定还会给对方提供一支生力军。
  
长沙市营盘东路就出过一起这样的事情。“钉子户”周发葵家来了几个亲戚,突然有警察来查暂住证,他的亲戚没有,于是都被带到了派出所。次日凌晨6点放出来了。他回家一看,原来有房子的地方,现在没有了。好端端的房子蒸发了,老周当然不干。但是谁也不承认。开发商说真稀罕。拆迁办说刚听说。警察说他娘的怪了。这样推测下去,只能是当天晚上在老周家发生了一次方圆100平米、震级8.8级的定点地震,无情地吞噬了老周的房屋资产。
  
为什么唐女士不打报警电话?这个事件就足以回答了。
  
说到唐女士这次拆迁,起因据说是这样的:1996年,唐女士一家和金华村村委会签订了《建房用地合同》,然后花了几百万在上面盖了一个工厂。领导本来很高兴,还夸他们是“勤劳致富带头人”什么的,上了电视。十年过去了,领导忽然发现这是个违章建筑,决定拆除。人家花了那么多钱盖了工厂,又是和村里签过合同的,当然不愿意拆。
  
于是开始讨价还价。开始领导出90万。对方不干。后来提到155万,对方还是不干。领导一使劲,又提到217万。对方还是不干。
  
对方不干的理由很简单。这个房子1600平米,傻子都知道217万是太少太少了。但是领导不是傻子。领导会算帐。他是这么算的:这个房子建于1996年。1996年的时候,连盖房加装修不会超过每平米1000元,胡的房子大概1600平方米,217万已经是很多很多了。
  
这个思路很新颖。但谁都知道帐不该这么算。即便不说溢价,不说别人的营业损失,单就说1996年的1000块,跟2009年的1000块能一样么?这么算,人家怎么能服气?于是领导就怒了。十块钱的东西,我出到一块钱,你不卖;两块,你不卖。我都出到了三块你还不卖,难不成想造反?于是就开始了强拆。
  
  
按理说,唐女士也有个武器,那就是《物权法》。这个东西据说是保护我们的财产的。但是唐女士好像对它缺乏信心。没信心是对的。不久前就有过一个例子。有位女士,面对冲上来拆房子的城管,挥舞手中的《物权法》,想让他们知难而退。结果怎么样?还是一样。“通不通,三分钟;再不通,龙卷风!”三分钟一过,龙卷风一刮,这位女士也成了无产阶级。
  
《物权法》不过是一堆纸,上面印着些字。有人重视,那就是个法。没人重视,那就是堆字。这位女士拿着《物权法》对城管挥舞,跟拿本《文化苦旅》挥舞有什么区别?没有区别嘛。
    
唐女士自焚时,在房顶上插了一面国旗。熊熊火焰裹着焦味,在国旗旁边烧着。有人说,这真是一个讽刺。在我看来,这不是讽刺。这是最般配的图画。这样的国旗,也只配得上这样的场景。
  
有人说:中国要拯救世界。有人说:中国要输出价值观。我不明白,这样的一个国家,要拿什么东西去拯救世界,又拿什么价值观去输出海外?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