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08, 2008

羞死人

昨天不学无术、愚昧无知地把一篇俄国真理报上的专栏文章当成美国人写的文字,还莫明其妙地胡乱冲动、调侃了一番,幸亏eswn宋先生不避愚陋,予以提点(谢谢他!),否则更是错谬遗留、贻笑大方。

那篇丢人的文字我已经删了(毁灭证据?呵),这已不仅是抱歉或者不好意思,而是无地自容、羞死人!

让人想起张岱的夜航船故事,虽不尽相类,然本人的无知兼无畏似足了内中那个所谓士子。且抄录如下算是自我解嘲:

“昔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惧,拳足而睡。僧人听其语有破绽,乃曰: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是两个人。僧曰: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自然是一个人。僧乃笑曰:这等说来且待小僧伸伸脚。”

此刻,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