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0, 2008

(转贴)柏林1948:如火如荼的冷战开端

(转自西风独自凉

柏林1948:如火如荼的冷战开端

西风独自凉


今年是“柏林空运”60周年,为纪念美国这一改变了冷战进程的空运行动,德国曾拍过一个电影《柏林空投》,男一号正是号称“美国空运之父”的威廉•H•塔纳少将。说起这位少将,跟中国可是大有渊源:

1942年5月,日军切断了滇缅公路,中国接受国际援助的陆上通道被彻底堵死,中国战区的作战物资、武器弹药只够勉强维持两个月,重庆的国民党政府甚至开始考虑再次迁都。中国战场面临崩溃,又是美国挺身而出,联合中国从印度到云南之间开辟了一条无比艰险、被称为“驼峰航线”的国际战略空运通道,投入飞机2000余架,为抗日战场运送了140多万吨军用物质,部队32000人。

1944年9月,威廉•H•塔纳少将出任空运司令部中国-印度分部总司令,将“驼峰”这条死亡航线每月从印度运往昆明的20,000吨物资提高到了70,000 吨。为此,美军损失了609架飞机,牺牲和失踪飞行员和机组人员共计1579人。

美国《时代》周刊1946年报道:到战争结束,在喜马拉雅山麓长520英里、宽50英里的驼峰航线上,美军失事飞机的残骸七零八落地遍布在陡峭的山崖下,被人们称为“铅谷”。在天气晴朗的日子里,飞行员可以把这些闪闪发光的铅片当作飞行的坐标。

现代战争打的是后勤和补给能力,综合国力超群的美国对德、意、日法西斯说不,已经决定了战争的最终走向。

二战的结束并没有带来自由与和平:斯大林1946年2月9日宣称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永远地消灭帝国主义;3月5日,正在美国访问的英国首相丘吉尔来到密苏里州威斯敏斯特学院,针锋相对地发表了题为《和平砥柱》的演说,即著名的“铁幕”演说,号召西方世界团结一致对抗来自苏联的威胁。旷日持久的冷战由此拉开了帷幕。

美、英、法占领的西柏林同苏联控制的东柏林,成为光明与黑暗、自由和奴役交锋最为激烈的桥头堡。1948年6月24日,德国币制问题引发了“第一次柏林危机”,斯大林下令不让一个鸡蛋、一枚马铃薯溜入西柏林,切断其所有的水陆交通和货运,必须依赖美英物质支援才得以维持的西柏林陷入了绝境。

斯大林企图以此断绝250万西柏林人民的生路,迫使西方盟国撤军。但他显然低估了美国人捍卫自由的决心和勇气—

与美空军副参谋长魏德曼中将和陆军后勤部长奥兰德中将紧急磋商之后,美驻德占领军统帅克莱上将询问驻欧美国空军司令李梅少将,能否向西柏林空运足够的生活必需品,以维持当地居民的生计,直到危机解除。

曾亲自驾驶B-17轰炸机深入纳粹德国腹地进行轰炸,并击落5架前来拦截他的德军歼击机的李梅少将,字典里从来就没有“不行”这个字眼。他迅速组建了一支包括102架C-47和2架C-54运输机在内的初期空运力量,于6月26日向西柏林空运了首批80吨补给品—-长达15个月的大规模空运行动正式开始。英国为了不让西柏林人饿肚子,大幅削减本国供给,甚至低于战时的水平。

斯大林在东德地区部署的40万大军,摆开强烈的作战架势;数量上处于下风的西方盟军,依靠美国原子弹的威慑维持着脆弱的平衡。一时间,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

为满足西柏林每日4000吨物质的需要,1948年10月15日,美国除了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运输机,还与英国成立了联合空中补给工作小组,由在“驼峰航线”上大出风头的威廉•H•塔纳少将担任领导,他严格规范了空运的集中指挥和程序的标准化,将飞机地面逗留时间(包括卸载和加油)压缩到了30分钟。机组人员不得离机,餐饮、飞行许可证和气象信息都直接送上飞机。

法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非等国也纷纷派出运输机和机组人员参与柏林空运。西方盟国为了捍卫西柏林人民的自由与生存,每天向西柏林人民空运大量食品和其它物资,运输高峰期,西柏林三个机场平均每一分钟就有一架飞机起降。

在塔纳少将的精心调度之下,空运总量在稳步上升,到1948年7月31日达到每天2000吨,9月18日为每天5583吨;10月20日,每天供应柏林的基本必需品猛增到5620吨。

1949年春天,向西柏林空运的物质达到了平均每天8000吨,与封锁前美英通过水陆交通运送给西柏林的数量基本持平,斯大林的封锁计划彻底失败,东德居民逃往西德的人数与日俱增。

由于美国施行反封锁,东德重工业企业因缺少煤和钢等原料的供应而纷纷倒闭。苏联被迫恢复了对西柏林的电力供应,放回了扣押在苏占区的4000节车厢。1949年5月5日,苏、美、英、法四国达成协议,宣布自5月12日起取消对柏林实施的封锁和反封锁。

热火朝天、史无前例的柏林大空运没有令渴望自由的西柏林人民失望,以美国为主的盟军总共出动飞机27.7万架次(其中美军出动189963架次),空运物资230万吨;12次坠机事件使得39名英国人、31名美国人和8名德国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柏林空运为美国提供了一种应对冷战危机的行为模式,并为自由世界最终赢得冷战立下了汗马功劳—-

前苏联咄咄逼人的西进态势和对柏林的封锁,不仅催生了北约,还使得原本保持中立的挪威、丹麦和冰岛也都加入了北约。自由的敌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不断地树立更多的敌人,直到最终把自己埋葬。

前苏联错误地估计了柏林的形势以及美国捍卫自由的勇气和能力,在道义上更是全面破产,这种影响甚至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北约成员国从最初的12个扩大到目前的26个,而华约早已成为历史名词。一方想饿死几百万人,另一方则不计代价地拼命救援,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谁是人权战士,谁又是千夫所指。

至关重要的是,取得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之后,美国发现自由世界只要团结一致,前苏联就是只“纸老虎”。这对美国在金日成悍然入侵韩国、古巴导弹危机、阿富汗战争等冷战重大事件的处理上日趋强硬,打下了非常扎实的心理基础。

有学者认为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全力支持穆斯林武装是在养虎为患,其实,穆斯林武装只是局部问题,与前苏联给世界和平带来的威胁不可同日而语。

长达10年的阿富汗战争是1918年苏联红军成立以来,第一次以完败收场的战争,成为压垮庞大的邪恶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1989年2月15日,苏军灰溜溜地撤出了阿富汗,之后仅过一年多的时间,局势便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曾经不可一世的前苏联土崩瓦解。

2005年布什总统发表第二任就职演讲:

“今天,美国再次向世界人民宣告:那些生活在专制下绝望的人民应该知道,美利坚合众国不会漠视你们被压迫的处境,也不会原谅你们的压迫者。当你们保卫自己的自由时,美国将站在你们一边;那些无法无天的统治者应当知道,我们仍然抱有林肯总统的信念:‘剥夺他人自由的人不配享有自由,而且在公正的上帝面前,他们也不会长久。’”

布什在演讲中一共提到了27次“自由”。惟有自由才能体现人的尊严和价值。

赢得冷战,使得对法西斯和前苏联说不,对践踏自由的独裁暴政一直都在说不的美国,不用再去扶持个别国家的军政府来对抗前苏联的扩张,这对于人类历史来说,和胜利结束二战的意义同样重大。人类即便无法告别武器,但该死的核大战、世界大战的阴云总算一去不返,相对稳定与和平的发展环境,让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普世价值更快地获得了绝大多数地球人的认同。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