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1, 2007

(转载)黑熊掰苞米——和德国朋友讨论中国经济实力被过高估计的问题

(转自观察

黑熊掰苞米——和德国朋友讨论中国经济实力被过高估计的问题

王维洛


德国朋友研究中国经济的发展,主要依据的是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特别是GDP发展速度和就业市场数据。近年来,中国GDP年增长速度由原来的百分6点多,提高到百分11点多,而且是越来越快。官方统计的中国失业率保持在百分之四以下,每年新增加的就业位置都在1千万个以上。德国统一之后,德国GDP增长缓慢,只有南方的巴伐利亚州和巴登符特堡州的失业率保持在百分之四以下,其他州均高于百分之四,有的甚至高达百分之十几。他们相信中国持续了十几年的经济高速发展是一个神奇。

2007年中旬,世界银行发表了“国际比较计划”报告,报告中声称中国的GDP水平被高估了40%。按照世界银行先前计算,若以美国物价计算,中国2005年产出价值为8.8万亿美元,但重估后此项数据缩水至5.3万亿美元。当他看到这个报告时候就是蒙了,无法做出解释。圣诞期间,这位德国朋友来访,谈论的就是这个问题。我给他们讲了一位中国中级官员私下给我解释的GDP年增长速度的故事∶

“你知道过去数据统计中,关于农业只是统计粮食作物、经济作物和大的牲畜如牛、马、羊等等,自留地的收成,农民家养的鸡、鸭等都不在统计之中。后来就把自留地的收成加进了,这没有错。再后来又把农民家养的鸡、鸭也统计进去了,这也对。但是这个根本没有办法统计,哪家养几只鸡、几只鸭,乡政府根本不知道,就瞎估,报一个数字,以后年年往上涨。但是这还是体现不出经济高速持续增长,因为没有后劲。所以就把农民做饭烧的麦秸也算上,这也是燃料吗。这样花样就多了。从井里打上来的水也算上,饮用水供应。有了饮用水供应就有废水处理,废水往地里一泼,废水处理完毕。还有垃圾处理,也可以算,粪便啦、垃圾啦撒到地里,不就是垃圾处理?这样GDP能不上去了?我们这里猫呀狗呀还没有计算进去,要是按照波斯猫、德国狼狗计算,那个GDP就高了。”

“要保持今后的GDP年高速增长,就要想出新的项目来。你看,这宣传党的政策,写标语什么的,这不就是广告业?村长召开村民大会,妇女协会宣传计划生育,村干部进行家庭调解,劝阻夫妻离婚的,这都是第三产业,是服务业。要想出成绩,就要有新思维、新主意。说不定哪一天,呼吸空气都可以计算在GDP中,起码农村的空气现在比城市好。马克思说,只要有质量差别就有价格,不是吗?”

“这个GDP增长,不就是嘴上的工夫吗?你说那个防洪工程,人命关天的。防洪工程,不就是往河里抛石头吗?抛多少,你又看不到,说多少是多少,没人检查,也是没有办法检查。GDP年增长速度,那是虚的。地方财政才是实的。县乡镇两级财政,基本破产,没有收入。也有人说,中国农村大破产。过去县镇工业是大头,现在破产的破产,归私人的归私人,没有了。县镇工业没有了,地方财政收入也没有了。县乡镇两级的公务员的工资都开不出来,没有钱。中央下拨的防洪工程,扶贫款,都说是高压线,动不得。但是到了下面,公务员的工资都开不出,没有办法,高压线也得摸,电死是死,饿死也是死。党委开个会,集体做一个决议,无论是防洪工程还是扶贫款,解决公务员的工资是第一大事。这个上面都知道,中央财政就是不给钱,也就没有办法查处,总不能让公务员饿着肚子给共产党干活。”

“现在是中央财政有钱,地方财政没有钱。可是地方政府的办公楼、住房没有少盖。钱从哪里来?借呀。向县镇两级的银行借,什么农业银行啦,中国银行啦,建设银行啦,谁有钱向谁借。都是本乡本土的,哪能不借呢。怎么还?地方财政没有钱,这个银行最清楚。但是地方政府有地!虽然说率天下莫非王土,但是行政范围内的土地归地方政府管,中央政府鞭长末及。那次一个县政府借了一个公司的几千万,没有能力归还。后来这个公司破产了,国家资产管理公司就把这个公司的资产和债务捆绑在一起,包装包装卖了。买家来讨债,县政府说,要钱没有。要不给您征用200亩土地的权力,盖什么房子您们说了算。我们的债务就算两清了。买方同意了。拿到了征用200亩土地的权力,去征用农民的土地,给的补偿很少。农民到县政府要求维权,告征地公司支付的补偿费太低。这些农民真可怜,不知道谁把他们卖了,县政府能为他们作主吗?”

“说远了,说远了。还是回到GDP年增长速度的话题。现在GDP年增长快,公路建设,特别是高速公路建设桥梁建设贡献特大。这几年到处筑路修桥。听说修一公里高速公路的造价比德国还贵。太黑了,吃回扣胃口太大。全国三十几个交通厅厅长,大多数都进了监狱,浙江省交通厅厅长被判无期徒刑。现在上哪里都要买路钱,走国道交国道钱,走省道交省道钱,走市道交市道钱,走县市道交县道钱,走乡道交乡道钱,没有不收钱的。高速公路一公里0.5元。你一年开多少公里?一万五千公里。在中国一年一万五千公里要交7500元。这7500元当然也计算在GDP之内。德国那么多车,要是也是按照中国这么计算,GDP肯定很快就会上去的。谁能支付这么多费用?你们就是傻。公家的车子自然公家掏钱。理论上来说,私人的车子自然私人掏钱。中国公家车子多。我的司机报销多少买路钱,算不清,我也不管。一个月让我签一次字,我也搞不清他哪里来那么多的发票。不过几十公里一个收费站,发票也不会少。听说还有印制和贩卖这种发票的。反正都是为了发展经济做贡献。发展经济是硬道理。”

“听说德国不怎么拆房子。德国人太死板,太保守。不拆房子,GDP怎么上得去?盖新房计算在GDP之内,拆旧房对GDP也有一份贡献,比方说,盖新房是100%,拆旧房起码再加10%。党中央说要拉动国内需求,不拆旧房,哪里来的新需求?现在城里人,很多人是拥有两套、三套房子,甚至更多。都给儿子、给孙子留着的,现在都是空置。一个新居住区,晚上亮灯的不多。德国房子用了一百年还是在用,中国房子最多用五十年,少则十几年。平均也就是20多年,算它25年。一百年内,中国盖新房拆旧房四次,德国才一次。GDP怎么上得去?国民党盖的房子几乎全部拆光了,可能只剩中山陵和总统府了。共产党进城后盖的房子,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基本上是看不到了,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盖的房子,还有一些,也都快成了贫民区了。现在你看到的都是新房子,气派得很。就拿我的办公室来说,比你们州长的办公室肯定要大,要气派,要现代化。没有消费就没有经济增长。虽然我们这座大楼一多半是空的,没有人用,但是房地产价值每年增长超过15%,就是整座大楼空着也是合算。你们老家最贵的住房每平方米12万元。超过德国了是不是?谁买?有的是人买。谁买谁有身分,谁买谁有地位。”

听到这里,德国朋友打断我,说他现在懂了∶中国经济就是黑熊进苞米地,左手掰一个,挟在右手腋窝下;右手掰一个,挟在左手腋窝下。黑熊掰的苞米是中国的GDP,黑熊得到的苞米是中国的经济实力。黑熊走后留下的苞米地,是中国留给下一代的。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