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07, 2007

无哗战士衔枚勇,下笔春蚕食叶声

尽管过了一千年,中国考场的景象仍是那么相似,欧阳修(今年刚好一千岁)传神的诗句正好拿来给这几天的高考应景。

日本白领曾被称作“公司战士”,中国的学生应该叫做“考试战士”,欧阳文忠千年前就发现了。何止如此,我们都曾经或正在是可怜的考试动物,呜呼,孔子云:何乐之有?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