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9, 2007

网上封锁加剧,但话还得说

不久前不记得从哪看到一篇英文报道说(大意):中国政府(因为技术成本等原因)近来已放松了对互联网的控制云云。唉,这世上还是抱着善良的非分之想的人太多,外国人对中国政府总是这么一厢情愿地含情脉脉,哪里知道中国的独裁者们为了保持手里的权力,是可以干任何事的,他们没有未来、不要来世、不在乎身后名、不管子孙后代,又何尝会在乎他人区区的信息自由呢。

上述报道的结论,我完全不能同意,因为现实看到的情况刚刚相反。姑举数例:本人这个没人看、经常充满“违禁”词的blog长期不见天日,没什么奇怪。但这两天,整个blogspot也不能直接看了;台湾的roodo本来可以直接访问,也不行了;上周,提供代理服务器转接的网站不能专心一度上不去,后来网管在论坛里说,接到市公安局网监处通知,代理服务器功能须关闭,而且不要再讨论。不过没几天,这个网站稍微改头换面,又出现了;以往,每当香港电视翡翠台有什么新闻被广州有线电视遮蔽,都可以在其网站看到该新闻视频,然而前两天有关纪念“陆肆”游行的消息,则不但不能看,页面也不能正常显示;至于对BBC中文网玩的明不封暗封招数,我早已说过,不是什么秘密了。

以上种种不过是以本人有限的浏览角度,所看到的些许现象,相信就是不太敏感的人已可以嗅出些文网渐密的消息。至于其背景也可略推一二,众所周知,每年六月,全国上下从新闻信息管治部门到各地传媒、网络机构,都要全体发一次神经、打一次百子、抽一阵疯,无非是因为当轴心中不可触及的超级“塔布”(taboo,其黑暗、禁忌程度远超“乱伦”、“兽交”这类分级词语),也是所有中国人心中又一道尚未平复的伤疤。另外,什么十七大(想想一个政党内部的劳什子大会也搞得全国人民跟着鸡犬不宁,世界舆论在旁边猜来猜去瞎操心,这本身就够他妈荒诞的)、奥运会都是政府着力想顺利进行的大项目。尤其是奥运会,更是当轴为保持其政统合法性所下的大赌注,自然拚了老命也要消灭各种不“和谐”的声音,可想而知。至于之前那些作出的扩大新闻自由的承诺,自然是为了哄外国鬼子的,随着各国都已逐渐确定参加奥运,各项日程内容已不大会再更改时,到时我党就可以连口头的假承诺也不必再伪装了。不过,如果国际社会都认真起来,逼得当局假戏真作也不无益处。又不过,以我对人性的理解,世界各国政府也和我们每个人一样,见利忘义、自私势利的多,正直勇敢、重义轻利的少,不可抱以深望。

其实,我说的这些早已是年年讲、月月讲,没什么新鲜,别的人也没什么兴趣看。只不过,以我的个性,每每仍忍不住地大骂,可恶毒诅咒的话我早都说过了,无谓次次重复。

且慢,不是个个都像我这么窝囊,有道是“世上就怕认真二字”,有个了不起的哥们终于不能忍受GFW的封锁,要提起诉讼(via 草莓)了!当然,这里还是有些疑问,比如,他被封的网站是纯粹技术性的,不牵涉敏感内容,纯属“误杀”,要换了我的blog,说也说不清,越说越麻烦,解封更加无望;还有他没法起诉到真正的操控实体,因为GFW的这些人都是隐身在各网站、各运营商背后的“无脸人”,他们的上级领导中宣部是在查号台、黄页上找不到电话和地址,下命令没有文件只有电话指示的隐形机构,告谁呀?如今告电信,也是无奈之举,有点鸡对鸭讲的意思;更加具有反讽意味的是,刊载这篇诉讼呼吁的帖子所在的blogspot如今也被封了,这篇文章本身又成了引起诉讼的材料了。

唉,百姓遇到强盗,有理说不清,而且几十年来从没有说清过。最近,香港有blogger鉴于香港互联网言论自由的空间越来越小、越来越危险(超级链接也可入罪!),说要将blog搬到服务器在美国的BSP,我闻之苦笑,那是在尚未通过23条立法的香港,还有理可讲、有地可避,如果在中国内地,管你搬到哪里,只要你人在大陆,就有可能用一个硕大的“箩筐”罪——颠覆国家罪把你装进去,不死也让你脱层皮。说句不太轻松的玩笑,自从开始写blog,我早在心里有日后不定哪天因此进监狱的预计了!恐怖吧?习惯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表达对这位提出起诉者的无限敬意和支持!他勇敢走出来将本来大家都知道但说不得而又无比堂皇、正当的“潜规则”有机会放在法律的阳光下,当然只是有机会,然而这已经了不起,到底社会还是在进步。

所以还是那句话,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你努力独立思考、尝试在孔洞间发出自己的声音(哪怕是一声臭屁),就已经在为社会的进步在作贡献了,这也就是blog存在的最大意义,也是你人生的意义,这话一点也不大。

6 Comments:

Anonymous 石頭記 said...

王宁先生:

我喜欢读你的文章,每次望见那些统计数字,总有点但伤知音稀的感叹,再再再次证明劣币驱逐良币。

话是土一点,希望你一路写下去。

Tue May 29, 11:20:00 PM  
Blogger 王宁 said...

石头兄,谢谢鼓励。

点击率高当然好,我的虚荣心也很强,但实在是水平有限、努力不够、推销乏术。还因为不合时宜,说些犯禁的话,不愿被人管束,绝不去大的博客服务商处容身(也无法容身),开博以来四处流浪。

当初写博客确主要是为有话要说,不为别的,求仁得仁。随他去吧。

Wed May 30, 04:37:00 PM  
Anonymous DLowe said...

王兄

这类型网站知音比流量难求

或许我有点幸运,姑姑在 1970 年代初就嫁给老美了,也让我童年得到很多和身边小孩不同的讯息,记得那时,海外到台湾每一封信都必须先被国民党拆解过,再转交给我们,我那老美姑丈送我的玩具以及邮票还曾经被国民党没收过,图书馆里的海外进口书籍也是被剪得乱七八糟。

前不久在台湾认识一位在北京住过两年的老外,他念东亚历史还娶台湾老婆,听到我们的童年故事还是吓得目瞪口呆,书上从没教过,因为老外没有过一天这样的生活,他们对每一件事的第一反应是「相信」,而两岸背景的人第一反应一定是「怀疑」。

我常骂中国的种种现象,但是又觉得很多现象跟我的记忆很接近,让我喜欢去思考中国现在的问题和未来会如何,制度是死的,人的对策永远是活的,不是吗?

对了!老大哥要抓你的话,我感觉前面大概还有好几万人排队吧?

Wed May 30, 10:32:00 PM  
Anonymous DLowe said...

顺便提一下那个老美最惊讶的故事,他只能摇头直呼 Unbelievable!!

1988 年蒋经国死的时候,台湾的电视全部变成黑白,所有连续剧和综艺节目停播,整天播CCTV类型的纪录片,那时录放机正流行,出租店就像被抢一样,所有的片都被租光。

他出殡那天,如果以北京为例大概是从东三环往西走长安大街,走到西二环,然后往北到清华大学一带。想一想,当时民进党已经出现,不少民众已经不吃他这套了,大多冷眼旁观。

结果,国民党命令各学校带着上万小学生以及初中生站在路边第一线,干嘛呢?上万人集体下跪!!!

这些被老师命令下跪的学生现在约30岁上下,许多人恨意犹存,所以国民党败掉江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老美一直以为台湾受她们影响多深,难以想象这样的故事就发生在不到20年前。

Wed May 30, 10:59:00 PM  
Blogger 王宁 said...

dlowe兄补充的亲历史料很有意思,大概共产党反对旧礼教的缘故,使得毛死的时候,只是集体看记录片、集体参加悼念活动,还不至于跪拜。我当时还在上幼儿园,记得低头默哀的时候,旁边的小朋友还假装抽泣,成了我大肆向其他小孩谈论的话题,想想我也是年幼无知,如果这事发生在文革最严重的时候,不又成了政治事件?

顺便说一句,文里说怕被抓的话,虽是真话更是玩笑,有些言重了,还不至于影响上网的情绪之类,请各位放宽心。

Thu May 31, 05:00:00 PM  
Anonymous 历史洪流 said...

不要忘记了蒋经国的历史功绩,比起中共邓小平,他还是很有度量和勇气的,在他生命完结之前放弃了自己和国民党的私利,顺应潮流,完成推动宪政,为台湾人民带来民主和自由。

Sat Aug 18, 04:51: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