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07, 2006

恶咒

有些话我早就想说,有些人我早就想骂,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语辞,要么不够恶毒,难以表达我憎恶的程度;要么过于世俗,那样和普通骂街没什么区别,同样是无法发挥这诅咒的力量。今天我终于可以试着将这个情感发泄出来,不宽容就不宽容这一次了,恶毒也就恶毒这一次了,不理性就不理性,也许不公平,也许偏颇,我什么也不管了,因为我已经忍了太久了,而且还不知要忍多久。于是,我决定发出这样的咒语,暂且出一出胸中的鸟气:

我总要上下四方寻求,得到一种最黑,最黑,最黑的咒文,先来诅咒一切屏蔽信息,妨害信息自由、言论自由者:无论他是报纸书籍的审查者,还是互联网信息的过滤者;也无论他是教科书、历史的篡改者,还是电视新闻的屏蔽者。不管他是幕后指使、阴谋的总策划,还是前台的实施操作者,也不管他仅仅是奉命行事混口饭吃,还是处心积虑一心一意向上爬。即使人死了真有灵魂,因这最恶的心,应该堕入地狱,也将决不改悔,总要先来诅咒一切屏蔽信息,妨害信息自由、言论自由者。如果他没有丝毫忏悔之心,我还要将这黑色的咒文施加到他的子孙身上,直到他们愿意改过。

这话是我抄袭鲁迅的,作了些增改。鲁迅原来拿这段话来诅咒那些反对白话文的人,如今照我看来,大可不必,这样的话对他们有点过份。说起来生活里我没什么特别恨的人,而那些过滤互联网、修建网上长城和经常屏蔽境外电视新闻的人,就是例外之一。当我在上网或在看电视时遇到封锁和屏蔽,便抑制不住地咒骂,但那咒骂即便掺杂再多的X X也不能表达我憎恨的程度。我这样恶毒地发泄,除了被那些人回骂,最常见、最理性的辩解可能是:他们不得已。但我不接受这样的理由,因为我不相信除了作恶和死亡或者过猪狗不如的生活之外,就没有第三路可走。当然那些心甘情愿作恶者,更是不需要理由,他们理所当然得接受这诅咒。

欢迎对号入座:对,咒的就是你!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