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0, 2006

天涯何处blog

这几天对写blog产生了何去何从的念头,直接原因先是目前主要的"窝"gigcities的免费空间上传(通过blogger.com)太难,几乎一个礼拜没几次能够顺利上传,这应该是技术问题,或者经济问题,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交钱地使用空间毕竟不如花钱的得到保证,可以理解;其次,作为日后退路的后备地址所在的blogspot,在经过两个月我党伟大的nanny"引蛇出洞"之后,又被屏蔽了,当然可以通过代理之类的小把戏看到,但速度、方便不可同日而语,而且可靠性也不甚高;再次,前两天gigcities上写的关于何**家**栋的blog因为有敏感字,非但更新不得,看也看不了。

我突然自嘲地有了"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的感觉。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自己写得实在太糟了,以致于浏览量已下落到整日不过区区几个,内中还经常有些是网络搜索误闯进来的,即便是自己比较用心、自以为说了些有见地的观点的篇章,也几乎没人注意。虽然从写博客之初,我就认为这些文字是自己要说的,不是为了别人,但既然放到网上就是给他人看的,更何况这种受关注、受赞赏的虚荣心是免费文章的唯一回报--我的虚荣心一点不比别人少。

回顾一年多写博客的经历(哈,又要回顾了。自己不是七老八十,也不曾有什么辉煌过去,怎么老要靠回顾来维持?这也足见我的贫乏,但也没办法。),先是在bokee安家,不满于他们无故删贴,搬去msnspace,没到半年因为讨论敏感话题而被封门。接着连去了两个国外免费空间,但或短或长之后,这些空间无端端消失,只好四处流浪就到了今天的局面。说起来,如今blog服务商多如牛毛,何以就没处可去呢?也许是我这个人太绝对、太挑剔,那些国内的、在我党监控下讨生活的服务商,我连闻都不敢闻。而且我辈非名人,根本不能想象他们会维护我的说话权力,更何况在中国这样的言论环境下。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让我意兴阑珊,就是或由于水平太低,或由于过于刁钻,我觉得如今中国社会之局面,尽管无数的人说破了嘴皮子,甚至付出了更大的代价,尚没有根本改善的兆头,真真是乏善可陈,让人无话可说。昔日储安平说国民党"政府怕我们批评,可我们现在连批评它的兴趣也没有了",正与我如今的心态类似。曾经自嘲地用旧诗句归纳自己写博客文章的各阶段心境如下:

初期:少年哀乐过于人,歌泣无端字字真;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中期: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大道如青天吾独不得出。

后期: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啼得血流无用处,不如缄口度残春。

也许言重了,也许我个人性格中悲观因子作怪,更也许是自己拉不出屎怪茅坑,以上稍抒己意,庶几近之。

说了这么多,其实并没有完全不再blog的意思,只是希望从今以后,所有的话都是真正说给自己听的,不再自我膨胀地幻想给什么人看到、给什么人赞赏、给什么人引用和推荐,如偶有知音或有心提携后进的美意,也只是他们的事,虽心存谢意也与我无关。所有的教育都是自我教育,所有的启蒙都是自我启蒙,所有的偏激都是自我偏激,所有的发泄都是自我发泄,所有的无聊都是自我无聊。自说自话、自得其乐,以打发有涯之生。

至于将来会在哪个角落存身、哪个孔洞间发出呼吸,一切随缘。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