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3, 2006

关于何**家***栋

:最近接连听到林***牧、何**家**栋两位先生去世的消息,他们和李**慎**之先生一样属于共产党内的开明派,乃至于反叛者。三年前李**慎**之先生去世在互联网引发的纪念和讨论,是我思想发生根本性变化的重要因缘之一,对此,我深抱感激之情。无论是李还是林、何都是中共内不多的开明、进步力量的代表,然而这些敢于发言、勇敢担当者往往是耄耋老人,他们中的残存者恐怕已无缘见到中国*民***主、*自***由的那一天了。而那些年富力强、掌握实权的人依然尸位素餐,沉湎于权利的迷梦,是不是他们中的少数有点良心的人只有到快死的时候才敢说点人话呢?留给上帝去审判吧。然而这边厢何老的尸骨未寒,他的不孝子孙胡锦涛就已开始查封他的遗稿、抄家抓人了,什么和谐发展、以民为本,在这时候全都他妈见鬼去了!由此可见,即便共产党里有上述几位这样的好人,也只能由小胡这样的糊涂蛋来领导,这样的组织已经没救了。

南方周末:何**家**栋先生逝世

邢小群:抄家亲历记

何**家**栋:未了心愿鲜活生命离我们而去

何**家**栋:任重道远的政治体制改革

(以下转自新世纪

【悼念何**家**栋】陈蓓:又是一个未了的心愿

2006年10月16日12时20分 ,我的老伴何**家**栋在饱受几近半年的病痛折磨后,于北京同仁医院病逝,终年83岁。遵照他生前一再表达的意愿,后事一切从简,只有家人和单位领导做了简单的遗体告别后,已于10月18日上午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

老伴的一生,可以说是坎坷曲折、多灾多难的一生,但也是睿智思索、值得骄傲的一生。他14岁就离开家乡投身于抗日战争的民族解放运动,抗战胜利后又来到北平参加党的地下出版事业,建国后一直在工人出版社工作,是当年影响极大的《把一切献给党》、《革命母亲夏娘娘》、《赵一曼》、《我的一家》等书的实际执笔人,其中的两本至今还是百种爱国主义教育的普及读物。可就是这样一个对党的事业无比忠诚的战士,命运对他来说又偏偏是那样的不公平,一生都充满着悲剧色彩。他22岁入党,到29岁时又被开除党籍;他15岁参加革命,34岁时又被打成右派;他满腔热忱、一心一意地要筹划编写"红色传记",不料后来在为小说《刘志丹》担任责任编辑时,却被毛泽东定性为"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到了文革期间,我们一家人的境遇更是一言难尽,两个孩子也在"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岁月里遭迫害致死。等到右派改正恢复工作回到北京后,还没过上几年踏实日子,到了1984年,又因他任主编的《开拓》杂志发表刘*bin*雁的《第二种忠诚》而受到追查,被迫离休。尽管如此,老伴对自己的人生抉择依然无怨无悔,在他生命的最后日子里,有一次对看护他的子女喃喃说道:"我爱你们啊,但是,这能比得上爱我们的国家,爱我们的党吗?"这样炽烈如火的深情,这样九死不悔的挚爱,真可是用一片丹心可对天来形容的。

老伴20多年来一直患有青光眼、肺气肿等疾患,今年五月又发现患上了晚期肺癌,并且已经失去了治疗机会。去世前的一个多月里,有时他的神志已经不清,常常出现幻听幻视、自言自语的病症。但此时他口中所念叨的,大多还是与自身无关的国家大事,什么政治体制改革啦,公民宪政啦,社会和谐啦,就这样一会儿一句地说着。乍听来他说得都像是梦话似的,其实都是自己头脑里蓄存已久的潜意识东西释放出来了。有几次,他好像又听到了"six**Ⅳ"的**枪声,大喊"救救孩子"。他曾流着眼泪动情地说,政府应该造就和谐的社会,也不要跟政府对抗,不要跟共产党对抗,有些地方该妥协就妥协。不要再中国人打中国人,部队不要再杀人了。可以说,"six**Ⅳ"带给他的刺激很大,已成了他心口难愈的弹洞。"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不知道,执政者能不能听到或听进一个老革命者的临终话语?

李**慎**之先生去世后,老伴曾写过一篇"未了的心愿"来纪念他。其实,老伴自己也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在临近生命终点的时间里,他对我说:"这些年来,我化名写过一些文章,不但子女没看过,连你也没看过。为了让家人理解我,可以自费出书,送亲友看看。"为了满足老伴这个未了的心愿,为了在他身后能让亲朋好友读到他的文章并触摸到他的思想,他年轻的朋友丁**东便承担起编辑《何**家**栋*文**集》的任务。我们家人和他的很多朋友,都有一个想法,把他的文字汇集成册,自费印刷,让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能在活着的时候看到自己文章,那该是一件多么值得欣慰的事情啊!

可是,人生的缺憾偏偏就是那样无情!16日上午,丁**东来电话说老伴的《文集》就要送来了,但没想到还没等到这一刻,老伴就与世长辞了。更没想到的是,这边人刚刚咽气,全家人正在痛彻肝肠、想着也可以将遗体与《文集》一起火化的时候,那边就传来印好的《文集》被查封的消息。更令人不解的是,17日凌晨,又传来了受老伴嘱托、协助编印《文集》的丁东遭到抄家传讯,电脑、日记和大量书籍、资料被没收的消息。这样的做法,无异是向死者家属伤口上撒盐,是一种的既不合法又不人道的做法!

就是这样一个"把一切献给党的右派"(杜**润**生的秘书姚**监**复语),为人作嫁的帮助别人编了一辈子书,最后却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假如死者有灵,九泉之下又焉得安息?可以说,由于人为的因素,老伴的生前死后,都在继续演绎着自己的命运悲剧。作为一个离休干部和老共产党员,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老伴的《文集》中的所表述的观点,基本上都是他以马克思主义理论分析问题所得出的结论,都是充溢着对社会前途和民族命运的关切,表达出的是他对祖国对人民的赤胆忠心。另外,法律明确规定了人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与权利,并没有禁止"自费印刷、分赠亲友"这种"非卖品"的具体条文,而这种扣押查禁《何**家*栋文**集》的错误做法,对党和政府今天所倡导的和谐社会来说,也是一种亵渎与抹黑。因为和谐社会不能充斥有太多的未了的心愿。

我呼吁:经办此事的相关部门,应严格依法办事,立即归还所查禁的《何**家**栋**文*集》,并且给我们家人以及因此被传讯被抄家的丁**东先生一个说法!这不仅仅是死者的一点遗愿、也是我们生者的共同愿望!

2006年10月20日于北京六铺炕家中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