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3, 2006

很过份吗?

我在上一篇博客写了几句对于毛泽东死忌的感想,今天看到有个匿名的看客留言说:"太极端,太过份",首先要感谢这位看客的光顾,他还算理性,而且语重心长,并没有污言秽语、破口大骂。那我就有兴趣再说两句。

我的表达很过分吗?至少我觉得在写那篇短想的时候,已经非常克制,尽量站在历史的角度抒发思绪,而不至于过于情绪化。

很多问题看来简单,但说起来却牵涉太多,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对于毛的评价,更是复杂,主要原因当然是官方对此设立的禁区,在真实的历史被大量遮蔽,只能看到一边倒的结论的时候,要客观地评价几乎不可能。所幸并不是所有人都被封口,多年来不断有各种史料被发现、公开,海内外有大量各种中共自成立到建政以来的大量历史研究成果,其中也包括几十种甚至上百种关于毛的论著,虽然每本书都可能免不了有或多或少的错误,而且肯定都不完整,但这些资料汇总起来,总会对他的行迹、人格、历史定位有一个轮廓。对这位对毛仍敬仰热爱的朋友,我只有一个建议,就是如果您有兴趣,应该不要只读官方的、正面的、国内的论述,还应该读民间的、负面的、海外的著作。

话虽然这么说,但站在不同立场的人对事情的看法肯定不同,有时即便说破了嘴,对方也没法接受自己的观点,甚至同样的文字、话语也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而且我也没有能力没有精力甚至耐心,在这里把各类材料罗列、分析,让您同意我的观点,实际也没这个必要。

只想说一点。我读过的史书不多,且几乎没什么心得,但在读《史记》时,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其中经常出现的"易子而食,析骨而炊"等字句,最近在读的《三国志》中也不乏"人相食"的叙述,深感中国人的苦难深远,其来有自。这两天看到美国全国上下纪念"9/11"的场面,那种悲伤、那种庄严肃穆、那种尊重和怀念,颇为感动,深感中国人的命贱如蚁。

再看自毛主政中国,从镇反、肃反、土改、三五反、反右、大饥荒,乃至文革,哪一次不是建立在折磨、迫害和杀戮基础上?不要说有人估计的非正常死亡人数高达7000-8000万,即便是官方公布的数字也有3、4千万,超过历朝历代,已可以和一次世界大战的全球死亡人数相提并论了。这不是罪恶是什么?毛不应该为此负责吗?何以不但不被谴责,还要供在神坛之上?天理何在?你毛泽东是人一个,然而那些死去的普通人就不是父母所生的血肉之躯了吗?即便他真是有些人相信的伟人、神人,一人可以顶一万人,也得死几千次才抵得上!

如此看来,我那不关痛痒的几句话过份吗?一点也不!

当然,如果你要说,为了个人的野心,死多少人都是应该的;为了保住政权就应该屠杀;你在那种情况下你也要那么做;为了目的就要不择手段......之类,那我只好说,我和你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甚至我们对"人"的定义也完全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就当我前面的话没说。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