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30, 2006

碎 片

碎 片

我知道这是梦。脚下踏着残垣,满目
望去,一片狼藉,就像纪录片里
卅年前地震城市的废墟,又好像
不久之前炮火过后的堆堆瓦砾。
幸亏并不是荒原,眼前一座新建的
高楼,那里宽敞的单元供我们暂居。

中午的办公室里主持人就座,准备
开拍有关饮食和健康的专题,
正打算下班的同事见状,纷纷说
先不走,不如在这里吃饭,心想
正好近距离观察,看看如何拍戏。
一个胖胖的女记者走过来,每人
送一个耳机电话,还可以用来听歌曲

......

情节如此沉闷,难怪鞋声轻易刺穿
脆薄的睡衣。日历明明说已经秋天,可
依然沤一身闷汗。懊恼自己的睡眠窒息。
窗外婴孩啼哭,伴随着妈妈的吼叫。实在
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对待亲生的孩提?

刚好也是中午,看来没有分清楚现实
和梦境的必要,一样的无忧无虑,一样的
无晴无雨,一样的没有颜色,无悲无喜。
走在街上和人们接近了,但一心只想着
吃饭,我不知道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新闻里的喧嚷和纷繁,吸引我观看,
但转眼已忘了谁是谁,哪里和哪里。

生活还有一个模块,看不清真实还是
虚幻,说起来,不过是一串一串零和一。
可这里面似乎才是人间,因为觉得到
丝丝苦难的喘息和良心的震颤,于是
我坐立不安,钻进现实和历史的废墟,
周围的碎片,像梦里一样辨不清东西。

以为找到了存在的证据,不禁傲慢地
想起我那些久已不联系的朋友和亲戚。
不幸地,这依然是梦幻:关上电源那一刻,
竟然已想不起刚才的悲愤为什么意义。

8.29夜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