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05, 2006

断想(二)

、中共就是另一个太平天国,仅有的区别只在于前者1、始终有外界的帮助;2、最后成功了。

、汽车、武器等等这些现代化工具,除给予使用者极大的方便之外,更提高了他的自信心、虚荣心,带来了安全感、优越感,但也越来越掩盖了他本来的卑微、懦弱、绝望和恐惧,甚至无耻。

、贴标签(无论是"x x 主义"还是"左、中、右"),只是方便讨论或宣传(欺骗)的权宜工具,于事实和问题的解决几乎无补,反而会搅乱人的思维。庄子说:"名者,实之宾"。我觉得,名者,也往往是惑之源。

、所谓"自由主义"的叫法只是方便谈论,其实它最不"主义",最没有其他意识形态的缺点,因为它强调自然、尊重传统。其实,任何一个想将整个世界完全纳入到单一、完整、自洽的意识形态框框里的人,都是无知的妄人。按我的理解,真正的"自由主义"应该符合老子所论说的"道"。

、如果说,笛卡儿的"我思故我是"(或"我思故我在")是人类在怀疑的湍流中找到的一块落脚的石头。而围绕着"人"(或"生命个体")的视角,包括对"它"的生存、发展、利益、传统等等一切的关切,将是我判断任何事的出发点。

、发现我缺乏真正出于爱的同情。所有的关切、恻隐或所谓的善举(有吗?)都是出于理性的观念,而不是出乎情感的本能。内心自发的多是忿忿不平、不满和憎怨。除了对亲人的爱,和琐碎的自得其乐之外,所有对他人的同情和喜好,似乎都仅仅是理智认为应该的、居高临下的,因而也都是脆弱的、苍白的,更像是虚伪。

puff.jpg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