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30, 2011

(转)安替:到底是核科普,还是核公关?——从MIT博士文章病毒式传播谈起

(转自安替的blog


安替:到底是核科普,还是核公关?——从MIT博士文章病毒式传播谈起


本栏读者十有八九读过中英文的《麻省理工博士:为什么我不担心日本核电站》。该文作者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约瑟夫·厄曼(Josef Oehmen)博士通过技术解释试图说服读者:别相信那些吓人的媒体、其实日本核电站事故不会太严重,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安全并且永远安全。我是最早看到推特上有人转英文原文,然后很快中国网友志愿翻译成了中文,在微博和人人网等社交网站产生了病毒性传播。急于想了解核电站真相的各国媒体,也把这篇文章作为最主要稳定人心的稿子。当我学中文的夫人拿着笔要为我画图解释为什么日本核电站事故不严重的时候,我知道厄曼博士的文章已经大概传播到了全球。

怎么福岛核电站刚爆炸才一天不到,厄曼博士就保证核电站永远不出事(will stay safe)?这不像一个正常专家或者记者的职业习惯啊?两周多后的今天看,这篇文章看上去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IAEA业已把福岛此次事故升级到和美国三英里核电站事故相同的6级,福岛第一核电站周围30公里之内水土已经遭到了核泄露污染,远在东京的自来水已经不适合婴儿使用,而产生的轻微核辐射在中国、美国东海岸、欧洲海岸都能测量到。

厄曼博士在文章中说“本文很长,但你读完之后可以比地球上所有记者加在一起都更了解核电站……我读了自从地震发生以来的所有新闻报道。可以说几乎没有一篇是准确或是无误的……我读过一篇来自CNN的3页长度的报道,每一个段落都至少包含一个错误”,这样的句式加上他自称的“MIT科学研究者”的身份,的确让很多读者在心里对此文相信无疑。

今天厄曼博士正在穷于应付这篇“科学文章”的严重后果。日本福岛核电站局势很快恶化,读者开始发现这位博士和核科学并无任何关系,是“商业危机管理专业” 的专家。3月14日之后,因为这篇文章让MIT产生了太大的牵连,整个博文被迁移到了MIT新建立的一个官方博客,由真正的专家来处理此文。这篇文章目前已经被MIT核专家修改的面目全非,删掉了标题、对媒体的攻击、对事态乐观的判断、一些技术上说错的论述,还有大部分的结论(注意是大部分),实质上变成了“福岛核电站爆炸第一天的状况简介”。这样还觉得不够谨慎,MIT还在此文之前详细声明厄曼博士并非MIT核领域的专家,并且表示此文不代表MIT博客的官方态度。

厄曼博士对外解释是他给在日本的亲戚写的信,是侄子贴到了博客上。这样的解释和中国微博名人常常声明自己账户被盗一样方便,问题是他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对此文却是做全力背书的,说的确咨询了业界专家。

什么是他的业界专家?在厄曼博士信上,有这样一段话:“如果你想了解(真相),请忘掉普通的媒体,咨询以下网站”,然后列出6个网页分别来自 Bravenewclimate.com、world-nuclear-news.org、ansnuclearcafe.org,这就是他推荐应该获得真相的地方。但这三个网站主人分别由澳洲Barry Brook教授、“世界核协会”和“美国核协会”运营,他们分别是澳洲最著名的核游说教授、基地在伦敦著名的国际核游说团体和美国著名的核游说团体。“世界核协会”的宗旨就是宣传核电是可持续的安全能源,会员包括核产业的各个领域,这些会员为美国之外的95%的核电站供货。“美国核协会”是美国的核技术宣传教育协会,建会宗旨就是宣扬核技术的先进性,和其他美国核游说团体(如“核能源协会”)一同在推动在美国新建更多的核电站。

过去十年,核产业用于游说美国国会和公众所花费是6亿美元,光是投入总统大选捐款就是6300万美元,因此才获得奥巴马总统对核产业的支持,并且同意发放 360亿美元联邦贷款给核产业在美国修建更多的核电站。日本核电站事故刚一发生,全美的核游说团体都进入了白热状态,例如最大的美国核游说团体“核能源协会”主席Alex Flint几天之内就和50个州的议员和他们助理写了信联系上,说服他们继续在如此大的核信任危机下继续支持核产业。

没有直接的证据说明危机管理专业的厄曼博士的文章就是核公关软文,但他说服读者、媒体观众应该相信的“真相来源”,却的确是长期真诚的核游说专家和团体。

核游说和反核游说,其实都没错。我们的确需要多元的科学普及,了解核技术的安全便利和潜在威胁,以便我们做出审慎的决定。但科学是中性的,科普却是传播和政治,因此必须警惕充满情绪、道德判断、上帝视角和隐藏议程的伪科普。作为读者,我们的确无力对抗出色优秀的软文攻击,唯有更多的对抗性报道和调查,才能稍微让我们清醒。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