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1, 2009

(转贴)饱醉豚:面对善行,冷笑三声

(转自饱醉豚的blog

面对善行,冷笑三声


因为穷困放弃治疗的白血病患者李瑞,在火车站偶遇温家宝总理,命运发生了巨变。这孩子一夜间成了名人,短短几天收到大量捐款,到2月19日为止已经超过30万元。在大家表演爱心的时候,我除了几声冷笑,就是几声冷笑。

人生而不平等,但是总得有一些规则让人感到世界上有公平。温总理的善行缔造了举国瞩目的不公平事件。

面对疾病,有时候我们只能选择冷静看着千万患者死去。中国有四百万白血病患者,如果每个患者需要30万捐款,总共需要多少捐款?12000亿人民币。如果除了白血病之外,加上艾滋病、糖尿病、肾透析、癌症……需要多少亿?如果社会的资源无限制地用于治疗重病,那是灾难。有些病在具备有效的廉价治疗方法之前,除了少数性幸运儿,大多数穷人只能放弃治疗,等死。

我们可以选择很多种的医疗体系,但是只有一种体系是最可行的:金钱面前人人平等。在这种方案下,可以避免医疗资源的无节制滥用,可以让医疗成为产业而不是一个消耗社会财富的无底洞。金钱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似乎是不符合良心道德的,但实际上这是最被大家接受的一种公平。医疗福利只能提供基础的医疗服务,大病还得靠医疗保险,而医疗保险本身是花钱购买筹码的一场公平赌博。你随便去买什么东西,只要有人可以比用你少的多的钱买到同样的东西,你就会觉得自己吃亏了,唯一人人不觉得吃亏的办法就是价格一致。而温总理用他善行,让一个绝望的人获得了希望。

面对总理的善行,不知有多少人思考这样的问题:国家总理有没有资格动用公权力为一个普通百姓治病?表面上看似乎没有动用公权。但是我们要做这样的设想:

如果儿童医院拒绝总理的指示,说最近床位没空,让他到别的医院,或者在走廊上排队等空床位,结果又如何呢?根据报道,设立在北京儿童医院的一家慈善机构“北京扶助贫困儿童就医健康基金会”负责人陈焜介绍说,北京儿童医院每年收治罹患各类白血病的儿童至少有300人,目前医院的100多张病床根本不够使用。

天使基金会的3万元救助金实际上已经违反了基金会管理制度,根据有关条例,必须患者本人或家长提出申请并提供各种证明材料,并经过审核手续,但是在患者没有申请的情况下,中国红基会医疗救助部部长雷淑敏把3万元救助款支票送到北京儿童医院血液中心。请问是否要对她的违章行为严肃处理?有关天使基金的申请条款可以看这里:http://www.ljzy.com.cn/c13457/c13460/c13925/w10064473.asp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淋巴肿瘤中心主任邱录贵和小儿血液病专家竺晓凡博士从天津赶到北京儿童医院,参与小李瑞的会诊工作。这是不是他们的正常工作职责?

在李瑞得到温总理关注后并已经得到大量捐款的情况下,河北蔚县政府捐赠的5万元、张家口市政府和民政局捐赠的5万元、中国红基会的3万元和河北省红十字会的1万元。请问,这些政府部门和慈善组织的捐赠根据和审批依据是什么?不把款项留给更需要援助的患者,这种行为是否滥用公款和善款?

如果某媒体对总理的行为提出严厉批评,认为是一种不恰当的作秀行为,该媒体的言论是否会被允许传播?

总理的行为,实际上制造了一个社会善款和社会资源的分配不公。作为私人慈善,温总理可以私下去做,这样大张旗鼓的行善,就必然会在全国上演一场大规模的善心秀。在这场大戏的舞台上,一堆堆爱心和令人作呕的马屁表演混合,不知道算什么味道。总理也许没有动用公权力,但是当公权力本身成为一把悬在良民头上的剑,或众人角逐的肥肉,公权力就无所不在。

温总理陷身这圈子里,几乎无可选择。他到火车站就是秀亲民,亲民就要跟人说话,刚好遇上一个极度绝望的家庭,这时候众目睽睽之下,他如果不作秀,毫无疑问会被众人攻击,此刻他根本毫无选择,只好把这个慈善秀继续下去。作为临时的毫无准备的一场戏,仓促之下,难免一些演得过火的地方。所幸的是,不少观众还是被感动了,毕竟票友多于行家。

温总理的善行似乎制造了一个梦想,一个所有绝症患者的梦想——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奇迹发生。但是我更希望另外的奇迹发生,那就是当总理走过来的时候,路人可以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对总理冷冷地说:

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