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2, 2008

(转贴)陈永苗: 后改革时代的新一代视角

(转自新世纪

陈永苗:后改革时代的新一代视角
——在改革三十年民间座谈会上的发言


我对 张老师茅老师二老意见比较大,我觉得老一辈的右派跟我们年轻一辈,可能在生命 体验上有很大的不一样。 例如说张老师和茅老师说的那些理想,我们都 认为 是对的。可是我们会考虑 怎么办?年轻人无法忍受只说不做,喋喋不休的说,而丝毫不考虑如何做,会让年轻人叛逆之。

要政改,老一辈年年说,月月说,日日说,可就是不政改,该怎么办?执政当局不干,就老说他,这个局面将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乃至一百年,那是不是白说了,虚掷岁月。

所以剩下的就是怎么办的问题,比如说维权的看法。就像农村里面找进村的坏官抗争,老人们说理,而年轻人就回去抄家伙。如此分开层次,那些坏官就可能屈服了。就从老一辈推动政治体改革而言,更需要维权,来震慑权贵。老一辈说,你们不听我们说理,他们就动手了。这样政改的概率更大一些。如果老一辈回头,对年轻人一声断喝,别民粹,都给我回去。我想政改根本没戏。

我想说的这个问题,我们几个年轻一代编的一本书叫《中国改革三十年史论》,这是民间的视角,跟官方完全是相反的,如果共产党在这几十年内成功地建立了一个思想体系,统治殖民了中国 。那么我们要在未来的几年内,至少在做类似的努力。希望我们这本书能够成为未来宪政中国的教科书 。

刚才张老师说的,官方是一个完全赞美的,左派是一个完全反对的,即使右派站在中间,还是一个改革的视角。但是我们无法忍受,改革拖了这么长时间了,而且官方没有一点政改的意思,老一辈最大的就是要政治体制改革,可是几乎都是经济体制改革。

我们想做的东西就是已经超出改革,否定掉改革,达到后改革,已经不站在邓或者毛这个斗争的这么一个视角上,而是会站在一个宪政中华,或者是自由中国未来的视角,为未来布局 。为未来布局,打开未来的时空,拯救上一次革命的理想,为未来革命立法,奠基将来的新政治品质。现在就踏实地,一点一点召唤宪政中华提前到来。

例如说 ,我给中国改革判死刑的时候,很多人跟我争论,尤其是老一辈的跟我争论,他们很大的一个理由,就是说中国的进步或者前进不可能建立在一个完全否定过去的前提下,文革之后改革,这种语境约束着我们。例如说改革是文革之后的进步,从慢慢往前走的。他们认为,那么中国的进步要必须站在,至少是1949年或者改革这三十年的历史前提下往前走。所以包括文革也好,包括改革也好,对我们未来的路,都有一种约束力,其实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说,最后你是不是要有一个尊重历史现实的问题。

所以说,过去用改革跟文革比较,用于推动改革。这是非常荒谬的一种说法,所以我们 应该 告别这种说法, 从改革的磁场中跳出来。改革对我们,不是宿命,不是先验性规定,而是可以更换的选择。 我们应该从1911年孙中山那时候一个设定的目标来看今天,来评价今天,而不是从文革 与改革的比较 来看待今天,我觉得这样的比较,是非常可耻的事情。改革意识形态,对于我们89一代视角来说,是新的狼奶。必须呕吐掉,冲到下水道下面。

实际上,我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民主宪政是中国前进的方向,代表了中国的未来,也是中国发展的目的所在。所有的工作,都是为这个准备的,所以我们可以根据这个来评判过去的国民党,现在当政的共产党,为了这个做了什么,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不能依据1949年之后社会历史进程,来评价当代,来决定未来前途。因为从世界史来看,1949年根本就属于错误文明底线以下的东西,就像西方看纳粹一样。当极权主义转入后极权时代,是一种慢慢的放松,开始恢复血色。不可自我为义,这些是不值得赞美的。因为处于底线以下,1949年之后的人与事,都有原罪,都会在耻辱中的。1949年之后的左右之争,不过是一场猪圈内的内斗。

一提到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我就想到一个故事,我们福建省仙游,80年代有一游医。他们在一个城市小区里面门口,卫生设施,公共设施洒散一些造成传染病的药,然后再贴广告说我要治你这个病。1949年以后历史就是重病,就是堕落 ,文革是搞的很糟,谁造成的?大家都清楚。它开始拨乱反正,那不过赎罪,有什么狗屁成就的。这个坏事就是他干的,然后他再做点好事就是成就了。就是一个病,开始慢慢恢复,成绩就很大了,就是了不得的大事了?

虽然右派是政治自由的守护者,但是也在污水当中,虽然是一种自我挣扎,也不值得自我赞美。是一种自我赎罪的,而是不能是自我赞美的。当右派形成自我赞美的时候,那就是想当然以1949猪圈为约束性,沉沦到现实中来,无法自拔。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